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她,为什么还不来?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直到现在,苏白都不知道血尸的名字,他也没有自报家门的习惯,但有些人有名字和没名字其实没什么区别,而有些人,即使没名字也能够让人直接记住他。

苏白跟血尸之间的关系,很是复杂,但也很是简单,双方的第一次接触只是一次误会,而且血尸之所以被广播发现身份强行拉入鬼事世界之中镇压,实际上也是一种让人啼笑皆非的巧合;

谁叫血尸躺在太平间里还说着梦话,然后被同样躺在太平间里的一个横死护士的亡魂听到了,随后这个横死护士跟自己以前的同事托梦,最后就成了那位护士给胖子打电话问病人去向时脱口而出了“叶姿”两个字。

当然了,这件事在那时候苏白等人看来,是一种巧合,一种让人无法言语的巧合,但是现在看起来,随着众人实力和眼界的提升,看事情的角度和高度也就完全不同了,当年血尸的那件事,真的只是巧合?

当广播准备去查询血尸身份时,一条条,一件件,无数的因素,各种的概率都开始向着这边开始运作起来,到最后,在不知道多少种因素的推动下,“叶姿”,这个名字,被身为听众的胖子说出口。

之后在故事世界里,苏白获得了血尸的传承,但血尸也不是说故意送给苏白的,他是打算夺舍苏白,最后再给自己一个绚烂的结束,但最后还是苏白赢了,获得了血尸血线传承。

之后就是在第二次进入《僵尸先生》故事世界了,只是那个虽然是血尸,但真的和血尸没什么关系力量,那只是一个克隆体,而且,苏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广播可以克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出来,却真的没办法将真正的一个人的灵魂也一同克隆出来。

这一次,则是面对血尸的墓碑。

这也是血尸留在这个世界,最后一个存在痕迹了,于听众群体间,他算是属于上个时代的人物,于普通人间,随着他的死亡,他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的位置也一同被广播很自然地抹去。

墓碑,是死人的一个载体,承载着一种寄托和思念,眼下,随着“哦”和“好”两个字说出来,墓碑也破碎开来,一条条介乎于虚拟和现实之间的血线开始飞舞起来。

一时间,黄泉之中,血线漫漫!

而黄泉两岸,手持灯笼的无面人们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颤音,像是在送别,又好像是在哭泣;

任何一个能够在这里留下墓碑的人物,绝对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他们或许胆小,或许自私,或许狠厉,或许洒脱,或许刚愎,

但都无法抹除他们的优秀。

血线开始慢慢地融合进吉祥的体内,吉祥眯着眼,好像觉得挺舒服,它的肉身几乎残破,而眼下,血线正在帮其重新编织肉身。

……

棺椁盖子慢慢地升腾起来,里面仿佛有一道目光,看向了外面,似乎也正在观察着黄泉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一声叹息,自棺椁中传出。

那位证道时的情景似乎还历历在目,因为他记得,当初那个人来证道时,全身上下,散发着的是一种几乎无法掩盖住的戾气,而证道和墓碑联系在了一起,其实是一种割舍和放逐,也是一种对自身缺陷的舍弃,绝大部分证道者都是将自身最怯懦的弱点融入墓碑中打入黄泉内,这样子一来,他就能变得更加完美无缺。

但是那一位却没有埋葬自己的仇恨和戾气,只是很平静地用滇国玉玺召唤出石料,自己用手指慢慢地雕刻出自己和亡妻合葬的墓碑,然后缓缓地投送进黄泉之中。

他不愿意放下恨,也没觉得自己需要放下恨,他想报仇,而且只争朝夕,甚至,他似乎也没打算继续往前走多久,没想着去追求所谓的终极,而是想着背负着自己的仇恨,早点有意义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哀莫大于心死,古今多少痴情人,但痴情到至死不离化蝶飞的真的又只有几个?

