第五十三章 螳臂当车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休想!”

希尔斯的拒绝很坚决,他的目光在苏白身上以及苏白身边的吉祥那里扫了一遍,坚定道:

“我宁愿自爆神魂,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沦为你的血袋。”

这一刻,苏白好像看见了一个坚贞不屈的革命者,但苏白心里是清楚的,别看希尔斯现在是比残废还像残废,但如果他真的铁了心不让自己吸血自己是没办法阻止他自爆的,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苏白还真是有些犹豫,只得道:

“我一不会将你吸食得掉境界,至多陷入昏迷而已,之前答应过不杀你,自然不会让你死掉,二来你又何必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我,我和你无亲无故的,你把刀架在脖子上像是我有多在乎一样。”

希尔斯愣了一下,他觉得苏白说得好像很有道理,自己刚刚的威胁就像是一个少女拿着剪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对歹徒说:不要来玷污我的清白,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这让希尔斯很是不舒服,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东方人面前落得如此下风,但当苏白的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上,希尔斯还是怒目圆瞪着苏白。

苏白也清楚他脑子里正在做着天人交战,但为今之计,只能有这一个法子了,东西方两大证道之地的守护者现在都是残废状态,恰巧这个时候家里进贼了,这确实太尴尬了。

苏白的獠牙还没真的刺破希尔斯的皮肤,他就感觉到希尔斯的灵魂传来了一缕波动,

操,

这货真的要自爆!

老子吸你的血又不是要强奸你!

苏白的獠牙只能暂停了下来,当下,苏白狠狠道:“这个女人可以依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打开入口的法阵,你认为她会看不懂这里的传送法阵么?

一个精通阵法几乎逼近大佬级听众境界的强者,她为了最后的突破和感悟不惜来证道之地偷东西,你当她以为不会顺道去你西方证道之地也偷一些墓碑出来?

中西合璧,这个道理她不懂?

别只顾着看到现在我是在倒霉,但我敢保证,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

希尔斯听到这些话,心神开始思动起来。

“你的血暂时先借给我,等把这件事度过去了,我再当着你的面把这么多的血放出来还给你,这次就当咱东西方证道之地守护者合作办事了,我们是平等的关系,我不是老爷,你也不是我的姨太。”

这是苏白主动给希尔斯找台阶下,苏白真的是对这个家伙有些哭笑不得了,哪怕是清高如自己假如碰到这个情况的话自己倒是不会拒绝将鲜血给别人,但希尔斯却是一个将荣誉看得等同生命的一个家伙,

真的是……

听众圈子里的一股清流。

“这是我们的合作,为了一起保护东西方的证道之地,尽到我们的责任。”希尔斯看着苏白的眼睛说道。

“是。”苏白马上应了下来。

“那你吸吧。”

希尔斯闭上了眼,像是认命了一样。

苏白不再客气,獠牙很快刺入希尔斯的皮肤之中。

“咕嘟……咕嘟……”

一口一口的鲜血被苏白吞入自己腹中,希尔斯是高级听众中阶的强者,外加是魔武双修且具备八歧大蛇的血统,因此他的血液,价值极高,而价值高的前提下就能够最大程度地削减量的作用。

苏白也控制着自己的量以防止真的把希尔斯给吸死了,当下,他觉得差不多了,将獠牙抽出来,舌头在自己嘴唇边舔了舔,不放过一滴鲜血。

希尔斯则是目光无神地倒在了地上,身体略微瘪了下来,像是被苏白采阴补阳了一样,但这种精血被吸食,其实和当炉顶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只不过因为苏白吸血鬼的身份省去了炼化等一系列繁琐的能量转化过程而已。

而在那边,女人正在往回走,她的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发出了一声震颤,当她的身形出现在苏白的视野之中时,苏白也不由得轻轻地倒吸着凉气。

三块相当于重卡大小的墓碑被女人扛在了自己肩膀上就这么走了过来,相较于墓碑,女人真的是微笑较弱得可怕,但是她自己却好像浑然不觉。

女人扛着墓碑走到了棺椁台阶前,看向了站在棺椁内的苏白。

到这个时候,也该图穷匕见了,

这一点,女人很清楚。

除非东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是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否则站在对方的立场上,他是不可能让自己就这么把墓碑带出去的。

“东西放下,人可以离开。”

