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一天的,开始!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在广播说台词的时候,苏白其实早就已经被白光传送进故事世界了,这是惩罚性质的故事世界,广播可不会那么人道地给你准备时间,甚至也懒得和你废话,哪怕苏白现在勉强算是一个广播旗下的半公务员性质,但该受惩罚是受惩罚,跑不掉的,也不可能给你开先例。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毕竟广播至少目前来看,是严格地教条主义者,但实际上,你帮广播做事,拍广播马屁,不停地刷好感度,效果有没有?

有,而且是绝对有!

广播会在规则允许的前提下,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将给你的优待展示给你。

当然,苏白这种杀了一个资深者另外诱杀了另一个资深者的因果太重,所以哪怕现在自己当了公务员,苏白也没丝毫觉得可以有懈怠的心思。

正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自己哪怕死在了故事世界里,那么广播完全可以克隆出一个自己,反正只需要你一直躺在棺材内,甚至徐富贵躺了二十年,他到底是生是死,苏白也不确定,广播想要克隆你出来,哪怕没办法百分百克隆出你整个人的精气神,但是应付一下证道之地里枯燥简单的事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白光消散,

当苏白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一切陈设,都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就是在自己的家一样,

很快,

苏白就发现,这里确实就是自己的家。

而且,在自己身边,小家伙正嘟着嘴蜷缩在自己身边呼呼大睡。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卡通吊带童装,小屁股蛋子露在外面,身上的皮肤光滑细腻得很,就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确实惹人喜爱得紧。

苏白低下头,在小家伙的额前轻轻吻了一下,唇间,感知到了小家伙身上的温度,这一切,仿佛是真的。

但苏白心里其实清楚,这一切,都是假的。

自己这是在幻境里?

又或者,

这个惩罚故事世界,其实就是这样子的一个幻境?

类似于解禀那种幻术大师,也是专攻幻术的强化者,他们的攻击手段就是将人的思维强行扭曲带入自己所营造的虚拟世界之中,但广播没必要这么玩,因为广播可以制造出故事世界,故事世界里的一切,和现实世界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后者没有前者那么夸张而已。

但即使是幻境,即使是惩罚故事世界,于苏白来说,能够再静静地看着小家伙,也是美好的。

伸手,将熟睡的小家伙抱起来,哪怕走出了卧室门,外面就是地狱,那么苏白宁愿小家伙在自己怀中的感觉能够多延迟一会儿,哪怕只是延迟一秒。

人们买假名牌,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现在的苏白,明知道是假的前提下,依旧想要多感受一会儿,这或许,就是假的存在给人带来的真的意义上的精神慰藉。

抱着小家伙出了卧室,和尚正在卫生间里洗漱。

苏白眉头微皱,他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当然,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自己应该是回到了以前自己生活的某一天中,但具体是哪一天,苏白不清楚,至少现在还不确定。

下意识地找手机,苏白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手机不知道被自己放哪里去了。

“你怎么了?”

和尚一边擦脸一边走出了卫生间,

“孩子还没醒?”

“没醒呢。”苏白说道。

和尚觉得今天的苏白有些奇怪,孩子没醒抱出来做什么。

客厅落地窗外的院子里,吉祥正匍匐在院落中晒着太阳,当它看见苏白不让小家伙好好睡觉还抱着出来时,显得很是不满,但苏白毕竟是当爹的,吉祥也就用尾巴扫了扫地面,也没继续做什么。

“咚咚咚……”

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和尚走出了玄关去外面看情况。

苏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家伙被苏白放在自己膝盖上。

不一会儿,和尚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裹,“快递,好像是给你的。”

苏白看到这个快递盒子,记忆一下子浮现了出来,这快递盒子里应该放的是一个U盘,是沈老头在西藏地底下用手机拍的视频,他夺舍了一具秦兵肉身,这是来找自己报仇了,而这份U盘,就像是古代的战书一样。

这是那一天的时间!

在那一天,小家伙和吉祥就在家里,被荔枝给抓走了,再之后,吉祥神魂破碎肉身崩溃奄奄一息地被驼背老者抓走当试验品,而小家伙则是完全的生死不知!

