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次,苏白重回《灰姑娘》故事世界,本是想着看能不能联系到梵蒂冈监狱里的那位,顺带着吃点喝点,以解乏这枯燥的证道之地生活,对于苏白来说,这次的重返两个目的都达到了,但对于《灰姑娘》这个故事世界而言,似乎也将前半部分给续写了下去,尤其是最后辛德瑞拉的祷告,像是讽刺又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躺在棺椁中的苏白没有急着出去找铜镜里的那位炫耀自己刚刚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他只是静静地躺着,然后闭上眼。

像是睡觉又不像是在睡觉,整个人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大概花费了两天的时间,苏白才将自己完全从《灰姑娘》故事世界之中的氛围里给拽出来。

教皇的话语以及辛德瑞拉的哭泣外加记忆深处那位吸血鬼于火光之中的嘶吼咆哮,苏白的心性一向很坚韧,连和尚都自叹不如,但即使是苏白,在上个故事世界里也依旧有些心神失守。

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就像是坐在座位上看了一部电影,只是自己的情绪却的确是被电影的情节和人物带进去了一些。

躺久了,就想活动一下,虽说证道之地也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但苏白毕竟还没做到类似于徐富贵那种可以躺在里面多年不出来的活化石境界。

推开棺材盖,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看来重回故事世界的日子过得不错。”

这是对面那家伙的声音,苏白刚想回话,却忽然愣了一下,转过头确定了一下,

那个西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居然就站在自己棺材旁边!

希尔斯身穿着黑色的夜礼服,略带苍白的脸庞却衬托出一种古典忧郁的男子气息,无论是东西方的审美观中,其实都有这种忧郁美男的一席之地,譬如古代东方的文人,哪怕大冬天也喜欢打个扇子迎风而立地站在桥头,如果咳嗽一下能咳出鲜血来就更完美了,而西方历史中这种忧郁型美男往往是上层名媛之中的小可爱。

对方就这么嘴角带着笑容看着苏白,这笑容分明是在说: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苏白抑制住直接上去抽丫的冲动,而是慢慢地从棺材里坐起来,很平静地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其实这两个地方本来就是相通的。”希尔斯伸手指了指这十二具棺材道,“这其实是一个阵法,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着重研究了它,然后刚刚尝试发动了一次,就被传送过来了。”

“呵呵,广播还真好心,以前只能视频,现在居然能真人互动了。”苏白从棺材里走出来,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这个西方人确实太过神秘了,虽然二人之前曾互相分享过东西,但是即使是苏白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对方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对各方面强化以及运用的造诣上,都强过他不少。

而且这家伙和自己有一个很大的不同,自己也在这里待了不少时间了,但除了花了点心思琢磨了一下陪葬品里可以打发时间的玩意儿也没对这个证道之地做太多的调查和钻研,但这家伙先是一开始就打通了铜镜,现在居然又琢磨出了阵法从西方证道之地传送了过来。

苏白很少会对一个人产生类似于“佩服”的情绪,哪怕和尚、嘉措胖子他们也是绝对的出类拔萃,但苏白自认为和他们相比自己并不差,而且自己也是他们之中最早晋升高级听众的,这已经算是一种证明,而面对这个西方人,苏白心里真的产生了一种优秀学生面对超级学霸的感觉。

哪怕抛开天赋高低,就光凭对方进入证道之地后对证道之地的探索和发现,就已经体现出其主观能动性了,而且他还能通过自己对血线的原始展示来参悟出血线的真谛且已经学得七八成甚至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很有可能完全掌握了血线!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

之前苏白倒是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毕竟那时候双方是隔着铜镜在交流,本质上还是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当对方就这么直白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属于对方的那种压力才真实地落在了苏白的身上。

“阵法的道理其实很简单,就算你不懂阵法,在这里多躺一段时间或者多花些心思感悟一下这里面的运行轨迹也是能够查看出端倪的。”希尔斯倒是对自己的发现并不以为然,当他一个月前试探性地打通了铜镜后其实就在想着是否还有进一步的东西?现在只不过是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自己的证实而已。

