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天很大!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舞池之中,男男女女,疯狂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动感的音乐节奏将人体内的躁动因子全都激发出来,这里是激情碰撞的区域,这也是空虚放纵的场所。

白天,或许他们是西装革履的白领,又或是咖啡厅的服务生,甚至可能是附近寄宿学校偷偷跑出来的学生,在此时,都掀开了自己本来该佩戴的面具,尽情地放纵和宣泄。

当然,其中有一些人似乎嗨过头了,那是刚磕了药,正在配合着动感的音乐体验着“冲上云霄”的感觉,你就算让他们现在停下来他们还真的很难停下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在舞池的西北角位置,现在无疑吸引着大部分人的目光,一个肤色黝黑的高瘦男子正在尽情地舞动,他跳的不是大家习惯性扭动的舞蹈,而是可以清晰地看出来有浓重的民族舞的成分,但他跳起来给人感觉却一点都不俗套,反而与节奏的契合度堪称完美,给人以一种美的感受。

当一曲结束时,高瘦男子也停了下来,四周有不少人对着他鼓掌欢呼,也有美女主动递上来酒杯,这可不是舞厅的公主,事实上这几个主动上前的女人身上的衣服以及首饰都能够看出其经济实力之硬,哪怕是在舞池之中,四周也没多少男性敢去触碰和搭讪她们。

男子却很不解风情地从人群中出来,一个人坐到了角落里的位置,端起面前自己之前点的冰水,但是在一曲结束后回来,冰水里也没冰了。

“叮咚……叮咚……”

一只纤美的手将两块冰投了进去,随即,对方坐了下来。

手,很美,不亚于职业手模,但这个人却是一个男儿身。

嘉措端起冰水,喝了一口,冰块也在他嘴里咀嚼着,发出着脆响。

“我没记错的话,其实我和你,并不熟。”

面对公子海时,嘉措并没有显得多么熟络,因为也确实没必要多熟络,以前四人住在一起时,胖子才是交际花,而嘉措的性格跟苏白很相似,都很孤僻,也懒得在听众圈子里热切地交朋友打关系。

“真的是凑巧。”公子海伸手指了指远处,那里坐着一桌人,两男两女,居然都是听众,而且都是资深者。

“嗯。”嘉措点点头,这个态度就是不想聊了,也不想去和那边的听众打招呼,佛爷,可是一向高冷得很。

“有点不对劲了。”公子海微笑道,“你不是在入世体验红尘花花世界么,我怎么感觉又变回了以前的你?”

“你在观察我?”嘉措显然是品出了公子海话语中的深意。

“上海,说大很大,人也很多,但听众的数目,真的不多,能够让我觉得有趣和注意的听众,自然就更少了。”

公子海伸手从侍者托盘上拿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

这话的意思,就像是在说,我观察你,是看得起你,你应该觉得很荣幸。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嘉措问道。

“去打个招呼吧。”公子海说道,“这几个也是上海本地的听众。”

但嘉措还是摇了摇头,“不想去。”

“既然是入世修行参悟红尘,就得多做一些自己以前没做过的事情,多体验一下自己以前没体验过的生活,你之前这个月里,不也都是这么做的么?”

嘉措又喝了一口冰水,道,“这话,你姐姐来说很正常,但你在我面前说,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可笑么?”公子海丝毫不在意嘉措话语中说自己狐假虎威的嘲讽,只是淡然道,“其实,道理都是很明显也是很清晰的,但能真正理会其中意思为此哪怕不惜改变自己的倾向的人,很少很少。”

“你的话,今天有些多。”嘉措有些疑惑道,“这让我很奇怪。”

此时的公子海,在嘉措看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刚刚有什么喜事儿忍不住跟另一个小孩子来炫耀,但却不方便说,有点憋着。

“你们几个,还住在一起么?”公子海抽出一根细烟问道。

嘉措摇了摇头,“你既然在跟踪我,那么你应该早就清楚了。”

“胖子不在了,苏白也不在了,屋子里,就你和七律和尚了。”公子海沉吟道,“胖子到底在哪里,我不知道,他故意把自己消失在了听众圈子里,但是苏白去了哪里,我知道。”

“呵呵。”嘉措笑了笑。

“他,估计回不来了。”公子海说道。

但是公子海却发现佛爷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依旧显得那么的平静。

公子海这阵子对佛爷观察得很紧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越发觉得佛爷今天有些不正常,和他之前一两个月的表现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分分合合,很正常。”

