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杜鹃啼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其实,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可以没必要这么直接的。”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酒桌上谈生意,因为靠着酒以及酒桌边陪酒的人一起烘托出来的氛围,谈生意大家都有可以进退的空间,不至于那么的尴尬。

苏白点点头,“但你也清楚,太美好的感觉,都是虚假的,所以还不如让梦幻及时落地,至少还能保留一些以前比较不错的回忆。”

“我是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棺椁内的存在直接承认道。

“先帮我把吉祥恢复。”苏白说道。

“你不先听听我要你做什么事?”

“你不先帮我把吉祥恢复,我连听都懒得听。”苏白还是靠在棺椁壁面上,语气轻松且平静,“这是我的底线。”

一切的一切,都基于你先帮吉祥恢复了再说,否则,一切免谈,这是苏白的态度,没有丝毫可商量余地。

至于棺椁内的存在是否会信任自己,苏白不清楚,也不确定,毕竟这位二十年前被苏余杭狠狠地坑过,现在换做苏余杭的儿子,他是否选择相信,真的还是一个未知数。

大坑里跳过一次,一模一样相似的小坑也继续跳一下?

也说不准,万一人家真的不信邪呢?

“呵呵。”

棺椁内的那位笑了一声,还是听不出他的具体意思,因为他说话确实不带什么情绪,很难让人直接的揣测,而且他身处于棺椁之中,就像是女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你很难真的窥觑到他的真容,当然了,这么多年的老家伙,再傻的人这时候也能修炼成人精了,何况当年他虽然被苏余杭坑过,但能够有资格被苏余杭坑的人,也足以从侧面说明其优秀了。

良久,

对方回应了一句:

“好。”

随即,一缕黑色的光圈自棺椁内飘散了出来,缓缓地落在了吉祥的身上,这是一种滋养,是拿自己的灵魂力量帮吉祥进行恢复。

这种代价,极高,因为伤势这些东西,下次进故事世界和出故事世界时,广播都会帮听众完全恢复,但是灵魂方面的事情,广播不会去管,会选择区别对待。

正如你如果走火入魔了,广播不会说帮你清醒,他只是帮你把它认定的外伤治好,当然,如果灵魂遭受重创,它也会去帮你恢复,但这是你主动用灵魂本源去给别人,并不是受创造成的,而是你自身的一种行为造成的自身灵魂非受创性虚弱,广播不会管你。

简而言之,你自己作的,作的是身体,广播帮你恢复,如果作的是灵魂,那广播就看着你自己作死无动于衷,至于广播是否能够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作的?那你可以试试,这么多年来,可以躲避广播追踪和认定的人,数来数去,现在好像也就那两个人而已,就连荔枝那样子的存在也必须坐着火车乖乖地离开。

大佬级听众的灵魂力量确实强悍,似乎也就只有这种级别的强者才能奢侈到用自己的灵魂本源帮一只实力堪比高级听众的大妖去复原神魂,而且,很可能还是专攻灵魂方面的大佬级听众才行。像是梁森那种的,也没办法做到这个程度,这是苏白自己的看法,也是一种属于高级听众的直觉。

苏白还是靠在棺椁壁面上,看着吉祥的气息正在一点一滴地恢复,因为这是记忆的恢复以及自我的恢复所自然而然地伴随而来的效果。

当吉祥开始记起来自己是吉祥时,那种以前的气质才会慢慢地重新回归到它的身上,就像是《赌神》电影里,周润发失忆前和失忆后的演技表现一样,毕竟,一个人的气质和这个人的记忆也就是经历几乎可以大概率等同,当你忘记了自己是谁时,原本属于你的气质也会荡然无存或者是面目全非。

“你连你要我帮你做的事情都没说,就直接出手了,真的不怕我赖账?”苏白有些不理解地问道,对方,居然这么相信自己?

被一个大佬级听众无缘无故地信任,苏白可不会傻乎乎地产生迷之感动,恰恰相反的是,苏白更多的还是疑惑,因为他真的不觉得棺椁内的这位耗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来帮自己治疗吉祥,就这么放心地认为自己会去遵守承诺。

就算是一个低级听众也不至于这么天真烂漫吧?

