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如临大敌!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是重播,这部剧刚刚创造出了一个收视率狂潮,其实如果不是提前在网上泄露出去的话,收视率应该会更高。

小家伙坐在沙发上的地毯上,正在玩着积木,而苏白则是充当一个大魔王,每次都假装帮小家伙一起摆积木然后故意使坏,让积木歪扭起来最后倒了下来。

不过小家伙却乐此不疲,每次积木倒下来时他就张开嘴捂着嘴巴很是惊讶,但很快就重新开始搭了起来。

苏白是清楚小家伙的早慧,当初在《僵尸先生》故事世界时,小家伙曾主动爬到妖穴里救自己,现在虽然看似时父与子的游戏,但估计可能儿子故意陪老子玩的概率比较大。

沈老头,应该在附近转悠着吧,苏白想着。

那一天的正常节奏是自己迷之自信,出去故意卖破绽给沈老头,顺便去找了下颖莹儿调调情,到最后将沈老头打爆扛着秦兵尸体回来,而自己的老家,已经被人抄了。

那一天之所以成为苏白一辈子中最痛苦的一天,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在于自己当时不在场,如果自己当时在场,甚至是和嘉措以及和尚一样都坐在客厅里什么都没发觉,这种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当自己的孩子被掳走时,自己这个当父亲却在外面鬼混,苏白自己都很难原谅自己。

这是一种愧疚,也是一种遗憾。

所以今天,即使是假的,自己也要留在这里,他想等,等到那个女人出现,然后就在自己面前,将小家伙掳走,自己是否能阻止得了,这里得打个问号,甚至连问号都不需要,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确实太大了一些,但这并不妨碍苏白坚持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哪怕这一天,重复十次,一百次甚至更多次,苏白觉得自己都会一直这样坐着等下去,只要这一天还在重复,那么在这每一天里,苏白都必须要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当然,现在的感觉是这样,至于真的一百次之后到底会怎么样,苏白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应该会饱受煎熬,一次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被别人掳走。

“哇哦。”

这时候,小家伙的一声欢呼一声,没有这个恶魔爸爸的捣乱,所有积木都被他搭起来了。

而这时,在老方家外面,有一个身穿着黑色外套的人正站在拐角处,冷冷地看着老方家的家门。

快递明明已经送进去半天了,但是除了一开始开门拿快递的和尚露了一次脸,之后这个屋子里就再也没有人出来过。

沈老头清楚,苏白在屋子里,但是他如果铁了心不出来,沈老头也毫无办法,他的强化路线其实和胖子有点相似,对于阵法也多少比同级别其他听众多了解一些,虽然他现在夺舍了一具秦兵肉身,导致他现在放弃了以前的法术,只能靠肉身来战斗,但眼光和见识还在,这栋屋子里隐藏着可怖的阵法,他不能直接闯进去。

而且屋子里据说有四个人住,这四个人都是资深者,自己一旦硬闯进去,到时候除了苏白以外另外三个资深者也能对自己出手,因为自己侵犯了他们的家,他们有理由出手。

哪怕现在夺舍了秦兵肉身,沈老头觉得自己在实力上很自信,却也没有自信过头到可以一个人一挑四的地步。

当然了,沈老头并不知道,屋子里,还有一只黑猫,而黑猫对于任何敢侵犯小家伙生活区域范围的一切生物都是零容忍的态度,且这只黑猫的实力,相当于一名高级听众!

“该死,你怂了么,不敢出来了么,不敢出来了么!”

沈老头咬牙切齿地低吼道。

自己的仇人就在面前,夺走了自己的本命法器,害自己在地底下被关押了这么久过了这么长时间人不人鬼不鬼吃人肉喝人血的生活,这口气,他怎么可能咽得下?

沈老头觉得苏白可能是怕了自己,但他并不清楚,今天的苏白不是怕他,而是根本选择无视了他,当得知老虎即将下山狩猎时,谁还有心思先在家里打苍蝇?

如果是以前,苏白或许有想法找沈老头试试手,又或者尝试一下自己是否能够在拥有高级听众的半状态下更轻松地虐虐沈老头,但唯独是今天这个日子,苏白真的没有丝毫玩乐的心思,也确实根本玩乐不起来。

天,莫名地开始阴沉了下来。

沈老头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手指,

“要下雨了么?”

