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大召唤!!!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希尔斯的灵魂上升腾出了一片暗金色的浓雾,九条蛇头窜了出来,其中两条蛇头直接自爆,苏白召唤出来的虚影因此被弹开了一段距离,失去了对希尔斯灵魂的掌控,希尔斯的灵魂瞬间飘然而起,其肉身也在此时重新归回迎接灵魂回归。

落地后,希尔斯本就有些苍白的脸在此时变得更加惨白,身体也是有些摇晃,这是灵魂遭受创伤的表现。

“啊!”

苏白双腿猛地发力,整个人站了起来,但还是一阵摇摆,刚刚希尔斯的那两剑不光是切断了苏白膝盖位置的筋骨,其残留着极为锋锐的剑气更是继续在那个位置肆虐着,也因此,哪怕苏白有着强大的肉身还有血族血统的加持,想要恢复起来依旧是困难无比。

现在虽然强行站了起来,但膝盖位置依旧伤势严重,这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制约了苏白,毕竟如果失去了膝盖,苏白的速度将很难提升起来。

“是我大意了。”希尔斯轻轻地吐出一口气,双剑撑开,冷漠地看着苏白,“很抱歉,如果我以最正统的打法,是不可能给你丝毫机会的。”

“逼没装成别找借口。”苏白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带着一抹戏谑的表情看着希尔斯,“这会让人很看不起。”

希尔斯听完后,似乎是认真思索了一下,好像觉得苏白说得确实很有道理,点头道,“受教了。”

随即,

希尔斯再度攻了过来,他不可能给苏白太多的是去修复伤势,因为苏白是肉身受损,而他是灵魂受损,苏白的恢复速度自然比他快得多。

“凝!”

于苏白面前,出现了七道冰墙,这是苏白布置下来的防御,当希尔斯不再以装逼的方式攻击时,苏白也不得不用最为正统的方式来应对。

你来我往,你攻我守。

“啪!!!!!!”

一连串的脆响声传来,苏白布置下的七道冰墙被希尔斯瞬间破开了六道,而第七道,希尔斯没有选择去破除,他直接转身,腰部发力,双剑于空中挥舞出一两道电光,紧接着,全部刺向了自己身后。

“噗……”

不知道何时,苏白居然出现在了希尔斯身后,只是“看穿”这一切且已经将双剑刺出的希尔斯却没有丝毫兴奋之色,面前的苏白哪怕承受了自己的双剑刺入,却居然直接用双手抓住了剑锋,此时此刻,双剑上释放出来的锋锐剑气正在疯狂地对面前这个苏白进行输出。

“啪!”

第七道也是最后一道冰墙破碎,里面的苏白直接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冲出来的苏白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似乎是在嘲讽中计的希尔斯。

希尔斯愣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心惊于苏白竟然能够将分身修炼到可以扛伤害的程度,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要知道在一开始时,他连分身如何具备攻击力都不知道啊!

或许,是因为血族血统的原因么?

当苏白越来越近,而分身却依旧死死地用自己的身体扣住双剑时,希尔斯也没显得多么慌乱,而是双手松开,直接放弃双剑,紧接着,自他眉心位置出现了一道暗月图腾标记,于其身前出现了一道暗灰色的屏障,同时,希尔斯双手向前摊开,眉心的暗月图腾直接扩散开来,化作了一道带着强大粉碎能力的冲击能量直接对着冲来的苏白射了出去。

“砰!”

苏白的身体和暗月的光相遇了,紧接着,苏白的身体直接崩碎,碎得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干脆,那么的出人意料。

希尔斯目光瞬间一凝,他下意识地想要转身,

该死,

那具刚刚傻乎乎用双手抓着自己剑的,不是分身!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苏白的声音自希尔斯身后传来,

而此时,希尔斯的防御光罩在前方,自己的身体也是背着苏白的。

“唰!唰!”

本来插在苏白身上的两把剑被苏白直接抽了出来,鲜血四溅的同时剑锋被苏白插入了希尔斯的双臂位置。

“噗!”

剑,是好剑!