浓郁得像是液体一样的灵魂力量不停地从棺椁内流淌出来,融入了吉祥的体内,吉祥开始慢慢地伸展自己的身体,本来带着点呆萌的双眸开始越发的清澈,就像是海水深处的琥珀一样,幽邃且高冷,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苏白抽出一根烟,点燃,香烟袅袅升起,却让苏白的心神在此时有些慌乱,吉祥是和小家伙一起在那个雨夜被抓走的,当吉祥神魂恢复时,意味着记忆也会恢复,关于那个雨夜的真相,也将彻底的浮出水面。

吉祥虽然从来没开口说过话,但是苏白清楚,吉祥想表达自己意思的话,还是很简单的,它,毕竟是一只大妖,它只是懒得说人类的语言以及懒得吃人类的食物而已,但是苏白不认为在关于小家伙的事情上这只猫会继续保持沉默。

看着吉祥之前在家里时叼着鲜奶四顾茫然的样子,这只猫,对小家伙的爱护不比自己这个当爹的差多少。

抽了一口烟,感知着自己肺部被充满着的感觉,然后再慢慢地吐出,看着棺椁内流淌出来的诱人灵魂力量,苏白开口道:

“如果还多的话,给我也来一份。”

“早晚,都是你的。”

棺椁内的这位忽然回应了这么一句。

苏白愣了一下,抖了抖烟灰,但也没说什么,有些事,可能棺椁内的这位知道,而自己,却又不知道,所以他才能这般笃定以及这般自信。

丝毫不去询问自己会不会反悔会不会耍赖。

如意匍匐在吉祥的面前,它可以感知到,自己以前的那个伙伴,正在慢慢地回来,对此,如意依旧显得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冷漠。

两只猫,并没有在这和漫长的黑暗岁月里组成CP,就算是以前,大家也都是各玩各的,它们,其实就相当于证道之地的守护者,起的作用和高宅门第前的石狮子差不多,只是他们更加可怕以及狠厉。

当然了,它们只是负责看护证道之地不会被意外进入的人或者听众所冒犯,至于来这里证道的大佬,本就不是它们所能应付的层次了。

还记得当年,那个带着邪魅笑容的男子蹲在自己和伙伴面前,说了一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话,自己选择了后退,因为它不觉得外面的世界有多好,它觉得在这里继续地过下去,也很不错。

而自己的伙伴最后还是跟着那个男子离开了这里。

没有失落,因为本就没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陪伴,现在它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人类,它这些年,应该和很多人类关系不错吧,至少,那个坐在台阶上抽烟的人类,对它还是很珍重的。

它,要回来了。

回来后,那个人类就不能随便摸它的头吧。

如意心里这般想着。

猫的世界,确实比人类纯粹和简单得多得多,当然,到了它们这个生命层次,无冻馁之患,不需要去垃圾堆里找食物,也不需要卖萌讨好主人,自然就能随心所欲简单纯粹一些。

苏白的这根烟,不知不觉地快燃到尽头了。

而这时,棺椁内的灵魂力量停止了输送,当最后一缕灵魂力量融入吉祥的体内后,吉祥闭上了眼,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这是神魂被修复后重新觉醒的征兆。

苏白丢掉了烟头,走下了台阶,在吉祥的身前蹲了下来。

吉祥缓缓地睁开眼,但是苏白却猛地回过头看向棺椁那边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吉祥睁开眼后,苏白看见的是一双泛着血光的猫眸,苏白第一反应是认为棺椁内的这位疗伤出了问题,因为神魂属于灵魂层次的存在,而这方面最是敏感,稍微出一点差池可能就是灾难!

吉祥清澈高冷的眸子不见了,此时的它,忽然变得一身戾气!

“喵!!!!!!!!”

苏白没有继续去追问棺椁里的那位,而是扭过头看向了吉祥,因为在吉祥的那一声猫叫之中,苏白听到的不是彻底的歇斯底里和狂暴,而是一种深切的悲哀!

“喵!”

吉祥身形化作了一缕黑光冲了出去,苏白马上跟了过去。

“喵!”

“喵!”

吉祥在叫,叫得很凄厉,犹如杜鹃啼血!

最后,吉祥翻过了祭坛,来到了黄泉边,它对着黄泉开始一声声的嘶叫,

两行血泪,自吉祥的猫眸中流露了出来,

叫声,带着质问、带着悲哀、带着愤怒,

一声声,声嘶力竭,

无尽的悲哀,无尽的愤怒以及无尽的……不敢置信。

这是一种自己被最亲密的人背叛的感觉,而此时的吉祥,几乎是把自己的嗓子都喊哑了,猫泪混着鲜血,不停地滴落下来,

黄泉水滔滔,在此时却被这一声声猫叫的悲哀给压了下去,于岩壁上,于两岸边,

不停回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