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零点!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咔嚓……”

铁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胖乎乎的男子撑着伞站在门口,张八一,回来了。

其实,按照正常模式来走的话,在这一天时,胖子应该是在黄浦江边一边跟自己体内的秦朝公主残魂对话一边散步,他本就还没离开上海,甚至他还曾回来验证过小家伙是否被夺走了这件事。

只是,这时候本来的模式线发生了偏差,和尚给胖子发了条微信,言简意赅,说这里是故事世界,我们都是克隆体,请他回来。

和尚是不会开玩笑的人,他要开,也只会开一些雅趣的玩笑,不至于戏弄人,这一点,胖子是相信的,另外,虽然自己昨天耍弄了他们一把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里,但胖子还真不信他们真的会把自己骗回去宰了。

也因此,没什么好犹豫的,胖子就这么回来了。

这其实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个儿昨天才故意离开,今儿就回来了,又不是小屁孩子,哪能没点羞耻心不是?

但今儿也就是真的没办法了,如果按照和尚所说的,大家都是克隆人,这是一个被广播复制出来的故事世界,那还要个屁脸面啊。

“哟呵,哥几个兴致不错啊。”

胖子一进门,就看见院子里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撑着一把大大的遮阳伞,算是在挡雨,桌子上茶水瓜果一应俱全,如果不是桌子旁边躺着一个苏白和一具秦兵古尸,胖子还真以为他们是喊自己回来开茶话会的。

和尚笑了笑,解释道,“不敢开法阵挡雨,怕影响到下面。”

随即,胖子收起了雨伞也入座了,和尚将整件事的经过都告诉了胖子。

胖子的反应也是和一开始的和尚嘉措如出一辙,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娘的,这克隆体做得可真逼真啊,跟科幻电影里一样。”

嘉措在旁边会意一笑,他一开始从苏白口中得知真相时,也是这种反应。

“那苏白这是在跟谁搞天人交战呢?”胖子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苏白问道。

“不知道,我们分析可能是某个寄居在他灵魂内的异物,否则只能解释成苏白是在和广播对抗,但这显然不可能。”解禀说道。

胖子闻言,点了点头,跟广播对抗,那是扯淡。

只是胖子还是在苏白身边蹲了下来,苏白身边的秦兵尸体他是知道的,也是他安排送来的,但至于为什么这么做,胖子自己不清楚。

是真的不清楚,他只是在研究因果时得到了一条线索,就如同是人做梦时看到了一些破碎画面,西藏下的深坑洞穴以及老方家,这两个画面交替出现,胖子也就自作主张地去按照这条线索去行事,先是依靠自己体内的公主残魂让沈老头成功夺舍,再安排沈老头回到上海找到老方家来报仇。

实际上胖子心里清楚,沈老头这个精神系强化者哪怕给他套上一个忍者神龟壳儿,在苏白面前也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沈老头是有些迷失对自己实力的判断了,大概是这具秦兵肉身给他带来了太多的迷之自信。

“他的识海里,有两道意识正在僵持。”胖子忽然开口道,其实他只是在复述自己体内公主残魂的话,“既然苏白让你们把这具秦兵尸体安置在这里,那么他应该是打算夺舍的,或者说……”

胖子一边思考着一边双手交叉又松开,继续道,

“他是想要跟那个东西进行脱离,要么是将自己灵魂里的另一道意识打入这具秦兵古尸之中,要么就是他自己想要摆脱那道意识躲进来。”

桌旁三人闻言,也都默不作声,但显然是同意这个看法的,事实上胖子的想法和他们之前三人的探讨差不多。

“和尚你刚刚说过,这是一个一日囚故事世界对么?主角是苏白,他是真人,咱都是背景板对吧,既然这样,咱就做一个选择,既然这具秦兵肉身是拿来准备多舍的,总得给他布置一下,无论是苏白进来还是另外一个意识进来,总得让这个过程更顺溜一些。”

“阿弥陀佛,贫僧喊你回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具秦兵古尸,贫僧几人看不透,也摸不透,更不知道如何布置以方便夺舍。”和尚说道。

解禀是幻术强化者,却不通阵法,这就像是你让一个大学历史教授去进行物理研究一样,牛唇不对马嘴。

胖子也是清楚,他之所以这么问,只是给自己做一个铺垫,这秦兵古尸该怎么用,他心里自然清楚,否则沈老头是怎么钻进去的?