“不带我四处看看,然后我也带你去我那边看看。”希尔斯显得很是随意。

这种氛围和感觉真的像是八十年代兄弟单位互相串门一样。

苏白点点头,虽然对身边的这个男子他带着一种本能的警惕,但还不至于怯了阵,而且看对方自在平静的样子自己却早就提防起来,这样一对比,真的是自己落了太多的下风。

等到二人一起走到祭台那边时,苏白才算是将心境完全安抚了下来,甭管对方到底是什么心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而且祭坛台阶上趴着的吉祥跟如意,也给了苏白很大的信息,这两只猫可是拥有着堪比高级听众初阶的实力,再加上自己,哪怕对上这位高级听众中阶的存在,也不是没得打。

“很不错。”希尔斯确实是在赞叹,虽说东西方两个证道之地其实都很枯燥,但东方人无疑在墓葬里花费的心思比西方人要多得多,所以在希尔斯看来,苏白所住的地方可比自己那里精致多了。

那两只猫咪希尔斯自然是看见了,这就更让希尔斯羡慕了,自己那边除了冰疙瘩还是冰疙瘩,但是苏白这里居然能养宠物。

等到拾级而上,走到了祭台的最高处,前方的黄泉也完全地展现在了眼前,黄泉水滔滔,里面有无数尸骸亡魂在嚎叫怒吼,声势之大,宛若金戈铁马奔腾而下。

希尔斯的羡慕几乎已经完全展现在了脸上了,他很直白地对苏白道:“你这里,比我那里好多了,等会儿我会带你去看看的,我那里除了冰雕还是冰雕,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声音,但你这里,有宠物,有流动的河水,有这么多的亡魂相伴,你真的不寂寞。”

苏白愣了一下,心想这家伙的心思还真是带着些许的天真,之前隔着铜镜交流感觉不出来,现在面对面地交流却觉得对方是什么心思都会摆在脸上的人,不做作不扭捏,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再联想起之前他拿着最后一桶泡面一边吃一边对自己炫耀的画面,苏白嘴角也不由地露出了一抹微笑,只是,苏白心里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和尚,平时就是一副到的高僧的模样,但是挖坑坑人也毫不犹豫,而且,听众里面,真的会有纯粹天真的人么?

希尔斯伸手去触碰滇国玉玺,但是一道青光闪现出来,希尔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手,他不是东方之地的守护者,自然没办法使用东方证道之地里的信物。

“朋友,这个东西你能使用么?”希尔斯看向苏白问道。

苏白摇了摇头,“只能拿起来看看,不能用。”

这种事情没必要骗人,因为苏白相信西方证道之地肯定也有着类似滇国玉玺一样的信物,这个家伙应该也只能拿起来玩玩却不能用,当然了,信物有着自动镇压黄泉的功能,这不是受苏白所操控的。

“我感觉,你在这个证道之地没待多久吧?”希尔斯问道。

“满打满算,一个月不到,如果加上刚刚进入故事世界的时间,也就一个月吧。”苏白回答道。

“一个月,我比你长一点点,一个半月而已。”希尔斯说道,“你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我需要着急什么?”苏白问道。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证道之地的守护者,一般一年就替换一次,长一点的,也不到两年的时间,每次都是新人进来,而旧人,却生死不知。”希尔斯说道。

苏白皱了皱眉,西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更新这么频繁?所谓的生死不知是什么意思?就算类似于坐火车离开这里也不会一点音讯都没有,那么,很大的可能就是身死道消了。

“所以我觉得我时间很紧急,我没有完全沉迷在感悟墓碑的事情里,而是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来探寻证道之地里的秘密,现在,我找到了方法来到了你这里,但我却还是没能找到之前历代西方守护者消失的原因。”希尔斯看向苏白,不抱多少希望地问道:“你有什么发现么?”

苏白舔了舔嘴唇,

西方证道之地守护者一代又一代的死亡,但东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徐富贵则是在这里一躺二十年,

一种猜测在苏白心底升腾而起,

既然希尔斯能够发现铜镜和传送阵法的秘密,那么历代西方证道之地的守护者就算多花费一点时间,也是能找到的吧?

那么,也就是……

而此时,苏白的眼角余光看见从台阶上慢慢站起来的如意,它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嗜血的目光盯着希尔斯,且带着一种极为明显的跃跃欲试,

它似乎,对这种状况,

很熟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