站在棺椁内的苏白开口道。

意思就是,只要把东西放下,那么自己这边可以既往不咎。

虽然苏白也清楚这是一句废话,但还是不得不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打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的,但自己又不得不去面对。

其实,如果自己跟希尔斯没脑子发热打了那一场的话,现在完全可以跟希尔斯一起联手对付这个女人,那样的话胜算会高出许多,现在,自己也没完全恢复,单独面对这个女人,胜面真的不大。

“我答应过别人,不能杀你。”

女人实话实说。

苏白没去花心思去思考女人是答应谁不杀自己,但女人的回应已经很简单了,意思就是我可以打败你然后带着墓碑离开。

苏白摊手手掌,祭台上的滇国玉玺自主地飘浮起来,化作一道青绿色的光辉直接落入了苏白的手掌上。

这一刻,苏白感知到了滇国玉玺内所蕴含的力量,也就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滇国玉玺才能在自己手中发挥出作用,平时只能算是一件精致的古玩。

“那就,来吧!”

苏白脚下的棺椁当即腾空起来,发出了一声轰鸣,直接载着苏白向女人冲撞了过去。

女人依旧扛着墓碑,而来势汹汹的苏白似乎没有让她产生丝毫的黄凌乱,她只是很淡定的伸出唯一有空闲的左手向前一推。

“轰!”

女人纤细的左手和苏白的棺椁触碰到了一起,整个证道之地都在此时颤抖起来,而黄泉里本来不分昼夜喜欢嚎叫哭喊的尸骸亡魂们在此刻都纷纷噤声起来,

现在是两个神仙打架,他们真的不敢吃丝毫的波及。

“退!”

女人有气无力地说出了这个字,似乎对于和苏白交手,她没有丝毫的兴致。

她眼前的苏白,像是一个上小学的弟弟拿着小学奥数题来找背靠考研的姐姐得瑟说我这里的高数题好难啊你肯定也算不出来。

苏白身形自棺椁中脱离而出,而身下的棺椁则是倒飞出去,撞到了岩壁上,随后颓然地砸落了下来。

掌心中的滇国玉玺光芒四射,一条条黄泉水被吸扯了出来,化作了一条条具备着恐怖威严的黄泉锁链,锁链仿佛具备着生命,自主地向着女人冲去。

女人的目光在苏白手中的滇国玉玺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她的身形忽然消失,本来扛在她肩膀上的三块墓碑一起坠落下来,

但女人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了空中,一条条黄全锁链被她直接捏爆,而后,当三块墓碑即将接触地面时,女人及时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刚好将墓碑又拖住了。

这个流程,像是关羽温酒斩华雄一样,代表着一种碾压。

传国玉玺再度绽放出青色的光彩,这一次,证道之地内的岩壁上开始流转出一幅幅古画,古画中记载着的是古滇国的文明,衣食住行皆全,也就自然少不了兵戈!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声脆响传出,仿佛自远古的历史长河中,一支来自古滇国的骑兵正在呼啸而来,真的是有着磅礴可怕的气势,一阵阵呐喊,一声声的咆哮,如梦似幻的铁骑,卷土而来!

“呵呵。”

女人笑了两声,

“再强,也和秦军不能比啊。”

女人发出了一声感叹,而后她的眼眸中一时间光华闪烁,自其面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缝,铁马冰河入梦来,她却将这场梦全都引入了虚无。

声势浩大的一次攻势,就这么被女人轻轻松松地给解决掉了,当真是雷声大雨点小到了极点,而女人从一开始到现在闲庭自若的气质更是将属于她的气场给彻底充斥着整个证道之地;

她确实有在这里反客为主的实力,也确实亲自证明了自己有这个实力。

手持玉玺飘浮在半空中的苏白感到了一阵无力,他甚至觉得这个女人实力上说不定可能比梁森还要强一些,哪怕梁森已经证道了但这个女人还没证道,实在是这个女人给自己的压迫感真的太强太强了,又或者梁森那货因为自己对他太了解了,所以自然而然地忽略掉了?

女人继续往前走,玉玺的光滑越来越弱,显然是滇国玉玺也是没办法了。

苏白只得在女人前面落了下来,身体微微地下蹲,做出了准备攻击的态势。

女人停了下来,看着苏白,像是在看一件精美的瓷器,然后女人笑了,

“如果是你的父母在这里,我过不去,

但你,

拦不住我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