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广播的推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嗒嗒……嗒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吉祥的毛发全部竖立起来,做好了攻击态势,这还是苏白印象中吉祥第一次这个样子,以前这只猫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很云淡风轻,当然,那也是因为以前自己还很弱,吉祥跟着自己时所遇到的所谓情况以吉祥的实力层次来看,确实有点像是小朋友打架一样,吉祥当然提不起兴致。

而当自己的实力也即将进阶(按照这一天的实力划分)高级听众的时候,自己所接触以及所面对的东西,也随之水涨船高了。

且或许正是因为随着自己实力水平的提升,自己也开始逐渐伸手去撕开笼罩在自己身上的迷雾,自然而然地开始触动那些东西。

吉祥很紧张,也很愤怒,它不说话,但这个时候也完全不需要说话。

和尚跟嘉措没能听到夹杂在雨水之中的脚步声,因为他们实力没到那个层次,但那种有点不舒服的感觉却感受到了。

真实的那一天中,嘉措跟七律就坐在客厅里喝茶,两个人只是都察觉到了一丝不安,随后意识过来去卧室查看时,发现小家伙和吉祥已经不见了。

苏白站在这里,面对着落地窗外,外面,是黑压压的雨幕,但苏白仿佛看见一个身影,正在一步一步向这里走来。

对方很自信,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无视了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因为对方没有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只要是拥有达到高级听众的层次的人,都能清晰地感知到他的靠近。

那一次,七律和嘉措当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进入,并不是对方刻意避开了他们,这就像是一个正常人走路时脑子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跟地上的蚂蚁说“让让,我来了”。

“哗!”

一道闪电出现,将整个客厅瞬间照得一片惨白,仿佛有厉鬼已经进入了这里,但是苏白还是没动,他能够感知到,对方,还在外面,甚至,还在屋外!

而且,

对方停住了脚步!

“轰!”

一声巨响传出,那道闪电之后的轰鸣声传来,光的传播速度比声音快很多,但那个人的气息,却在这一声惊雷之中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一开始,对方像是一盆冰水,而现在,对方像是沸腾的开水。

苏白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似乎对方遭遇了麻烦,又或者是对方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再看看时间,五点早就过了,现在快到六点了。

苏白记得那天和尚说过,小家伙和吉祥被掳走的时间差不多是在五点半左右,

现在,

已经延误了!

为什么会延误?

是因为,我在家里么?

无数种可能正在苏白脑海中盘桓着,因为这对于苏白来说,都是假的,苏白想要拦住对方掳走小家伙,明知觉得不可为而为之,是要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但是既然广播给自己这个惩罚,那么自己总不能就傻乎乎地接受惩罚什么都不做。

能够在这里哪怕多获得一些讯息,也都是极为重大的收获!

因为这一天,似乎涉及到了好几位大佬级听众,同时,还牵扯着自己那对便宜爹妈和荔枝之间的博弈。

虽然自己是棋子,但正如证道之地那位所说的,广播已经给了你他们不能直接杀你的机会,不管你之前被蹂躏得有多凄惨,他们毕竟不能杀你,等于就是你有足够的机会可以等到自己强大起来去反杀他们。

吉祥绷紧的状态慢慢地放松下来,外面的雨势似乎也小了许多,苏白也能察觉到对方的气息好像从之前的斑驳沸腾到现在慢慢地颓废,渐渐地,开始不可察觉了。

客厅里的挂钟,在此时走过了六点。

恍惚间,苏白有些不能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对方居然就这么离开了?

因为自己待在客厅里,因为自己在家里么?

似乎,

真的只剩下这个解释可以说得通了。

因为这个家,阵法没有丝毫改变,嘉措跟和尚在真实的那一天里也是在家里,吉祥和小家伙也是在家里,

这一天和真实的那一天,唯一发生的变化点就在于,

苏白自己在家里了。

双拳,在此时慢慢地握紧,这一刻,一股巨大的愧疚感开始充斥苏白的心间;

是啊,

原来,

那一天只要自己没自以为是地出去瞎晃,

自己没有闲得无聊去找颖莹儿,

自己没有自我膨胀得给沈老头找自己报仇的机会,

只要自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

小家伙,

就不会丢!

