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惊!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类的世界的极北之地,除了荒凉还是荒凉,但哪怕是这种地方,也少不了势力角力的态势,在很久以前,极北之地的雪之森林其实就是黑暗生物的天然地盘,这里,几乎成为了他们的乐土,嗯,那时候黑暗生物和黑暗阵营的称呼其实还没有出现,因为在那个时期,诸如狼人、吸血鬼等这类生物,其实是生活在阳光底下的。他们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且是明确的势力范围。

比起王子殿下那个隐藏在人类城市中的所谓血族国家,当年的血族是能够圈定区域建城甚至好多座城市自立王国的,手下有大批的人类奴隶供他们驱使或者是取食。

只是后来梵蒂冈的教廷连续开展了多次十字军远征,不光是教廷内的圣殿骑士和主教大人们倾巢而出,所有人类国家也几乎全力支持,而这种明显带着黑暗生物标志的区域则是成为了重点清扫对象。

无数圣殿骑士血染疆场,红衣大主教也陨落了不知凡几,甚至也有教皇驱动禁咒最后爆体同归于尽的传说,至于普通人的人类士兵,更是尸横遍野,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但正是因为这些庞大的代价,才取得如今教廷以及人类的地位,黑暗生物,顾名思义,有对于他们能量属性的描述,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现在只能在阴影中苟延残喘了。

这个故事,其实和诸姬出征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周王朝当年取代殷商而建立,但是在那个时期,哪怕是从周王朝的京畿之地走出来没几步,就是蛮族的地盘,是异族的区域,这就足以可见当时的情况是有多糟糕;

象征着华夏文明光辉的周室只要站在城墙上眺望一下,就是各种各样的异族旗帜和蛮族部落,说着鸟语甚至没有语言文字,做着让礼法完全不能忍受的禽兽之事。

然后就是多代周王率领自己的宗室以及麾下的诸侯连年讨伐,不知道多少代姬子葬身于战场之中,才最终将蛮族和异族赶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黄帝战蚩尤是神话传说,后来的始皇帝大一统其实建立的是一种政权上的一统更多一些,真正奠定整个文化圈势力范围的,还是诸姬洒血的那个年代。

例如,周孝王时,秦先祖秦非子因养马有功被周王封为附庸,随后嬴氏一脉就一直奋斗在抗击西戎的战线上,后被封为诸侯,秦国的基业,也是从早期大家一起光着膀子和异族干才得以起家的,至于之后的春秋战国,更像是大家把外敌都打得差不多了,最后哥几个开始关起门来抢老大的宝座。

凯旋城城门前的石碑上,就刻画着当初十字军征伐黑暗生物时的故事,当然了,苏大少自然无心去缅怀属于凯旋城的荣耀和光辉,他只是站在这里把石碑上的故事当格林童话看了一遍。

随即,拍拍手,苏大少进城了。

其实,不需要问人,也不需要暗访,教堂就是凯旋城里最高的建筑物,哪怕你站在城外都能看得见教堂的顶端。

所以,苏白就直接登堂入室了,当他的身形很是突兀地出现在教堂深处的内部区域时,正在开会的几位教士大人都愣住了。

双方甚至一度陷入了长达数十秒的安静之中。

但很快,一名教士马上准备高呼警报,其余的两名一个召唤出圣光一个召唤出火球直接向苏白发动了攻击,然后,率先发动攻击的两名教士大人直接化作了血雾飘散。

那位刚刚扯出嗓子准备喊叫的教士大人嘴里的叫声变成了一阵干呕,显然是被苏白这种决绝和残酷震慑住了。

……

习惯了坐高铁后,再坐绿皮火车,是很难习惯的,正如已经习惯了广播传送的苏白再经受其余方式的阵法传送后,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好在仅仅是不舒服的层面上。

走出了传送法阵,周围有两名圣殿骑士和几位负责维持法阵运行的教士,当他们看见从法阵中走出来的是苏白时,都惊愕了一下,而后两名圣殿骑士直接冲了过来。

诸个城市的法阵之间其实是有着严格的规章制度的,一方准备传送时被传送位置的一方也要做好接应准备,但很明显,苏白绝对不是凯旋城教堂那边的人士,看他黑色的风衣和冰冷的目光,就和仁慈的主绝对没有丝毫的关系。

