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反击的序幕!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一直很好奇。”苏白平静地注视着自己的父亲,“为什么每次在记忆画面中,你总是能够看见我。”

苏余杭听不到苏白的声音,至少他现在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只是感应到了有人在偷窥自己,也就仅此而已。

但苏白以前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苏余杭总是能够感应到自己,无论在每次机缘巧合中自己得以看见以前的画面或者一些有苏余杭在的画面时,苏余杭总是能够感应到自己的存在,并且将目光投射过来,以前,苏白认为这是因为苏余杭太强大了,强大到可以看穿过去未来,强大到哪怕是时空的阻隔也没办法阻碍他的感知,就如同在证道之地墓碑那里一样。

然而,现在,到了这一次,苏白像是想通了点什么,他看着面前的苏余杭,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如果排除你真的强大到没有边际了这个可能,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本来就存在于我的记忆里,所以,每当我得以获得机会窥视到过去记忆时,你总能发现我,总能找到我,因为,我的记忆和认知,本来就是你存在的地方!”

苏白的嘴角渐渐露出了一抹笑容。

可能,连广播都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

于广播来说,它是想要苏白变成它所喜欢的模样,例如血尸失去妻子之后的那个状态;

对于自己那对便宜爹妈,他们更多的是把苏白当作一个寄托存在的容器,他们存在于苏白的认知之中,或者,他们并非完全存在于苏白的记忆认知中,但苏白的记忆认知就是他们的一个家,是他们狡兔三窟中的重要一环,因为他们也应该懂得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

对于荔枝,她是在模仿自己那对便宜爹妈走过的路线,乃至于,苏白在心底已经猜测出来,荔枝掳走小家伙,可能就是想着把小家伙苏雨轩当作第二个自己来使用,为她荔枝的归来做铺垫。

三方角力,一个是至高无上的广播,一个是很早就能够在广播的目光中隐藏自己的便宜爹妈,一个是冉冉升起的入局者荔枝,他们都围绕着苏白进行着自己的计划,而正是因为这三方角力的关系,导致事情正在滑向一个特殊的区域。

苏白记得自己曾和徐富贵聊过,苏白诉说着自己的无力和茫然,因为无论面对谁,自己似乎都毫无办法,甚至完全找不到他们,这种知道自己有仇人却摸不到仇人衣袖的感觉最是让人绝望。

而徐富贵当时只是开口劝苏白,以前的你毫无办法,是因为你弱,那不是你的错,反正他们因为广播的关系,不可能直接出手杀你,所以就给了你等待机会的时间,你只需要做好准备,当机会出现在你面前时,果断地抓住它,搏一把,这样子你才有希望把自己从棋子的角色中剥离出来。哪怕不能直接成为下棋的人,但至少你能抽身而出,当一个旁观者。

现在,苏白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的机会,好像真的来了。

广播希望彻底改变苏白,革除过去的苏白,塑造一个它所希望看见的苏白,然后像是养宠物一样将苏白养在证道之地中,省的苏白乱跑和出现任何的意外,就在那里积蓄实力留作日后的使用,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徐富贵当得好好地结果广播却要换人的原因。

正是因为这个“一日囚”的故事世界,不停地刺激苏白,让苏白的意识逐渐脱离了自己本来的价值观之中,才让苏白得以获得一个以旁观者的角度审视自己的机会,所以,这是环境造成的机会,也是广播造就的一个机会。

随即,这一日的主题是荔枝让海梅梅掳走小家伙,荔枝的加入让整件事的进程得到了催化,就像是本来很平和的化学反应状态,因为催化剂的加入而猛地变得剧烈了起来。

当苏白真的开始万念俱灰彻底厌烦一切时,叶子对灵魂的刺激,激发出了自己灵魂对黄鳝吸收后的残留特性,这条黄鳝当初是作为惩罚女尸的物件,有着自己的神奇,而现在,它的作用就是苏白这次机会的切入口。

最后,金子当初在广州对苏白的融入,改变了苏白灵魂的一些特质,哪怕苏白不可能具备拥有类似于金子那样改变虚拟改变时间走向的能力,但至少可以让苏白的灵魂更容易去接受记忆虚拟转变的模式。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广播想要苏白革除自己以前的一切,成就一个新的苏白,但苏白父母却存活在苏白的记忆之中,一旦苏白背离自己的过去,也就意味着记忆中的便宜爹妈也将被一起革,所以,当苏白早就自暴自弃时这个“一日囚”的故事世界却还没结束,这,就是苏白便宜爹妈在和广播角力的结果!