苏白的双手在此时下意识地颤抖起来,面部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僵硬,这一天的雨夜,对于苏白来说,是一场噩梦,也是一场自己在潜意识中都下意识回避的痛。

在这一天之前,苏白还有幻想,至少在心底还有一块属于自己和小家伙的自留地,但是这一天之后,一切的幻想都破碎,一切的苟且都成了笑话。

不光是那一男一女没放过自己,还有一个荔枝,也加入了这一场游戏,

在这个大鱼吃小鱼的游戏里,苏白自出生时就开始被玩弄,一直到了现在,玩弄自己的人群竟然还扩大了一个。

这一天之后,苏白本想着去杀苏余杭和自己母亲的全家,最后放弃了,而后去了一个海岛,在岛上进行了三个月的自我折磨训练,因为在那时候的苏白看来,也就只有靠这种身体的折磨,才能让自己暂时忘却或者叫淡忘一下小家伙离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伤痛。

“苏白?苏白?苏白?”

和尚连续喊了苏白三声,因为他发现苏白今天的状态真的很是奇怪。

“嗯。”苏白应了一声,下意识地从茶几上抽出一根烟,但看了看还躺在自己膝盖上熟睡着的小家伙,还是将烟给放了下来。

虽然苏白知道小家伙不是真的,这里也不是真的。

“你的快递?”和尚将快递递给了苏白。

“我一个仇人寄给我的,你可以当恐怖片看看,里面是个U盘。”苏白将小家伙放在了沙发上,自己站起身,看向了窗外。

傍晚时天会下雨,而且是很大的雨,然后荔枝会出现,将吉祥和小家伙抢走。

这个惩罚故事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苏白没有听到广播的开场解说,所以对这个惩罚故事世界的本质,还没有真的确定下来。

因为对于广播来说,当你发现这是一个无法改变且不停循环的一天时,也是一种大折磨,广播可舍得不将这个故事性给取消掉,一旦事先告诉苏白,那么无疑少了很大的一个看点,同时也给了苏白很充足的心理准备和建设时间。

和尚拿出了一台笔记本,将U盘插了进去开始了播放,笔记本里传来了阵阵刺耳的笑声和摩擦声。

“和你有仇?”

“有仇,不过我今天不打算出去了。”

苏白很干脆地说道。

“呵,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和尚问道,按照往常的话,如果有人来寻仇,按照苏白的脾气和习惯,他估计会主动走出去给那个人找自己寻仇的机会,但这一次,苏白却主动留在家里并且说了不打算离开这个家的打算。

“得改改。”苏白敷衍道。

“对了,阵法我改过了。”和尚说道,昨晚胖子离开了,这个阵法自然需要改动一下,因为沉迷于因果的胖子确实很让人难以捉摸,再加上之前这个阵法是胖子主持布置修改的,所以和尚得改一下,否则不得安心。

“哦。”苏白还是很敷衍。

和尚笑了笑,他是觉得苏白今天真的很奇怪,但既然苏白不打算说出了什么事儿,和尚也就不去多问了,这一点为人处世的规矩,和尚还是懂的。

苏白记得那一天,自己已经出去了,先去了颖莹儿那里,两个小小的调了一下情,之后沈老头出现,自己和沈老头打了一场,把沈老头给打趴了下去,后来才知道沈老头其实算是胖子给苏白的告别礼物,借着沈老头复仇的名义给苏白送来一具秦兵尸体。

这时候,嘉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在客厅时对苏白笑了笑。

此时的嘉措还没开始真的去体验生活,还是一本正经地样子。

嘉措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一大口,然后在苏白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嘉措忽然道:

“大白,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有点不一样了?”

“不一样?”苏白有些不解地问道,“哪里?”

“气质。”嘉措指出来,“你整个人的气质,变化得太大了,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比起来,我觉得昨天的你真的好稚嫩。”

“意思就是现在的我就是老油条了?”苏白反问道。

“差不多吧。”嘉措很是认真地盯着苏白,显然,他还在沉思自己的问题。

“多体验一些人生,就能多懂一些道理。”苏白随口道,这也是他自己的感悟,自己之所以能在广州顺利晋升高级听众,金子最后的帮助是一方面,自己失去小家伙后经历了大悲大痛和折磨,其实也是真正地磨砺了自己。

“哦。”嘉措听了苏白的话,若有所思,“体验……人生么。”

忽然间,

苏白看向了嘉措,

嘉措被反看得有些不明所以,道,

“怎么了?”

……

PS:嘉措,绰号(佛爷)

七律,叫和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