佛爷站起身,他要离开这里了。

只是,一直到走出舞厅门外,佛爷发现公子海居然还跟着自己,对方似乎不觉得他自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一样。

这个娘娘腔的脸皮,还真是厚啊。

舞厅大门对着公路,前面就是一座天桥,天桥两边有不少小摊贩,卖水果和小吃,于上海这座城市的闹市区里出现这样子的一群打游击的摊贩队伍,也是难得,所以也吸引了不少附近下班或者散步的市民来买些小吃食。

嘉措在一家关东煮小贩面前停了下来,伸手从其手中接了一个一次性塑料纸杯开始往里面选取东西,夏天的天桥上,微微泛着凉爽,关东煮的生意自然不比冬天,但也不算怎么差了。

公子海还是站在嘉措身边,还是很好奇地盯着嘉措,他觉得嘉措今天很怪,真的很怪,好奇心会害死猫,而且这是在现实世界里,对方总不能因为自己好奇心重而对自己出手,所以公子海也无所谓这般没羞没臊的。

一个男人,敢无惧世俗目光将自己当作女人,其实已经说明其心理承受力之大了。

“我说佛爷,您是放弃了么?”公子海问道,“放弃入世体验的法子了?”

“多放点辣椒,谢谢。”

佛爷将纸杯递给了老板,老板算了钱,又给纸杯里加汤和加辣椒。

重新接过纸杯,佛爷一边吃着一边转过身看向公子海,“为什么觉得我放弃了?”

“因为今天的你,和之前两个月的你,完全不一样。”公子海继续道,“之前两个月的你,就像是一个小阿飞一样,但今天,我感觉你恢复正常了。

So,就剩下两种情况了,一种是你已经成功了,另一种是你已经放弃了。”

“那为什么你不觉得我成功了呢?”佛爷问道。

“因为你这种强行体验生活的方法,很幼稚。”公子海不喜欢吃关东煮,事实上,他对食物对化妆品等等方面都很挑剔,“我姐坐火车离开前,曾和我谈过很多,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找个地方喝杯咖啡,我可以跟你分享。”

佛爷不置可否,拿着纸杯,面向着天桥下方的人群,四周人来人往,也有不少人驻足下来买小吃,人还是很多的。

“荔枝说的,也不一定是对的。”嘉措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但以她的高度,所看见的风景肯定是和我们现在不一样的。”公子海强调道。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需要了。”佛爷还是拒绝了,“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路,而且,我体验生活也不是为了改变自己,体验,终究只是体验,如果说因为体验生活反而改变了本来的自己,那才是真正的舍本逐末。”

“那你这两个月的时间,就白费了?”

“我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你之前说的那个可能,就不能是第一种可能呢?”

“呵呵。”公子海吐出一口烟圈,笑了,这次笑得很大声,也很夸张,一边笑一边掐着兰花指指着嘉措,“如果吸毒嗑药泡吧飚车就能晋升成高级听众,那么高级听众也太不值……”

公子海的话还没说话就卡住了,因为他忽然看见卖关东煮的老板身上闪现出一道黑光,而后,一道和嘉措一模一样的虚影从关东煮老板的身上走出来,

紧接着,

四周,

有一个教师的身上也走出了嘉措的黑色虚影,

一个穿得妖艳暴露的女人身上也走出了嘉措的身影,

一个垂暮拄着拐杖的老者身上也走出了嘉措的身影,

一个市侩的卖水果妇人身上也走出了嘉措的身影,

小孩、老者、女人、男人、

在这个天桥上,各行各业的人都有,各个年龄段的人也有,各种各样的人生,也有,各种各样的生活习惯和方式,也有!

整个天桥上,所有人身上都走出了嘉措的黑色虚影,这些虚影像是回归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向了嘉措本人,并且直接融入到了嘉措身上。

嘉措的气息正在不停地攀升着,如同一条条小溪汇聚到了一起,逐渐开始形成江河湖海的气魄!

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了天桥的栏杆上,嘉措又一次看向公子海:

“你知道,如果苏白此时在这里,他会说什么么?”

已经被眼前局面完全打脸的公子海有些愕然,感知着面前这个人身上的气息正在不断恐怖地攀升,那种属于高级听众的威压已经逐渐显露出来,开始压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了,他喃喃道:

“说什么?”

“天很大,所以不要总是在你姐姐的裙摆底下抬头看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