徐富贵说过,让苏白做好准备,等待机会,因为徐富贵自己清楚,以苏余杭的为人,他很难留给自己有恨意的人什么机会,这件事在徐富贵离开证道之地后得到了证实,他出来了,就死了,所以苏余杭没来找他,因为很可能苏余杭已经知道他死了,一个死人,他翻不出什么浪花。

否则,以苏余杭的小心谨慎,他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和自己同时代的老古董存在忽然获得自由出来,他正在跟广播对弈之中,怎么可能允许对方忽然出来给自己背后捅一刀?

……

苏余杭还是看着苏白的方向,他好像还是没能听见苏白的话,只能模模糊糊地感应到这里有人。

而苏白也不是很在乎苏余杭是真的听不到还是装的看不到,因为这对于苏白来说,没什么区别。

其实,苏白自己都没想到最后会出现这个局面,但当这个局面来临时,苏白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苏白慢慢地走近了那个正在被水龙头里的冷水冲刷着的婴儿,随即,他闭上了眼。

这一刻,苏白的内心开始逐渐和这个婴儿搭建起一道联系。

这个婴儿,本就是苏白自己,同时,这也是苏白曾经丢失或者叫被掩盖的记忆,

他正在重新找回这个记忆,正在重新捡回自己失去的东西。

苏白的人生,是缺憾的,但他凭借着缺憾的人生却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而现在,他要补全自己。

让苏白略微有些意外的是,婴儿的内心中,没有仇恨,因为在他这个年纪,还不知道仇恨是什么意思。

他的内心之中,满满的都是疑惑和委屈。

人们常说赤子之心,一般也就小孩子时期才有真正意义上的赤子之心,当小孩长大到开始主动将红包拿在手里不想给家长时,甚至当小孩子开始嫌弃某种食物不符合自己胃口时,他的赤子之心也就消失了,因为他不再是那个吃了睡睡了吃什么都不去管什么都不去问的纯粹的人了,他开始被“贪嗔痴恨爱恶欲”等等情绪所引导自己的行为。

他出生了,刚刚离开母亲的母体,他没有自己的思维,也没有自己的逻辑,但是他有自己的情感,有研究说,当精子和卵子结合成受精卵没多久时,就已经具备感知痛的能力了,所以所谓的人流,不负责任的父母天真的以为反正孩子没出生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被打掉也没什么痛苦,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这个婴儿,他对母体外的世界是带着一种单纯的向往的,对未知的世界也是充满着好奇,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迎接他的不是温暖的怀抱或者襁褓,而是冰冷的水无情地冲击着自己稚嫩的身体。

苏白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他已经完全融入到婴儿的情绪之中,他正在找回自己的记忆,甚至,比普通人的记忆更加完整,毕竟,哪个人能够记得起自己刚生下来几个月甚至是刚生下来第一天的事情?

一旁的自己那对便宜爹妈在此时像是成了背景板,他们一动不动,因为这里是苏白的记忆,当苏白这个主人强势出现在这里时,这里的一切,也就被他所主导。

在这个过程中,苏白感悟着婴儿的心理波动,捕捉着一切信息。

同时,这里的画面开始压缩起来,留下了一大片的空白,就像是在网页上播放视频时缩小化移动到了一个边角位置。

空白的画面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先是固定的一张静态画面,像是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全家福,有男主人女主人以及管家和女佣,男女主人中间则是放着一个青铜箱子,而在照片的右下角位置,一个幼童跪在那里,额头上贴着一张符纸,目光呆滞,皮肤略微泛着青色。

而苏白的身形,出现在了幼童身边,同时,画面也开始动了起来。

摄影师指挥着众人摆姿势,无论是摄影师还是女佣或者管家,他们似乎都没看见那个跪倒在地上的幼童,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

本来盯着照相机准备拍着的苏余杭,目光却落在了幼童这边,或者说,是苏白的身上。

而苏白对这种目光,已经习惯,并且可以做到无视,他慢慢地在幼童身边也跪了下来,内心深处,开始和幼童搭建起沟通的桥梁。

苏白清楚,

自己的反击,

才刚刚拉开序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