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真可悲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外滩,华灯初升,背景是绚丽的高楼霓虹,这是属于上海最灿烂也是最直接的名片,很多新人在这里拍婚纱照,到晚上这个点的时候,基本上每个适合拍照留念的地方都会被拍婚纱照的人所占据,偶有路人乱入,摄影师也会马上提醒你离开。

于中国人来说,别人结婚是喜事,哪怕人家态度再不好,自己心里再不舒服,也大多会选择克制给新人以方便。

只是,在此时,有两个男子,却一直站在角度最好的位置,后背靠在黄浦江边的栏杆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有不少摄影师提醒他们先走开,却都被他们直接无视,当摄影师的语气提高同时也变得很不友善时,这两个男人也依旧我行我素,到最后只能是摄影师们选择放弃和退避,他们毕竟是来帮客人拍婚纱照的,如果在此时打架也是触了客人的霉头。

“其实,有些事情我不信你没有看得出来,也不信你真的一点都察觉不到,事实上,你应该是我们这群孤儿之中,第一个发现大姐不对劲的吧?”

辰光感知着晚风不时吹拂着自己的发丝一边说道。

有时候,人不能迷之自信,越是聪明的人就越是会下意识地避开这种迷之自信的状态,尤其是听众,哪怕再细小的松懈也能让自己送命。

辰光见公子海还不说话,只得自己继续道,“你毕竟是距离大姐最近的一个人,同时也是大姐下心血最多的一个人。

其实,我理解你的心理,在我开始怀疑大姐和我们这些孤儿之间的关系时,我也陷入了一种自我痛苦和纠结之中,大姐的形象,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得让我甚至不敢去主动亵渎她,哪怕是稍微怀疑一点对我自己来说都是一种极大的痛苦。

但人总要面对,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我们都能直面死亡了,又有什么事情不能去面对的?

海哥,你为什么会变把自己变成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你的实力,为什么你现在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资深者,我一直以为海哥你会在我之前晋升成高级听众的,但你的实力这一年,没有进步,却只有退步。

这些原因,到底是什么?”

辰光继续问道。

海梅梅嗫嚅着嘴唇,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是辰光最气的一件事,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但是海梅梅还是油盐不进。

但是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些东西,又必须得从海梅梅这里得到!

海梅梅眼神有些闪烁,像是在犹豫,又像是在痛苦,或许,辰光有一句话说得确实是对的,作为和荔枝走得最近的一个人,他不可能什么都没察觉到。

“小光,大姐,就是我的全部,是我的生命,我为她做所有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

辰光单手握拳,他真的很想在此时将海梅梅的嘴给打烂,但是他还是克制住了,他的语气,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波动,生气,不是对荔枝,而是对海梅梅:

“海哥,你愿意傻,你愿意天真,你愿意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的头埋到坑里去装作什么不知道,但是你为我们想过没有?

你为孤儿院里的这些兄弟姐妹们想过没有?

他们本来就是孤儿了,他们已经很可怜了,但是他们有很多人,已经死在了故事世界里,而且死前,经历着惨痛的折磨和恐怖的纠缠!”

海梅梅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可以看出血渍,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胸口的起伏,却越来越大,显然是有些难以自抑了。

而这时,又有一个人走过来,

“喂,你们要占着这里多久。”

声音很不客气,也很冷,辰光扭过头,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却主动地笑了笑,示意对方可以站到自己身边来。

辰光在海梅梅面前是把自己当作海哥哥的弟弟,但是在普通人面前,他是神祇,在其余听众面前,他是高高在上的高级听众大人。

而面对这个陌生人的举动,已经说明他把这个陌生人当作了自己同等的存在。

解禀没有主动地站过去,而是目光微冷地看着海梅梅。

“你这人妖,还留在上海,看到你,我就觉得好恶心。”

海梅梅瞥了一眼解禀,没说什么。

而辰光则是脸色一变,站在了解禀面前,

“他是我哥。”

这是一种警告。

解禀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伸手指了指海梅梅,“你也有趣,认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当哥哥。”

“请你说话,最好放尊重点,我比你晋升高级听众可还要早一些。”辰光眼眸中的怒火也愈演愈盛。

“呵呵。”解禀摇了摇头,“抱歉,我很难做到,还有……”解禀伸手指着辰光,“你不是我那个朋友,他的威胁,我会害怕也会接受,但你,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你敢上来杀我么?就因为我对你哥说了几个正常人都觉得很理所当然的评价?”

