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蛋疼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木乃伊棺木的震颤开始越来越明显,胖子在心底几乎要骂娘了,以前道士做法事,也知道事先预备一下防护措施,但在这家实验室里,三口棺木就这么简单地放置在这里,就像是放着三只萨摩耶一样。

当然,胖子其实心里也清楚,对那一对男女来说,这三口棺材说不定连萨摩耶都不算,更像是茶杯犬,因为那一对男女有这个底气,但胖子可没这个底气啊。

这时候,胖子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虽说他已经是高级听众了,但高级听众也并非是全无敌,除非是到了大佬级听众那个层次,在现实世界里基本就很难出现可以威胁到他们生存的东西了,但高级听众比资深者自然是强上太多,但走夜路时也依旧得小心翼翼的。

胖子身体一蹦,顺势游了出去,且还伸手将两具尸体给抱着一起向外走,不管怎么样人家刚刚好心地提醒了自己,一报还一报,道家人最讲因果报应,且胖子自己也是参悟因果的,虽说他也明白逃跑时带俩拖油瓶尸体太不明智,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嗡……”

一串长长的闷响自实验室里传出,紧接着,胖子发现自己身边的水域在此时都开始流淌起了一股子腐臭味。

中国人有个比喻,叫老太婆的裹脚布,但这个根本就没办法跟古埃及的木乃伊大法相比,哪怕尸体被处理过且搀和着香料,但那些布条跟尸体陪伴了上千年浸染出来的味道真的是老太婆的裹脚布根本没办法媲美的。

胖子当即屏住呼吸,他清楚自己赶紧逃跑是赌对了,妈的,天知道那一男一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淘弄来这具木乃伊,刚刚从棺材里出来的那个东西身上竟然荡漾着的是不亚于高级听众中阶的气息!

听众的划分,其实越往下越细,而越往上往往就越笼统。

比如体验者、低级听众和普通听众,他们的差距确实有,却不那么明显,等到资深者时,资深者因为有了本命武器,对不是资深者的听众就等于拥有了一种压制性的优势,而等到高级听众时,因为有了和周围空间共鸣的能力,对资深者又是有了压制性的优势。

听众的实力称号排序讲究的是一个实用性,且是一代代听众自己琢磨出来且沿用下来的,不可能是广播自己印刷出一份叫《听众等级研究细纲》发给大家传阅出来的。

体验者、低级听众、普通听众、资深者,这四个大层次,就像是底楼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这个样子,然后第四层往上到第一百楼都是属于高级听众的范围,一百楼再往上再到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就算是大佬级听众的实力范围了。

也因此,高级听众初阶、中阶、高阶,看似是一个层级连着一个层级,但实际上却相当于第五层和第五十层和第九十层的差距。

因为越往上人越少,自然就不用分得太过详细了,也就笼统了许多。

之前苏白面对高级听众中阶的希尔斯,之所以能取胜,也的确是讨巧了,而且也是运气原因使然,但即使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到最后还借助着希尔斯召唤出来的魔神贪婪本性,苏白即使是赢了,也是一种惨胜,这就足以可见差距之大,如果再来一次PK,希尔斯不那么自信满满天真浪漫的话,苏白真的赢面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

也因此,在察觉到后面那木乃伊流露出的气息后,胖子更是撒开腿拼命地向外游过去,青铜门已经距离自己很近了,胖子清楚,只要自己能出了门再将门给关闭,里面的东西就肯定出不来的。

然而,对方似乎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没打算让胖子这么轻松地离开青铜门。

刹那间,

胖子忽然发觉自己身边的水流竟然开始了逆流,且这股子强大的逆流竟然硬生生地抵消掉了自己向前的势头,而自己的身形在拼命反抗挣扎的前提下还是被越来越往后拽。

“操!”

胖子真的要骂人了。

如果有机会活着再见到苏白,胖子肯定会抱着大白的肩膀哭诉:大白,你爹妈真是个变态啊,胖爷我连他们实验室里关着的小白鼠都打不过啊。

胖子现在是欲哭无泪,甚至他越是拼命发力往前,这逆流的力量愣是将他掀翻了个倒转了回去,也因此,胖子得以看见自己身后还站在实验室里那具木乃伊。

木乃伊全身上下都被包裹着白色的布条,但因为时间太久的原因,布条早就变成了黄黑色,且浓烈的恶臭自其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来。

胖子记得自己刚进来时是没有恶臭的,显然是因为之前进来这里的两个潜水员实在是小虾米一个,根本不需要棺材里的那位出来动手,直接躺在里面沟沟小指头就能够解决他们了,而现在的胖子,嗯,确实是只大虾米。

“格老子的!”