如意蹲在祭坛上,黄泉水中,血线飞舞,这是一位大人物最后的绝唱,没有铺垫,没有渲染,更没有慷慨激昂和互诉衷肠,

只有一种理所应当。

一时间,如意的眸子有些迷惑起来,自它记事起,它就存在于证道之地,这里,是它的家。

当然,它身边还有一个伙伴。

只是,那个伙伴似乎和自己不一样,自己是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守护着这里,而那个伙伴,却慢慢地开始对这里产生了厌倦。

二十多年前,那个男人许诺带它们出去领略外面的世界,如意选择了拒绝,而自己的伙伴,则是跟着那个男人走出了这里。

没有埋怨,也没有愤恨,正如刚刚看见伙伴回来时,如意也没有多少激动,只是很寻常地打招呼,但对方,明显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外面的世界很危险,因为如意看见吉祥变成这个样子,神魂破碎,肉身崩溃,连记忆都不见了,但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同样地精彩。

因为如意看见居然真的有墓碑愿意自我崩碎只为了帮它疗伤。

一个个进入这里证道的听众,在如意看来,都是奇特而强大的存在,现在,其中有人愿意这般对自己的伙伴,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恍惚间,如意回过头,看向黑暗深处,棺椁在此时轻轻颤抖,像是在回应如意的目光。

如意埋下了自己的头,忽然间,如意觉得,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好羡慕的。

“喵……”

全身上下被血线包裹的吉祥,在此时双眸中出现了迷茫之色,这种感觉,很熟悉,却已然不记得了。

血线慢慢地消失,到最后的彻底消弭于无形,墓碑的碎片飘浮而起,融入了崖壁之中。

血尸,完全被抹除了其存在过的痕迹。

苏白有些怅然,但也很是理解,有些时候,有些地方,其实自己就是另一个血尸,只是血尸的仇恨对象,是广播,而苏白的仇恨对象,则是那一对男女。

但是,换句话来说,苏白是坚信广播至高无上论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广播的放纵和默许,那一男一女怎么可能对自己家里梅开二度?

只是现在即使面对那一男一女,苏白都有些恨不过来了,恨得有些遥不可及,也因此,苏白自然也没有去想太多,也没有发散到广播身上去。

证道之地,黄泉之水,其实,苏白脚下的路很明确,如果只是想要单纯地追求实力提升的话,那么自己下面所要追求的,就是尽早地可以来到这里,在这里放下属于自己的墓碑。

但是,路太清晰了,反而走得就太无聊了,你想要随遇而安和随性而活,几乎都已经成了一种奢望,反而,倒不如找一个合适可以理解的借口让自己死去,那么自己就可以摆脱这种枯燥的人生路线,提前去休息了。

然而,这个理由必须能够劝服自己,能够让自己觉得自己不是在撂挑子,让自己能够心安理得。

吉祥懵懵懂懂地站在原地,血尸之前开辟出来的真空区域随着其墓碑的完全消散也正在萎靡起来,很快,黄泉水将会完全覆盖住这里。

只是,血尸只是帮吉祥重新编织了肉身,虽然没有全部恢复,但慢慢地修养下来,完全恢复也只是时间长短而已,但吉祥的神魂,还是原样,等于现在是一直普通的猫,拥有着一尊大妖的肉身。

血尸已经尽力了,因为他没有留力的理由和必要,只是吉祥还没复原,现在的它,连记忆都没有恢复。

但好在,这里,还有一位。

而且从直觉和事迹上来看,这一位,几乎是这两代中风头无两的存在。

然而,

她还没有出现。

是的,

她还没有出现。

黄泉水,正在慢慢地逼近,苏白将吉祥抱入怀中,以免黄泉水的再度逼近,导致吉祥再度陷入幻觉之中,因为吉祥的神魂,没有被恢复。

她,怎么还没来?

血尸感应到了吉祥的气息,主动地过来,而后帮吉祥恢复肉身时,这么大的声势和阵仗,苏白不相信她的墓碑感应不到!

但是她到现在,依旧没有出现。

当血尸结束“表演”,刹那芳华之后,下面的戏,不就应该她上台了么?

苏白记得自己和她的第一次联系,就是她让自己将吉祥送回成都,而在她坐火车离开后的那段时间里,苏白也曾看见吉祥失落孤独的身影,这个状态,一直到小家伙被自己从故事世界里带出来才得以改变,按理说,她和吉祥的关系应该很好才对。

黄泉,归于宁静,而黄泉水,也再度将苏白以及苏白怀中的吉祥淹没,但那尊墓碑,还是没有出现,苏白不相信是因为她有心无力,事实上人的名树的影,再加上她上次直接撞碎梁森墓碑的举动,无一不都在证明着她的绝对实力,必然不在血尸之。

那么,

她,

是不愿意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