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撑场子!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黄泉边,一只黑猫正在踱着步,虽说吉祥和如意长得很相像,但其实二者完全可以一眼看出来,如意的冰冷以及吉祥的高冷,区别度还是很大的。

如意的心情不是很好,原因在于正如苏白跟希尔斯之前开打的理由一样,苏白是想要维护这个传统,而希尔斯则是想要打破这个传统,对于如意来说,站在徐富贵身边将那来访的一个个西方人给拍死才是属于它的传统。

但是苏白并没有这么做,他明明已经赢了,却留下了那个西方人的命,这让如意很不舒服,一只猫,实力再怎么强大它毕竟也只是只猫,你想让一只猫去如何如何地看开,也不是那么的现实,而且如意的生活范围也就这一个小小的证道之地,它看开了这个,你让它再去看哪个去?

吉祥匍匐在祭坛最上面的桌案上,一只爪子按在盛放滇国玉玺的盒子上,有气无力地盯着下面黄泉边正在来回踱步的如意。

于吉祥来说,它反正无所谓,也因此,它更有些看不懂自己这个昔日的伙伴了,二十年的不同生活,对于两只猫来说,确实有着很大的区别。

如意还在那里钻牛角尖,吉祥则是在旁边帮忙看着。

而在另外一边,棺材盖两侧,两个身体扭曲的男子分别横躺在那里,苏白脸色惨白,神色极度萎靡,仿佛是纵欲过度了一样;

的确,现在的苏白确实是虚弱得很,境界没掉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对于他来说,必须得等到下次进故事世界时才能恢复,在证道之地这个地方,想恢复是很难很难了,因为这次损失的是元气不是简简单单可以通过自我恢复就能够复原的。

当然了,苏白其实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将自己身边半死不活比自己状况还要糟糕的希尔斯给当作血食给吸了,只是希尔斯之前哪怕有装逼的成分,但他毕竟是飘浮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说过只要认输就不杀你的话语。

现在换到自己这边,直接将人家给吸食成人干,好像也确实有些不厚道。

“不厚道”,这个想法本来是不会在苏白脑海中出现的,但凡事都得考虑一下现实情况,两个证道之地,也就只有自己跟他两个人,杀了其中一个,以后另一个就太寂寞了。

而且,双方其实真的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纯粹是徐富贵当初在这里搞的鬼,如果不是徐富贵像是个屠夫一样躺在那里二十年,西方来一个好奇宝宝他就宰一个,也不会弄成之前这个局面,苏白就不信了,以前历代的西方守护者来到这里后都是满脑子一根筋地想要挑战东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一个个都是热血中二的战斗疯子。

“你应该杀了我。”

希尔斯的腰已经扭断了,哪怕靠在棺材盖上时,也是半截身体朝里另外半截身体朝外,对于他们这个生命层次的人来说,哪怕是这种伤势,依旧可以吊着一口气不死,再加上希尔斯本就是魔武双修又具备妖族的隐藏血脉,扛伤害能力比苏白也不弱多少。

“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东西,我就不重复了,我现在说话都觉得好累。”苏白头歪着,说话也确实有些有气无力,“而且,你既然认输了,我就更没理由杀你了。”

“是你用手按住我的眼皮压了两下……我没……”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苏白打断了希尔斯的话语,“咱就不能闭着眼安安静静地躺在这里等故事世界时间到来么。”

“你就不怕我比你早进故事世界然后恢复过来对你出手么?”希尔斯恨恨地问道。

“你这么可爱,怎么可能这么做?”苏白笑道。

希尔斯脑海中不停地品味“lovely”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了,你的隐藏血统是八歧大蛇么?就是日本人的那个神话图腾?”

“你见识不错。”希尔斯赞叹道。

“呵呵,你又装……”苏白给自己头重新换了一个靠的方向,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道:“东方中日韩这几个国家文化氛围还是很相通的。”

“这个我知道,我也曾接触过一些日韩的听众,我发现他们都很纯粹。”

“是的,很纯粹,他们是将自己的血统和强化当作一种生活当作一种人生态度来对待,我们中国这边的听众则是更趋利一些,也更现实一些,当然,这也是因为日韩那边听众圈子里的竞争没我这里这么激烈。”

“他们这种对待血统和强化的态度,在我们现在这个层次时,往往能够取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如果一开始就这个样子,反而太早了一些,这会使得他们在进阶高级听众前缺乏足够的竞争力和生存力。”

