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耐力!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很决绝,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当一方选择不死不休时,另一方,其实也就自动地失去了其他的选择权。

苏余杭叹了口气,道,“广播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是杀了一个资深者,但用得着安排这么有新意的一个故事世界来惩罚你么?”

这是惩罚苏白因为杀了一名资深者诱杀另一名资深者而设置的独立故事世界,确实是有些刻意了,而且也很容易想到,广播真正的目标,可能并不是苏白,如果只是单纯地惩罚一个不规矩的高级听众,完全可以用更简单直接地方式来进行,没必要搞得这么复杂。

而以结果论来看,广播想要对苏白进行革新,苏白只是变了一个自我,而对于存在于苏白记忆中的苏余杭,则是相当于……抹杀!

也因此,这完全可以看作广播对苏余杭的制裁!

广播是有广播的规矩的,它一直按照它的规矩在运转,它是全知全能的,至少苏白是这么认为的,当初的徐富贵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很大可能,广播其实是知道自己那对便宜爹妈的位置,但是因为他们处于的那个位置,广播没办法按照自己正常的程序去对他们出手,就像是一道高数解答题,你知道答案,但你却不能写出解题步骤,这样子你照样拿不到分。

正如当初苏白差点杀了苏余杭的爹也就是自己爷爷时,广播也差点直接对苏白发布了剿杀令,哪怕广播自己心里清楚那对夫妻对于自己来说是规则的破坏者,类似于蛀虫,但是没办法,它必须按照规矩办事。

广播大概就是那种状态,但这并不影响在规则允许的条件下,广播开始执行自己的清除计划。

这一次的故事世界,其本质,很可能就是这样,对苏白的革新,颠覆苏白的性格,几乎就是相当于把苏白换了一个人,算是一种惩罚,因为对于苏白这种自我意识比较强烈的人来说,将自己的性格和对以前儿子朋友的认知感全部抹去,这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他觉得这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自己已经死了。

但对于其余的听众来说,很可能觉得只要能活着,就可以了。

所以,这次的惩罚,在绝大多数听众看来,真的只是略施惩戒,毕竟你没死啊,哪怕你性情大变,你还是没死啊,你这个人还活着,你还叫苏白,不是么?

“其实,你有机会,和我们一起见证更高的风景。”苏余杭的声音再度传来,“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想看看广播的真实面目么?”

“看你XX!”

苏白的回应很简单,也很干脆,同时,磅礴的识海彻底地压向了苏余杭,苏白是拿自己的识海,拿自己的精神力,拿自己的灵魂去攻击,这是一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但苏白还真的不在意这个。

苏余杭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他体会到了以前和尚胖子他们的感受,而更讽刺的是,这个试验品扭曲的性格,竟然还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只是,这个时候苏余杭是没有时间去反思自己以前的教育问题了,他不甘心自己被抹除,至少,不甘心自己是被自己留下的试验品抹除!

哪怕,只是一缕分魂!

“轰!轰!轰!”

三记强力的碰撞出现。

……

“轰!轰!轰!”

天空中连续响起了三声炸雷。

与此同时,以躺在院子里的苏白为圆心,四周,竟然慢慢地凹陷了下去,而苏白的眼耳口鼻,在此时已经在溢出鲜血了。

“他的灵魂意识很乱。”和尚开口道,这一点不需要解禀这个高级听众说,和尚自己就能够看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自己内心的天人交战?”嘉措有些疑惑道。

而这时,解禀还没经过那次在公墓园区里对苏白的实验从而从梁森那里得知苏白父母可能住在自己儿子认知中的猜测,也因此,他对苏白身上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也是感到有些不解。

这分明就是识海中有两股意识正在进行着对决,按照现在对决的程度来看,哪怕最后苏白赢了,他也会很大概率灵魂崩溃,甚至变成白痴。

那么,正在和苏白交锋的另一个意识是谁?

总不可能是广播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直接被解禀自己否决掉了,再怎么夸张也不可能和广播PK。

雨越下越大了,哪怕有嘉措一直给苏白撑着伞,但是院子里的流水还是会不停地积蓄下来,外加苏白身下凹陷下去了一个小坑,更方便蓄水了。

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解禀还是和尚跟嘉措,其实都有些束手无策,三人现在能做的,好像也就是站在边上,看苏白继续“挺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