胖子也是被逼急了,于听众来说,他们是最具备反抗精神的一类人,他们深知自己性命的重要,但在广播的锤炼和折磨下,也更知道,有时候如果连破釜沉舟拼一把的勇气都没有,那么你的命,就很难保得下来。

只是,正当胖子撒开那两具尸体准备跟这个木乃伊过过招时,青铜门那边忽然传出了一声闷响。

“咚……咚……咚……”

三声闷响传出,胖子感觉本来极速逆流的水流也静止了下来,那具木乃伊,更是自绷带条中显露出两颗绿色的米粒珠子看向了胖子身后也就是青铜门那边。

这又是啥情况?

胖子扭过头看向身后,却发现一个女人,正站在青铜门那边,其左手的无名指正在很是随意地敲击着那里,这闲庭自若的表情和姿态,自带一种蔑视一切的气质。

女人长得很美,确切的说,是很风情,仿佛是老上海舞台上的歌姬,一颦一笑都能够勾动起男人的心魂。

木乃伊似乎在犹豫,又像是在盘桓,他看了看胖子,又看了看那个女人,最后双臂微微举起,身上的绷带也像是忽然活了过来一样,化作了一条条白色的毒蛇围绕着他的身体不停地盘桓着。

而那个女人则是微微皱眉,显然,自己刚刚的警告没被木乃伊真正的接受,对方不知道是困在这里困傻了还是怎么回事,居然还真的想要和自己过手。

女人发出了一声叹息,明明是在水里,但是她的这一声叹息却直接在青铜门里的空间内不停地回荡着。

在叹息声还没彻底消散时,本来站在青铜门边上的女人,其身形于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实验室位置上,且就站在木乃伊的跟前。

木乃伊身上的白色毒蛇像是一下子受到了刺激,疯狂地向着女人扑了过来,同时它们也在燃烧着,剧毒甚至连空间都在腐蚀。

这种毒,已经超出了寻常意义上毒的境界,它甚至可以毒灵魂也可以毒空间,不再是单纯地破坏人体了,正如一些真正强大的精神系强化者,他们可以掀起一场精神风暴,依旧可以让房屋沙石上天,就跟真的龙卷风一样。

胖子现在是一脸懵逼,今晚自己的大礼包实在是太多了,多得他都有些不敢置信,先是自己真的找到了苏白爹妈以前留下的大礼包,然后埃及大礼包也送出,紧接着又出现这个长相迷人且颇具风情的美女大礼包,

只是,这三个礼包,无论哪个,胖子都很难消受得开,这让胖子刚刚进阶成功的心气劲儿一下子萎靡了不少,一个圈子混一个圈子玩儿,以前自己混资深者圈子时,高级听众一个个前呼后拥被喊大人,胖子自然觉得高级听众牛逼无比,但现在等自己混成高级听众了,所接触的圈子就一下子不同了,自己又成了这个圈子里的最底层,除非胖子无聊到愿意到一群资深者里去刷刷存在感,否则这种压抑和底层的感觉肯定会伴随他很久,除非他在高级听众圈子里爬上去。

不过,色心壮人胆,胖子是好色的,他也从不掩盖自己的好色,他跟苏白那种发展成强迫症的性冷僻不一样,他一直有一颗包容之心,哪怕是以前跟苏白和尚他们出去做事儿,他也喜欢在宾馆里叫一些当地的失足女来关心呵护一下慰问一下群众。

也因此,胖子现在还饶有心思地盯着人家女人的嘴来看,那小嘴,真的好诱人,如果能吃自己的那个……

白色毒化作的毒素扑面而来,连四周的空间也都开始扭曲起来,但是女人却直接张开嘴,将面前以一大泼涌来的可怕毒素直接吸入自己嘴里,紧接着,从其精巧迷人的鼻孔里喷出一缕淡然的白气,而女人的脸上也露出了享受之色,仿佛是在抽大烟一样。

胖子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下面那哥们儿,然后又看了看那女人之前还觉得很是迷人的小嘴,忽然觉得自己的蛋蛋有点轻微的抽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