希尔斯哪怕是魔武双修身体素质亦是极强,也因此,苏白没有狂妄到可以靠这一次的反逻辑偷袭将希尔斯直接毙杀,血淋淋的双手持剑没有横切希尔斯的身体,而是将剑锋双双刺入了希尔斯的双臂之中。

希尔斯的双臂在瞬间被洞穿,而这时,已经反应过来的希尔斯身体一转,一脚重重地踹在了苏白胸口位置。

苏白只觉得自己身体被一座山狠狠地砸了出去,上半身的骨头估计都没几根完好的,但在这一刻,属于苏白的果敢展现了出来,因为他在刚才,在双剑刺入希尔斯双臂时,他的双手还是死死地握着双剑,当希尔斯一脚踹中他时,其实苏白在那一刻根本就毫无防御,整个人也是顺势发力向后蹦退。

这是一种主动撤开所有防御给对方攻击的表现,这也是一种最大程度对对方造成伤害的选择!

“嘶啦!!!!!!!!!!”

在苏白被踹飞出去的同时,双剑被带动起了巨大的势能,而希尔斯也是发出了一声闷哼,自己的双臂在此时被硬生生地切割了下来。

两条臂膀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落在了地上,而苏白则是被踹飞下了祭台,重重地砸在了台阶上,胸口位置一大块明显清晰的凹陷,这是真正的被砸烂了。

双方这一轮的交手结束,希尔斯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苏白,他不是震惊于自己双臂的被切断,而是震惊于苏白从一开始就选择的策略已经连续几次交锋中苏白为这种策略毫不犹豫去执行地可怕果敢。

对别人狠,不是真的狠,真正的狠人,首先得做到对自己也狠,而眼前的这个东方男子,他确实做到了。

自己明明占据着明面实力上的绝对优势,但是几次交手下来,自己根本就没占到什么便宜,对方每次都被自己击退,十分狼狈,却又总是能够从自己身上咬下一大块血淋淋的肉。

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希尔斯要的可不是这个结果,他觉得在那两只猫还没动手的前提下,自己完全可以轻松地击败苏白,再加上证道之地这个被限定住范围的空间,苏白也无处可逃,自己击败了他就等于是可以击杀他。

然而,两只黑猫本来是被希尔斯当作唯一的变数的,但现在两只黑猫确实听从了这个东方男子的命令没有出手,而变数,却已经产生了。

失去双臂的希尔斯像是一根人棍一样站在祭台最高处,他没有血族血统,虽然生命层次很高,但毕竟不能像是血族一样只要血液中还有能量就能快速地复原身体,也因此,苏白给他造成的伤势是实实在在的分量!

再加上希尔斯自己本身就偏瘦弱的身材,再失去双臂的支撑,就更显得狼狈和凄惨,有点像是天桥卖唱的残疾艺人。

“噗……”

苏白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自己的脏器器官碎肉,想要站起来,却很难站起来了,他只能尽力将自己的头仰起来,看着站在最上面的希尔斯。

爽,

真的很爽,

这是战斗的快感,而面对一个实力全面高于自己的对手,自己依旧能够做到结果上的基本五五开,苏白确实值得高兴,也确实值得痛快。

吉祥如意在此时慢慢地开始上前,显然它们觉得也是时候该自己出手了,但是苏白却一声厉喝:

“别动,老子还没死呢。”

这不是苏白迂腐,而是因为这种战斗机会确实难得,尤其是在面对极大压力情况下生与死之间的思考和火花,往往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财富。

吉祥如意对视了一眼,都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扫了一下苏白,但还是向后退了下去,既然这个智障要逞能,就让他去继续作吧。

依照两只黑猫的性子它们可不会像是琼瑶剧里那样大喊:不,不,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不,不,让我来吧,让我来吧。

失去了双臂的希尔斯在此时并没有完全停下来,因为战斗还没结束,他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着,一声声晦涩难懂的音符自他嘴里念诵出来,紧接着,于希尔斯身旁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门,门里鬼气森森,仿佛连同着冥殿。

“请接受我的召唤,来自地狱的使者!”

一只巨大的手从门里伸了出来,仿佛隔着无穷的空间穿透而出,这只手的手掌就有两个人这么大,宽厚的手掌上燃烧着来自地狱的幽火,似乎还夹杂着亡魂的惨叫,

此时它就这么直接抓向了苏白。

这是在两个人都打残的情况下,希尔斯开始用魔法召唤帮手出来应战。

“呵呵……”牙龈间全是血渍的苏白在此时笑了起来,“来来来,叫你不要装逼你还是要装,比召唤是么,来啊!

自梵蒂冈裁决广场被处死的您啊,

在这里吾以吾残存的精血作为献祭,

召唤您的亡魂归来,

以吾之血重塑您之体魄,

让您的愤怒和咆哮,

重现人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