苏白还记得以前被一批圣殿骑士虐的事儿,但眼下这两名圣殿骑士一是没有战马,二是没有结阵,以纯粹武力来说,普通的资深者听众对付他们都绰绰有余了,更何况是苏白。

僵尸煞气席卷而出,两名圣殿骑士直接倒飞出去撞到了大殿中的柱子上,在其余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苏白直接化作了一道血雾离开了这里。

苏白自然没有自信满满到直接传送到梵蒂冈里去,即使是现在的自己冒然这么进去,也差不多和羊入虎口差不多,所以苏白选择先传送到距离梵蒂冈比较近的那不勒斯城,这里距离梵蒂冈安按照苏白的速度,其实半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那不勒斯城的教堂内部被敌人入侵,这使得整座城市马上警戒了起来,但肇事者苏白早就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在赶向梵蒂冈的路上了。

距离梵蒂冈越近,来自血脉中的感应似乎就越清晰,苏白曾吸收过对方的一滴精血,也读取过对方的记忆,而眼下,因为时间节点的原因,苏白和那个被囚禁的吸血鬼一起同存在了一个时间点中。

这有点像是一部科幻电影,孩子、丈夫、妻子其实都是自己一个人。

越是接近梵蒂冈,四周的搜查和警戒就开始越是严格,显然,那不勒斯的警讯也传到了梵蒂冈这里,只是外围的搜查哪怕是圣殿骑士成建制的巡逻也根本就阻拦不住苏白的脚步,他们甚至连苏白的边都没触摸到。

双方的级别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所玩的,就不再是同样的一款游戏了。

不过,当庄严的教堂建筑群出现在苏白的视线中时,苏白还是不得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前方,有好几道神识在不停地逡巡着,像是在例行公事一样,其中一道神识应该是属于法器的神识,算是一种防御性质的法器,而另外两道神识则是属于人类的,能够将神识散发这么远进行巡逻,至少是一名精修精神系的高级听众才能做到。

饶是此时的苏白,也是没有直接硬刚整个梵蒂冈的勇气,但难题就在于,监狱,位于梵蒂冈最深处,自己又必须得进去。

苏白在一个农户家里停留了下来,梵蒂冈是很神圣的一个地方,但里面的神职人员也需要吃饭,所以在辉煌的教堂建筑群外围,其实是一大片的农场。

屋主被苏白敲晕了过去丢在床上睡觉,苏白则是坐在油灯下,细细思量着混入梵蒂冈的方法,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因为广播在有些时候真的很耍流氓,比如就算它规定了你进入一个故事世界的时间,它完全刻意按照现实世界时间来算定,也可以按照故事世界时间来算定,而两个世界之间的流速,其实是广播自己操控的,这就是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了。

苏白的指甲在面前的木桌上刻画着,一条又一条地计划和盘算被写上去,然后又被抹除了,这种思考,持续到了晨曦开始照射进来时还没结束。

方法其实不少,比如引蛇出洞,甚至是围点打援又或者是金蝉脱壳这类的,苏白可以想到很多种可行的方法进去,但问题现在一是时间少,二自己现在就一个人,而第一个问题又限制住了第二个问题,因为苏白也不可能像是《霍比特人》又或者是《指环王》里的故事那样,一个一个地拜山头找援助。

问题很棘手,真的很棘手。

苏白拿起面前的水罐,喝了一大口水,但脸上的愁容依旧没有解开,时不我待啊,如果这次见不到那个吸血鬼,那么这个故事世界真的就白来了,早知道自己还不如再等等,等自己熬到了高级听众中阶甚至是高阶时再来,那时候,自己就应该有底气硬闯梵蒂冈了吧。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晚上的思索却没什么实质效果,这让苏白很是疲惫,只是,当苏白转过身时,却看见一个身穿着破旧礼服的男子站在自己身后,

苏白身形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乃至于身后的桌子都已经被苏白给碾碎,

这家伙不是应该被看押在梵蒂冈的监狱么!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出来的?!!!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苏白强行平复自己的情绪问道。

“昨天傍晚,你刚坐下时我就来了,只是看你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我就一直站在你身后等着,没有打扰你。”

对方的声音很沙哑,叙述也很平缓。

“……”苏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