当下,胖子开始拿起朱砂在秦兵古尸身上画符,同时,也连带着在苏白身上开始画符。

看着忙活起来的胖子,和尚眼里先闪现出了一抹疑惑,随即像是想通了什么,又显得有些淡然。

嘉措则是感觉挺有趣的,他不通阵法,但是能够看出来胖子这符文画得挺玄奥。

解禀的神识一直笼罩在苏白身边,他没心思去观察胖子的阵法,毕竟不是一个道的,他更感兴趣的还是苏白现在的情况。

从现在的查看感觉来看,两股意识似乎已经结束了一开始的厮杀,双方现在很安静,也不像是在僵持,更像是一起约定好了高挂免战牌一样。

等到胖子画好了符文又在这里重新布置了一个加持法阵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四十五了,胖子是掐着时间完成的,毕竟和尚之前说过,这一日囚是在零点结束和开启新的一天。

既然苏白跟那股意识这么默契地保持平静,显然是在等最后决战的时刻,这点门道,在场又都不是什么蠢人,自然想得清楚。

接过和尚递过来的茶,胖子喝了一口,总算是歇了一口气。

“这事儿之后,就回来吧,你不在,家里挺冷清的。”和尚说道。

“我说和尚,你现在跟我扯这些没用啊,咱都是克隆体,我又不能告诉我本体我回心转意被你和尚的口吐莲花给劝服了回来和大家一起住了。”说完,胖子“哈哈哈”大笑起来,想着现在的自己居然是假的,倒还真是挺有趣的。

“那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和尚问道,“反正咱这里,也没什么秘密不秘密的,再过一刻钟,大家一起归零重置。”

“不知道,去珠三角吧,那里有些东西需要我去查看一下,另外好像最近论坛上有消息,他们打算组织一批资深者去广州有社么特殊的活动,我到时候有时间的话也会去看一下。”

此时的胖子并不知道,在那里,他其实很接近进阶高级听众了,却莫名其妙地点儿背被苏白摘了桃子。

“呵呵,我怎么有种要死的感觉了。”佛爷在旁边调侃道,“唉,咱的生命,就剩下十分钟了。”

“太悲观。”和尚反驳道,“精神永存。”

“呵,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个笑话,某领导开会拿秘书写的稿子,讲雷锋精神,把雷锋精神没有死说成了雷锋没有死,旁边的秘书赶忙提醒他精神,精神,那领导马上会意,补了一句:对,他还精神着呢。”胖子说道。

谈笑间的功夫,距离零点,就差一分钟了。

时间,几乎就是在数着秒走。

胖子、嘉措、和尚以及解禀四个人都站在旁边,看着躺在地上的苏白和那具秦兵古尸,这或许是这一天中他们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当还有十秒钟就到零点时,

苏白的身体忽然颤了一下,一时间,四周像是刮起了风。

“精神碰撞引发的物质反应!”解禀当即道。

下一个瞬间,一声类似于布帛撕裂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残破的白光自苏白体内飞射而出,直接没入了秦兵尸体之中。

随即,

苏白的身体和秦兵的身体瞬间站立起来,双方面对面,眼里只有对方。

只是此时,苏白的眼眸中有的是一抹平静和沧桑,仿佛经历太多太多,也沉淀了太多太多。

而秦兵古尸的眼神则是暴戾和嗜血。

因为这对于苏余杭来说,输赢无非一缕分魂的得失,影响是有,但要有多大,也不算太大,至多算是吃了一个暗亏,被广播连带着自己的儿子给坑到了。

但对于苏白来说,输赢就是你死我亡!

“叮……”

零点,

来临!

刹那间,旁边的和尚、胖子、嘉措、解禀以及卧室里的吉祥、小家伙全都消失,四周的一切都在消失和虚化,唯独院子里的两个人,还面对面地站着。

苏余杭(借用苏白身体)开口道:“你知道么,以前的你,可挺不了这么长时间,是因为我被单独列了出来,我顶着,谁叫我是当爹的呢,对吧?他,还是要针对我的,只是你,顶不住了。”

的确,苏白现在只感觉有无数双手正在疯狂地拖拽着自己,想要将自己强行拉入新一天的秩序之中,如果不是因为苏余杭那边牵扯了太多,可能苏白真的会和以前几次一样瞬间就被拉入新的一天里了。

然而,就在此时,苏白的残魂之中忽然映照出一缕金光,而秦兵的肉身在此时也散发出了古铜色的光芒,

这一幕,让苏余杭目光忽然一凛,

可能就连苏白他自己都没料到,

金子曾补全过传国玉玺,现在虽然融入了苏白体内,但还是残留着一丝传国玉玺的气息,而这具秦兵古尸,在两千多年前曾在祖龙的带领下横扫八荒,对传国玉玺的感知,自然还在,

而双方,

也就在此时竟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呼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