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幕后黑手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坐在沙发上,小家伙还是被放在他身边,他手里拿着一根烟,开始自顾自地抽着,哪怕小家伙现在就在他身边他也毫不在意了。

之前,在上一次之中,苏白自己杀了自己,也算是一次赌博,他在赌,就算是自己自杀,这个轮回也不会结束,如果自己自杀就结束了,反而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想来想去,似乎广播不会简单到以这样子一种简单的方式给自己以结束和突破口。

这一天,是真实发生过的,但是根据现实世界唯一论和主体论的原则,这不断循环往复的这一天,其实就是假的。

嘉措是假的,和尚是假的,小家伙是假的,吉祥也是假的,荔枝也是假的,

自己……

自己相对于现实世界来说,是一名高级听众,但是在这里时,自己是以记忆留存的方式进入了那一天中那时候自己的身体。

也因此,

换句话来说,苏白自己也是假的。

你苏白,只具备着超脱这里的思维,但你其实也是假的,承载着你自己的,是自己的灵魂和思维,所以,你的自杀,不会影响这个循环的继续下去。

上一次的自杀,一是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进入下一场的开始,这样子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见到和尚和嘉措,二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个猜想。

你死都不能算结束,死亡都不能给你带来终结,这似乎对于苏白来说,是一种外挂,就像是在玩一场极难的游戏,你的角色有无数条命。

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这款游戏,不是在折磨你手中的角色,而是在折磨着玩游戏的人。

日复一日的相同剧情,对于玩游戏的人来说是一种极其枯燥的东西,但是你不能离开游戏,因为游戏还没结束,就算是你想让自己控制的角色主动送死,却也换不来“game over”的提示。

这些东西表现在具体的方面就是:

上一次,苏白面对即将发生的剧情有一种极其浮躁的心态,抢先开门拿了快递捏碎然后回来就带着没醒的小家伙开车去机场,那时候,苏白的内心其实已经浮躁和不耐烦起来了。

而现在,小家伙就在苏白身边,苏白却还在抽着烟,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孩子。

因为自心里,苏白对这一天的人和事物,其耐心,其认同度,其感情,正在慢慢地被连续的重置给消磨掉了,而上一次的自杀,更是一种催化剂,甚至可以形容成一次巨炮轰门,彻底击垮了苏白对这一天的所有认同感。

苏白还记得第一次进入证道之地被徐富贵关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相当于这么长时间的禁闭,苏白还曾因此受不了主动接受黄泉水的引诱去自杀,而在这里,虽然一觉醒来必然有和尚、有嘉措、有小家伙有吉祥有所有人,但是他们的存在,他们的行为,他们的言语,却起到了一种比禁闭更为可怕的效果。

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刺激着你,都在折磨着你,慢慢地,你将在这里彻底失去执念,你将对一切都无所谓,在无尽的折磨之中,你将迷失或者断送你自己。

或许,这对于苏白来说,才是真正的死亡,而如果在恰当的时候,广播选择结束这次的惩罚事情,那么重新醒来的苏白,很可能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苏白了。

新的苏白将完全告别了对友情、亲情的执念,将摒弃之前所有的世界观,将淳透如白纸,或者说,心坚如铁。

旧的你已经在无尽的“一日囚”之中泯灭和葬送,新的你,只是一个被折磨到变形的灵魂重新继承了你的身体和灵魂。

于广播的视角来看,它曾经让血尸进入故事世界五分钟,回来时,其妻子正好死在了他的面前,这让血尸彻底暴走,主动放弃了一切的亲情和操守,仅存的,只是对广播的复仇怒火!

但正可能,这样子的血尸,才是广播所希望看见的,它不想自己辛苦种下的大白菜被所谓的感情给腐蚀,它不需要你有过多的情绪,只需要你不断地变强变强再变强。

而现在,借着这次的惩罚世界,广播也可能有着对苏白再改造的心思,让苏白,变成广播它想看到的样子,一个没有执念,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任何拖累累赘,心中只有自己的一个精神病人。

“苏白!”