希尔斯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那边刚刚散完步回来的两只黑猫,其目光尤其是在如意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我觉得,我还是先回那边去吧。”

希尔斯对苏白说道,他倒是对苏白比较放心,毕竟他没品味出“lovely”的深层含义没产生不好的联想,但对于这只黑猫,希尔斯确实有些慎得慌,之前自己巅峰状态时倒是能够自信淡然,但是现在自己如今这个样子,再看这只有点屠夫专业户姿态的黑猫,就觉得很是不舒服了。

且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希尔斯也看出来了,苏白并不能完全控制这只黑猫,如果这只黑猫现在忽然出手,哪怕自己和苏白联合在一起,也不是这只黑猫的对手了。

“很抱歉……”苏白笑了笑,“如果你现在能去调动法阵传送回去的话,我不介意,但我是帮不了你了,总不能让我在地上爬着去帮你推棺材吧?”

希尔斯叹了口气,只能闭上眼,尽量不去看这只黑猫。

好在如意哪怕心里再不爽,但还是给了苏白的面子,没有对希尔斯出手,但每次心里不爽时,一天里总是会特意几次来近距离看看希尔斯,这或许是如意现在唯一能做的了,不能杀你,但本喵至少可以吓吓你。

五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在这五天时间里,苏白的伤势恢复了一些,至少,能够勉强撑着棺材壁面稍微站起来一下,而希尔斯则是灵魂上面稍微恢复了一点,精神比之前好了一些,但五天的时间是远远不够恢复的。

两个男人之前为了一个虚无缥缈且没有任何意义的记录打了一架,到现在,依旧是两个重病号,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种讽刺。

而在这天,两个人依旧靠在棺材盖边上有气无力地聊着天时,证道之地的入口处忽然绽放出了一道白光,随即,整个证道之地也开始了轻微的震颤。

希尔斯面色一凝,开口道:“这应该是你们东方有人来证道了。”

苏白苦笑了一声:“我只希望别再是一群资深者又钻了进来。”

“应该不可能,毕竟我那里没反应,只可能是一边有人证道时会对另一边的入口阵法产生影响给不是来证道的人带来进入这里的机会。”

苏白伸手在棺材盖上拍了拍,棺材盖应声飘浮起来,外面的白光越来越盛大,意味着来证道的人快进来了。

苏白尝试了几次,现在他的身体根本翻不进棺材里,毕竟这个棺材规格确实比较高,高宽上也是按照帝王将相的待遇来制作的。

“吉祥,帮我……”苏白对着身后的吉祥喊道。

吉祥走了过来,伸出爪子,一股力量将苏白托举起来,送其进去了棺材里。

“吉祥,跟我一起进来。”苏白又喊道。

吉祥忧郁了一下,但还是也跳入了棺材里,紧接着棺材盖合了上去。

靠在那里的希尔斯忍不住开口嘲讽道:“中国人,真虚荣,太好面子了。”

而这时,从白光之中走出来一位身材纤细的女人,女人瓜子脸,细柳腰,带着一种天然妩媚,可以说是媚态天生的类型,这可能是人家天生的,和其强化路线关系倒是不大。

女人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个地方,对于绝大多数听众来说,证道之地的确不是一个想来就来的地方,也因此,绝大多数证道者来证道时都是第一次见识到证道之地这个地方。

当女人走近时,

棺材盖飘浮了起来,一层黑雾升腾而起,吉祥抬起了爪子,将苏白搀扶了起来,不过苏白还是隐藏在了黑雾之中。

吉祥踱步走出,显露在了女人面前,一脸不情愿地充当着苏白的护法“神兽”。

女人看了看吉祥,微微蹲下身,对着黑雾里的苏白道:“这只猫,好可爱。”

以女人证道者的实力,确实有资格对吉祥说一声可爱。

但与此同时,女人的神识也是扫过了黑雾中的苏白,这一层黑雾自然挡不住一位证道者的神识扫描,

只是,他看见的是一个身体活性几乎到一个低点且全身扭曲残缺的男子,再联想到对方躺在棺材里的身份,女人下意识地认为苏白是一个守护证道之地且正在修炼的强者,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修炼法门。

当下,

女人很是郑重地对苏白微微弯腰,算是行礼。

“虚伪,虚伪,太虚伪了……”

靠在棺材背后的希尔斯在心底不停地腹诽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