辰光倒是没被解禀一激直接上去动手,

的确,

类似于苏白这种说动手就动手拉着一起互相伤害惹急了丝毫不在意广播惩罚的角色,确实是少得可怜。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做到这一步。还有,你过来,不是只为了嘲讽别人几句人妖的吧?”

毕竟都是高级听众,非要结仇,那总归会有机会一起分配到同一个故事世界的。

“我来,确实不是为了嘲讽他,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也值得我来嘲讽。”解禀不屑地拿出一张手帕擦拭着自己的金丝框眼镜,“我只是想来问一件事,但是似乎你想问的事情和我想问的事情一样。”

“兴许,不一样的。”辰光道。

“不,是一样的。”

解禀说了这么一个意味深长的话,同时走近了目光有些涣散的海梅梅面前,继续道,

“你真可怜,同时,你也真可悲。”

……

和尚的一番推论刚刚说完,苏白就笑了,他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和尚,“和尚,那我明天就杀你了。”

“随意。”和尚显得很是无所谓,他指了指自己,很是平静地道,“佛家都喜欢说自己这个只是一具臭皮囊,而贫僧现在,连灵魂都是假的,杀吧,杀了获得大解脱,也就只有在这个情况下,贫僧才能真的完全看淡死亡。”

嘉措在旁边很是不客气地拍了一把和尚的肩膀,

“七律,看你分析得头头是道的,别最后幕后捣鬼的真的是你吧?”

“如果这具克隆体是完全继承贫僧记忆的话,那还真不是贫僧做的。”和尚很确定道,“不过贫僧不确定是否有其余的因素影响,比如第二人格之类的,但这种事情出现在贫僧以及嘉措身上的概率,几乎小到可以归为零。所以,如果按照第一条路线推算的话,其实嘉措你,在贫僧眼里就是幕后黑手。”

苏白将小家伙抱起来,吉祥“喵”地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算了,别吵了,哥几个一起坐我车走吧,直接去机场,看那个女人会不会跟上次那样直接出来拦截我,如果没出来,那我只能明天对你们二选一了。”苏白确实接受了和尚的这个理论,如果这一次自己带着和尚、嘉措一起去机场结果荔枝没出现的话,那基本就可以确定,幕后黑手真的是出在他们二人身上。

只是,当众人一起上了车,苏白准备发动车子时,坐在后车座上的嘉措忽然开口道:

“苏白,我建议你明天可以继续带我们再出来试一次,如果这次荔枝没有出现的话。”

苏白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他听懂嘉措的意思了。

嘉措的意思是,这一次苏白和盘托出的一切,那么如果幕后黑手在嘉措自己或者和尚之中,那么很可能这次幕后黑手会选择不出手,如果这次荔枝没出现的话,其实并不能将第一条可能完全排除。

而为了保险起见,那就是让苏白在下一次轮回中,不要告诉嘉措跟和尚真相,直接带着他们以及吉祥和小家伙去机场,看看下一次,荔枝会不会出现,因为下一次的一天中,嘉措跟和尚的记忆还是会重置的。

当然,这一切还是建立在这次荔枝没出现的基础上,如果这次荔枝出现了,那么第一条推论路线也就是所谓幕后黑手论就能直接被证明是错误的。

当车子快开到机场航站楼时,一辆面包车又像是阴魂不散地开始自后面加速靠了过来,但苏白的目光还是死死地盯着前方。

当面包车冲撞过来时,小家伙被留在了驾驶位置上,而苏白则是瞬间出现在了面包车前,对着面包车挡风玻璃直接就是一拳砸了下去。

“嗡!”

一声脆响传来,整辆面包车在瞬间被完全冰封,连同在里面的沈老头,他的脸上还残留着震惊之色。

随后,

苏白的普桑在路边慢慢地停了下来,是和尚靠右停车了。

而后,

和尚抱着小家伙下了车,嘉措和吉祥也下了车。

众人一起向前方看去,

于航站楼上方,那道女人的倩影,

是那么的清晰和突兀,

她,

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