和尚忽然呵斥了一声。

苏白夹着烟的手忽然一抖,他刚刚出神了,没看见嘉措已经坐在了自己面前,而和尚,早就坐在这里等待着了。

“我先把整件事跟你们说一下。”苏白将烟头掐灭,回头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自己内心之中升腾出来的不是一种温柔和呵护,而是一种对虚假事物的排斥和反感。

自己之前曾自信觉得可以扛下几十次上百次的轮回,但现在才是第几次?自己的内心竟然已经躁动到这个程度了么?

当苏白将整件事说完后,和尚和嘉措面面相觑,和尚伸手指了指自己,然后捏了捏自己的脸,“你的意思是,贫僧是假的?”

说完,和尚又笑了,“有趣,有趣,拥有着贫僧的完全记忆,也拥有着贫僧近似度极高的思维习惯的克隆体。”

苏白于叙述过程中,显露出过自己的半步高级听众的灵魂气息,也因此,嘉措跟和尚对此的确是相信了,他们并没有慌乱和紧张,恰恰相反的是,他们对于自己是假的这件事,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和兴趣,都开始了自摸起来。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苏白,脸上则是出现了一道黑线。

“咚咚咚……”

这时候,外面铁门那里传来的敲门声。

“是快递送来的沈老头的U盘么?”和尚问道。

嘉措会意,起身走出去,少顷,回来时手里拿着拆好的包裹,从中取出了一张U盘。

和尚点点头,看了看苏白,道,“大白,你越来越浮躁了,当然,贫僧不能因此指摘你什么,因为换做任何人被关在这‘一日囚’中,哪怕是贫僧,也估计比你好不了哪里去,而且你的意志力和抗压力也算是我们几个人之中最好的一个了。

现在,贫僧能做的,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分析。”

和尚取出了一张纸和笔,“就像是做数学题目里的二元一次方程一样,将已知条件标出来,将未知条件也设出来,互相对比一下,很可能就可以推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按照真实的那一天来看,列成的条件是:我+嘉措+吉祥+房子阵法=小家伙被掳走

按照你上上次的那一天来看,列成的条件是:我+嘉措+吉祥+房子阵法+苏白=小家伙没被掳走

再按照上次那一天来看,列成的条件是:苏白+吉祥=小家伙被掳走。”

和尚列出了这三个很简单的条件,然后继续道,“深度思考的话,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贫僧和嘉措之间,有一个是幕后黑手,如果想得简单一点的话,纯粹从字面关系上来看,其实也很清晰了。”

和尚拿着笔先在“我”“嘉措”两个词上画了个圈,随后又在“苏白”“吉祥”“房子阵法”上面画了个圈括起来。

“当贫僧和嘉措以及你苏白在一起时,小家伙不会被掳走,那可以说明贫僧和嘉措之中任意的一个人,是幕后黑手不想被你给发现身份;另一种可能就是你、吉祥以及这栋房子是一个条件,当你这三者在一起时,荔枝就不能过来掳走小家伙。

而认证这两个可能性谁真谁假,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再来一天就可以了。

这对于你来说,并不难,只是这是一场对时间的赛跑,因为贫僧也不知道你到底还能扛过几次轮回。”

和尚说着喝了一口水,道,“在明天,哦,也就是下一个今天时,苏白你将贫僧和嘉措一起带着走,加上吉祥、和小家伙以及你,大家一起去机场,看看到时候荔枝是否会出现。

如果荔枝没出现,就是贫僧和嘉措之间有一个人出了问题,这一点几乎就可以确认了。

那么,你再下一次时,可以选择我们之中你先偷袭杀一个,然后再像上一次一样带着小家伙和吉祥去飞机场,看荔枝是否出现,到时候就能确定到底贫僧和嘉措之中,哪个是幕后黑手了。至于杀谁,其实都无所谓的,先剔除一个坑,将两个未知变成一个未知,再看具体结果进行推论,就能一目了然了。

以你现在的实力,再加上偷袭的前提下,无论是杀贫僧还是杀嘉措,都应该不难。

不过你已经自杀了,随后又要开始杀贫僧和嘉措,这可能会让你陷入进一步的烦躁和认同感缺失的境地里去,这是一把双刃剑啊。

当然,如果下一次时你带着贫僧和嘉措一起像上次那样去机场,荔枝却依旧出现了,那就简单了,可以证明贫僧和嘉措都没有问题,那么问题的推论点就可以直接换一个思路了,无论如何,那时候,距离真正的答案,其实都已经无限接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