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答案揭露!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和尚伸手指了指吉祥,又指了指苏白,最后又指了指这间屋子,“其实之前列的方程有好几个要素,比如‘贫僧’自己,比如‘嘉措’,但是,最后唯独剩下的三个要素就是你加上吉祥和这栋房子。

你们三个事物,嗯……贫僧又不能说三个东西,这样子来说吧,苏白你现在的实力,虽然肉身还是这一天的肉身,因为在真实日子里你这一天,还没有成为高级听众,但是你的灵魂和你的认知所有的软件还是之后的你,当然,是相对于现在的贫僧来说,你苏白是来自未来的人,而你现在的真实实力,不说完完全全的高级听众,但肯定已经不再是资深者的层次了,说你是半步高级听众一点都不为过。

至于吉祥,它的实力我们以前就知道了,一只大妖,媲美高级听众的实力,大概率是高级听众初阶的水准。

而这栋屋子的阵法,高级听众都会无比头疼,有这个阵法在的时候,我们身边等于又多了一个媲美高级听众的伙伴。

也就是说,苏白,当你在这里时,当吉祥在这里时,当你们两个都在这个屋子里时,相当于有三个近似高级听众的存在守护在你儿子身边。

而这个时候,荔枝选择了放弃,因为她没有信心或者说她没有实力对三名近似高级听众的强者出手,所以那一次,你带着你儿子留在家里时,荔枝没有来!

这是根据几次的实验用排除法和互相校对法得出的结论。

但我们知道,事实上,荔枝是大佬级听众,而且比梁森这种更可怕也是更未知的存在,如果真的是她亲自出手,那么就算我们屋子里有十个高级听众,贫僧都不认为会被荔枝放在眼里。

也因此,

那个之前在好多次今天中出现的荔枝,应该不是真的荔枝,而是一个冒牌货。”

和尚说完这些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和尚很少做这种逗比的动作,因为他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形象,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言行标准,甚至比公众明星在粉丝视线中时更加地苛刻。

但是此时和尚却有些自我调侃道,“广播是按照以前的数据和推理来模拟出贫僧这个克隆体的行为和思维的,现在看来,贫僧在广播的认定中,挺聪明的。”

“见过自夸的,也没见过克隆体自夸的。”嘉措在旁边笑道。

苏白微微皱眉,他没兴趣在此时和嘉措以及和尚调侃开玩笑,事实上,他正在越来越将嘉措跟和尚看作是工具,两件有用的工具。

每次的自杀,于苏白来说,就是进一步地向深渊迈进。

在上一次中,和尚曾对苏白说过,不要放弃,一旦你自己都选择放弃,那么以前你所吃的苦难将完全失去了意义。

因为在上次的今天中,和尚看出来了苏白其实自己心里也有了一种配合广播的倾向,这么干脆地自杀,不再纠结,不再犹豫,很可能是因为苏白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累了,广播要让他变成另一个人,而苏白似乎也厌倦了当现在的自己。

这是一种迷失,是一种对痛苦的自我规避,但和尚不愿意看见苏白真的一步一步地葬送掉本我,于听众圈子里,当朋友不易,能当这么久的朋友更不易,莫名的,和尚还是能够看见苏白一直是他一开始的模样和性格,这也是他们几个人为什么会和苏白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自己坚守不了的东西,似乎都更愿意看到别人在坚守着,从而给自己一种看到希望和光辉的感觉。

“问题在于,如果荔枝不是真的,那么,这个人会是谁?”苏白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首先,他应该是和荔枝有关系的人,否则没办法借助荔枝的力量,其次,他一定是听众,因为他也不敢真的对我下杀手,也不敢对你跟嘉措下杀手。”

“这样子一来的话,其实范围就真的很小了。”嘉措沉吟道,“和荔枝关系好,而且能够可能获得荔枝帮助和加持,且在荔枝坐火车离开后依旧会心甘情愿地当荔枝于现实世界的行走,

呼……说到这里,你们还真的猜不出那个人是谁么?”

嘉措脸上露出了一抹很是荒谬的表情:

“而且,那个人如果把脸蒙住,真的和一个女人,没什么区别啊。

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完全就是一个女人!”