……

屋子里,苏白也透过客厅的落地窗看见了外面的天色。

天已经阴沉了下来,空气中的湿度也在不断地增大,在这个梅雨季节,忽然性的下雨是很常见的一件事,但今天的这场雨,对于苏白来说,格外地不寻常。

哪怕是现在,苏白还清晰地记得在那个雨夜,自己回到家里发现小家伙被掳走时,自己到底是如何歇斯底里的。

压抑,沉闷,愤怒,

就如同此时黑压压的天色。

苏白站起身,负手而立。

目光在客厅里的挂钟上扫过,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快了,真的应该快了,差不多,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吧,

那时,雨会下到最大,雷声也是最大。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回过头,苏白看见吉祥匍匐在小家伙身边,当苏白目光看过来时,吉祥也果断地和苏白对视。

这只猫预感到苏白身上的不对劲,也预感到了苏白今天对小家伙时的不对劲,也因此,它似乎猜到了什么。

换做以前,苏白在陪着小家伙时,吉祥都会选择离开做自己的事情,或晒晒太阳或看看画,因为它觉得苏白在小家伙身边时,苏白会竭尽全力保护好小家伙,所以也不需要自己多担心,而且,苏白毕竟是小家伙的父亲。

但这一次不一样,苏白在客厅里陪着小家伙玩,吉祥也是在旁边看着,而且,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

这让苏白不禁想到了吉祥神魂恢复后对着黄泉水下的墓碑杜鹃啼血般的嘶叫,能让一只敏感的猫变得这么愤怒和歇斯底里,那来自背后信任的一刀,该是有多狠?

和尚和嘉措除了上午出来了一下其余时间都在屋子里研究佛经或者是研究其他东西,这时候两人也走了出来,天要下雨了,而且隐约间从远处已经传来了雷声。

按照和尚的说法,世间千万景,大多一尘不变,唯有雷雨天,才是独一无二的,而嘉措深以为然,也因此,每当雷雨天时,两个僧人都会对坐在一起,一边品茶一边品味雷雨。

以往,苏白是懒得凑这个热闹的,俩僧人玩曲高和寡,他可懒得参合,但是今天,苏白一直安安稳稳地坐在客厅里,从吃午饭到现在,小家伙他都放在身边。

和尚默不作声地泡好了茶,嘉措在旁边等候着。

少顷,茶泡好了,和尚将茶水分别递给嘉措和苏白,三人都坐在沙发上,没人说话,外面的雷声,则是越来越大。

雨,开始落了下来,沉闷的氛围里终于得到了一种宣泄,且雨开始越下越大,就如同一场交响乐,被推动到了高潮部分。

苏白继续喝着茶,目光不时地看向窗外,和尚和嘉措对视了一眼,和尚道,“大白,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可以回避。”

“没事。”苏白笑了笑,和尚跟嘉措回避不回避,没什么区别,那天这两个人也是坐在客厅里喝茶,吉祥和小家伙在卧室里,两个僧人只是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但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卧室里的小家伙和吉祥都已经不见了。

和尚点点头,继续坐了下来。

嘉措也是闭目养神。

一些东西,不需要过多言语,但那种弥漫在苏白身上愈发紧张的肃杀氛围,却是那么的明显。

“轰!轰!轰!”

雷声轰鸣而起,仿佛炸雷就在耳边轰动!

小家伙拍着手,显得很是兴奋,他是不怕打雷的,毕竟虽然他看起来很小,但是他的生活经历却一点都不匮乏。

雷声和雨声之中所蕴藏着的来自大自然的生命力,小家伙作为灵童反而是感知得最清晰的一个,哪怕心境上已经完全是高级听众的苏白也都没办法与之媲美,有些东西,毕竟是得天独厚的,嫉妒不来。

“嗒嗒……嗒嗒……”

外面的雨声中,似乎夹杂着一种不纯粹的声音,像是雨靴踩在了地板上。

吉祥忽然从之前匍匐的状态中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落地窗外尾巴竖起,张开嘴,

“喵!”

和尚和嘉措有些讶然地对视了一眼,一直到苏白也站起身,将小家伙抱起来时,两位僧人才终于明白到将会发生什么事,而苏白一整天在家里的不寻常现在都可以很好的解释清楚了,

因为这一天,

苏白都在……

如临大敌!

“嗒嗒……嗒嗒……嗒嗒……”

越来越近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