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她不是真的荔枝!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荔枝出现了,还是老位置,还是老画风,似乎连天空中慢慢堆叠起来的乌云都和上一次没什么明显的区别。

哦,还是有区别的,就是沈老头这个跑龙套的,上一次还成功地驾车撞到了苏白的普桑,但这一次苏白没给这个龙套发言和露脸的机会,直接连带着整辆面包车一起冰封住了,连一句台词都没给他。

曾几何时,话剧曾风靡全世界,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话剧也逐渐开始变成小众口味的小清新零食,不再成为娱乐方向的主流。

电影、电视剧等更具有视听冲击力和代入感的故事呈现模式更受众人的欢迎,而与之比起来,话剧就显得有些枯燥、简单,同时也让人觉得有些容易出戏。

此时,苏白就有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所在的位置,不是一个被广播高度克隆出来的一天,而是一个话剧舞台。

并且,是一家中学的话剧舞台。

粗糙、简单、抽象、单调……

小家伙、吉祥、和尚、嘉措、沈老头乃至于荔枝,于苏白来说,只是舞台里的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道具。

日复一日,枯燥无聊。

你能对一个道具产生多大的认同感和代入感?

苏白确实是有些自信过头了,其实在第一天的时候,他就大概猜出了广播类似于“一日囚”的戏码,但那时候苏白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撑个几十轮甚至是上百轮,因为苏白对自己那堪称变态的意志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但苏白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第一次,苏白醒来时拥抱着小家伙,那时候,苏白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有着想要借助着这里的虚假事物来慰藉自己的内心。

然而,人的感情毕竟不是源源不断的海水,它是有时效性且很是珍贵的,第二次、第三次,当苏白懒得再用情感慰藉也没有情感可以继续保持新鲜地慰藉下去时,虚假的东西,就逐渐开始在你眼里变成了面目可憎的玩意儿。

小家伙、吉祥、和尚等等一系列人物,他们是假的,哪怕他们很真,却的确是假的,荔枝的搅局,诸多的变数,让苏白完全不能保持一个宁静的心沉下来去思考和调理,这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出来的挣扎和排斥,大体,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感觉。

而现在,荔枝出现了,证明第一种可能是错误的,嘉措跟和尚之中,没有幕后黑手,而这对于苏白来说,今天的事情,或者叫今天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

可能,广播所要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吧,广播想要得到的,就是这种感觉吧。

苏白懒得去想了,因为很多时候,你想了很多,但是该做的事情,其实还是唯一,很多人都想做一颗蒲公英随风飘散,但醒来后还是得继续走上上班的地铁,生活如是,人生如是。

广播当初故意让血尸以一种极为狗血的方式让其妻子死在他面前却无能为力,但可能是为了追求所谓的故事性,所以这一招没同等地用在苏白身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广播看见苏白在经历了这么多接二连三地打击之下依然能够继续坚挺下去,也就觉得血尸的方式可能对苏白来说不适合,也因此,惩罚性的故事世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让你对你过去的人际关系网产生厌倦,让你对你的过去产生否定,让你对以前的你产生排斥,让你选择自我消磨掉自己的过去。

这个惩罚故事世界,不是让你去死,其实,真正的大恐惧,直接的死亡,还真的不能排得上号,世间万千苦痛,多种多样的苦难,有的是让人觉得生不如死。

每年自杀的人那么多其实就是最好的证明,显然,死亡不是最大的畏惧,而两害相遇取其轻时,一些人往往会觉得,死亡反而是那么的可爱,他们也庆幸,自己还有死亡可以去选择。

广播设计这个故事世界,是为了惩罚,惩罚的是那个真正的苏白,它让苏白在这个惩罚故事世界开始蜕变,了结一切羁绊,彻底地变成另外的一个人。

当一个人的性格轮廓被磨平,当一个人对过去的自己产生了背弃,那么,这个新生出来的人格,哪怕DNA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你还能认为那是和过去一样的人么?