……

“你真可怜,同时,你也真可悲。”

解禀站在海梅梅的面前,目露嘲讽。

而本来打算维护海梅梅的辰光在此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也不再发声。

“你也应该知道了吧。”解禀转过头看向了辰光,“你的大姐,并没有你以前所想象的那么美好。”

辰光看着解禀,道,“那你应该先问问你的老板。”

“爱情会让人盲目,甚至,在我老板眼里,荔枝所留下的布局甚至是在证道之地对他的行为,反而让荔枝在他心底更加地加分了。

证道之地里,他一开始是想埋葬自己的单相思的,但是被荔枝的墓碑直接撞碎,最后只能埋下属于自己的卑微和寻常。

现在想想,似乎那句‘你不配’,也没那么简单。”

解禀的眼睛在此时绽放出一抹光芒,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接触到了一个真相,而真相的本面目,就是那个女人。

解禀是知道苏白父母以前的所作所为的,但是苏白的父母,距离解禀来说,年代实在是太过遥远的,而荔枝,那个很可能在复制那一男一女之前所走的路的女人,她留下来的布置以前在很久以前就开始着手的计划,越是让人接近,就越是让人胆战心惊!

海梅梅在此时慢慢地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

他不傻,且他其实真的很聪明。

辰光看着蹲在地上抱头的海梅梅,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忍之色。

其实,人间最大的酷刑,不是对身体的折磨,而是把人内心之中一件又一件的事物慢慢地捏碎掉。

解禀这时候仿佛对海梅梅不是那么感兴趣了,他一个人单独面对着外滩,江对面的大厦荧光屏上闪现出“上海欢迎你”的字幕。

恍惚间,解禀忽然觉得自己的老板很可怜,他丝毫不介意自己老板对自己的那一巴掌,甚至因为这一巴掌,他越发觉得自己老板可怜了。

证道之地,对于绝大部分即将突破的高级听众来说,是埋葬自己弱点的好地方,自己的老板不是没想过对荔枝的单相思是他的弱点,所以他一开始是打算将其埋葬的,这样子以后,他将不再抱有幻想,但是荔枝那一句“你也配”加上撞毁了梁森的墓碑,使得最后梁森埋葬下的是自己的随遇而安,反而真正的弱点没有埋葬下去。

而这,其实从“你也配”那时候开始,其实就已经埋下了伏笔了,正是因为没能埋葬下自己的弱点,所以在那一晚,当“荔枝”出现,引起了广播的注意,梁森主动追了过去,却最后空手而归。

要知道,以梁森的性格以及他对广播的恐惧来看,他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拍广播马屁的机会的,但是梁森最终还是选择隔岸观火,没有真的出手帮广播追捕,算是消极对待了。

但如果那一次,梁森真的埋葬的是自己幼稚的单相思,那一晚的结局,很可能就不一样了!

自己的老板,是那么的懦弱胆怯,那么的小心谨慎,这么一个卑微可怜的人,却依旧被那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怎么能不让人心疼?

这边,解禀在发散着自己的心思,而那边,辰光陪着海梅梅一起蹲了下来。

“海哥,我最后问你一次,我真的希望你能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搞不清楚的话,如果哪天我出意外在故事世界里死了,我会死不瞑目,真的是死不瞑目!

已经有很多兄弟姐妹死在故事世界里了,他们带着恐惧,带着绝望,

如果这一切都是随机和平等的,那就算了,

但那些已经死去的兄弟姐妹们,却是被人算计的,还是被他们一心爱戴的大姐算计的,我替他们不值,他们死得不值,

真的……真的……真的好憋屈。”

辰光咬牙切齿地说道,

“海哥,当弟弟的最后一次求你,给弟弟一个答案,弟弟我也只求这一个答案,可以么?”

海梅梅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他在哭,

声音很细,

像是一个女人,

哭着哭着,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越发憔悴,

一个个画面在他脑海中浮现,上中学时对大姐的迷恋,以及家里总是出现的精品女人衣物以及高档化妆品,

到最后,

他默默地伸出手,掌心中出现了一张面具,

“哐当!”

面具自海梅梅手中摔落到了地上。

一个你最敬重也是认为世间最完美的女人,

她将你慢慢潜移默化地从一个男人变成一个“女人”,

同时,在坐火车之前留给你一张面具,

说,

你可以做我的影子,

而他,却觉得很开心,

非常非常的开心,

傻傻的,

开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