苏白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外面的雨,越来越小了,闪电和雷声也越来越远,一场交响曲,在最高潮时,它忽然戛然而止。

但给苏白留下的,是深刻的自责。

事实,已经说明了,但凡那天自己这个当爹的是留在家里陪儿子,儿子就不会出事。

该死,

混蛋,

苏白在心里咒骂着。

他倒是希望荔枝这时候直接出现,然后当自己拦在她面前时,她以摧枯拉朽般的力量优势将自己击飞出去,在自己怒吼和咆哮中,踩着自己,将小家伙掳走。

因为这是假的,苏白知道这是假的,他只是需要一种情感上的慰藉和发泄,

但它又是真的,它又确实是真的,

以广播的全知全能,它的确能够完美地复原那一天的所有情况,正如《楚门的世界》那样,楚门自小生活在一个被构造出来的环境之中,但那个范围,也就是一个小镇而已。

但广播,它完全可以轻松地制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上海,甚至,一个一模一样的中国、亚洲……乃至于……整个地球!

于广播来说,它可以完美地复制出那一天苏白所能接触到的一切,而且这一切,也都是那一天里真实发生的事情,细微到一缕微风都不会改变其走向,唯一的变数,就是苏白!

最重要的一点是,广播不光是可以模拟克隆出那一天的一切,广播还会赋予这里的人和事物以本来的思维轨迹继续运行下去的能力,这些人,包括荔枝、和尚、嘉措等等所有的人,他们其实都是按照广播对他们的计算和平时数据处理,以得出他们会在苏白这个唯一变数干扰之下会做出的任何决策和行为。

换句话来说,

在这假的一天中,荔枝最终没有出手来掳走小家伙,

就是因为苏白今天在这里!

正是因为苏白在这里,所以广播模拟出了荔枝的思维和行为,所以才出现了这迥然不同的结局!

这是事实,是广播推演出来的事实,这其中,很可能还有因果的推算在里面,就算研究因果的人再怎么陷入自我膨胀之中,他们都不会认为自己会有和广播一比的资格。

苏白双手插在自己头发里,低着头,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恍惚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都是我的原因么?

是我的原因?

原来这件事,是可以改变的,改变的理由,仅仅是需要自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就可以了!

苏白的双臂在颤抖,嘴巴微微张开,目光也有些涣散,

事实上,苏白都已经做好了荔枝击败自己从容地在自己面前掳走小家伙的心理建设,甚至也做好了这一天,反反复复被上演的准备,

但第一天的结果,却等于是给苏白刚刚压下去的悲痛再撒了一把盐,不,是撒了硫酸!

你自己的儿子,你没保护好,这就是你的责任!

你口口声声地说爱他,说他是心里最后一块柔软的自留地,

但你那天为什么要出去,

为什么要去给那个该死的沈老头找你报仇的机会,

为什么要去找颖莹儿调情,

你为什么就不能安安生生地待在家里像是今天这样子陪儿子搭积木看动画片!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和尚和嘉措面面相觑,苏白此时的这种表情,让他们都有些无所适从,而吉祥,也是有些忧虑。

“粑粑……粑粑……”

本来坐在地毯上的小家伙用手扶着沙发,踉踉跄跄地来到了苏白跟前,一头栽入了苏白的怀里。

“粑粑……粑粑……”

苏白抬起头,看着自己面前这张可爱稚气的脸,一时间,百感交集,

是我从故事世界将你带出来,

我答应过你会好好保护你,也和你说过,如果我先死了,但至少我会做到对你无憾,

但对不起,

是我没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小家伙被苏白抱入怀中,苏白抬起头,目光在嘉措跟和尚以及吉祥身上扫过一遍,

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如果自己推断没错的话,

自己明天,应该怎么办?

哪怕今天小家伙没被抢走,但是明天又是一个新的今天,自己如果继续在房子里,对方依旧会像今天一样她不会来,那么明天也会像今天一样过去,

如果自己不待在屋子里,对方就会出现,小家伙就会被掳走。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逐渐扭曲在了一起,成了一个死结!

意思就是,如果苏白想要获得更多信息,只能离开这里,但自己必须坐视在这一天中小家伙被掳走!

明天的今天,

我该怎么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