荔枝出现了,苏白伸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和尚这个时候忽然转过头,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很是随意地准备自杀的苏白,一些话,按照以前和尚的性格,他是不会急着说的,因为和尚很会做人,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但是和尚也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今天结束,新的今天开始,那么他将重新变成一个“傻白甜”,一些话,现在不说,就没机会了。

“苏白,贫僧知道你受过很多苦。”和尚开口道。

苏白愣了一下,没急着敲碎自己的灵魂。

而这时,荔枝已经过来了,吉祥“叫”了一声冲过去,带着些许犹豫,但很快,荔枝手指一挥,吉祥血肉模糊地倒飞出去,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

而这时,无论是嘉措还是和尚,他们都是背对着正在向这里过来的荔枝,似乎根本就没把来势汹汹的荔枝当作一回事。

事实,的确如此,两个高僧都知道自己现在是个身份,他们可没有那种自己是克隆体是虚假的就怨天怨地然后爆发小宇宙打算杀回去灭掉本体取而代之的无聊中二想法。

苏白停住了动作,看着和尚。

“如果你想放弃,那么你以前吃过的苦难,就都白费了。”和尚意味深长地道,随即他就被弹开,没受伤,却被直接扫飞了出去,而小家伙则是从和尚手中落下,被嘉措接住。

“不管路途有多少条,最终,还是要走回你自己。”嘉措抱着小家伙说了这句话。

随即,嘉措也被弹飞了出去,小家伙落到了荔枝的手中。

荔枝看着苏白,目光微凝,因为她发现了很大的不对劲。

两个高僧没做抵抗,因为他们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自己做不做抵抗,都无所谓,而且荔枝不会杀听众,这是可以肯定的。

只是,明明两个人都被很没面子的像是拍苍蝇一样被拍飞出去,但是在拍飞之前,却还一本正经地对着苏白每个人都灌了一口鸡汤。

苏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荔枝,荔枝也在看着他。

随即,苏白还是掌心发力,自我消散的灵魂,

当自杀越来越开始成为一种习惯,当自我放弃越来越成为一种本能,苏白自己其实心里都清楚,这才是真正的酷刑和折磨所在。

每一次自杀,每一次的厌烦,其实就像是一种毒品,会让你越陷越深。

但,苏白还是选择了自杀。

……

“早。”

卫生间里,和尚一边洗着脸一边对苏白打招呼。

“和尚,喊上嘉措一起过来。”苏白言简意赅。

当和尚跟嘉措走到客厅时,发现苏白正坐在茶几边,茶几上放着一个本子,上面写的,其实就是上一次的今天和尚写出来的方程式。

只是现在和尚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苏白耐着性子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最后,苏白像是上次今天的和尚一样,拿着笔在“苏白”“吉祥”“房子阵法”这三个画圈的位置上重重地点了一下。

“我,吉祥,房子阵法,当这三个条件构成一致时,荔枝不会来掳走小家伙。”苏白说道。

而这时,似乎一切都是昨天的翻版,和尚跟嘉措最先感兴趣的,是自己的身份,他们又开始了自摸……

苏白耐着性子等着两个人自摸结束,中途还去领了快递,随后丢在了玄关门口。

等苏白回来时,苏白看见和尚跟嘉措都陷入了沉思,

“大白,上次今天的我,没有说这第二种可能如果成立的话,意味着是什么么?”和尚问道。

苏白摇摇头。

和尚苦笑了一声,叹了口气,“你应该叫上次今天的我把事情都想好了的,这样还能省事一些。”

苏白默不作声,等待着和尚的思考,这个方程是和尚列出来的,那么,只需要给和尚时间,他能想通且得到答案。

而嘉措则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苏白观察,并且道,“大白,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苏白深吸一口气,压制着自己内心涌动起来的不耐烦,道,“没什么感觉。”

“哦。”嘉措点点头,“只是觉得你真的不像你自己了,不单单地指实力上的变化。”

苏白没继续回应,他似乎不想和嘉措讨论这种事情。

小家伙还在卧室里睡觉,苏白这次没把他带出来。

终于,和尚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手掌拍在了茶几上,

“呼……贫僧懂了,这第二条结果一旦成立,最大也是最直观的可能只有一个,

那就是,

这个荔枝,

她不是真正的荔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