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发了疯的吉祥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试试看吧。”

事到如今,只能这个样子了,大佬级听众留下的灵魂烙印威能确实不容小觑,当初苏余杭随手一挥,时隔二十多年后卷起了一层巨浪将苏白掀飞出去,梁森之前本打算在荔枝墓碑旁立下自己的墓碑,结果被荔枝直接轰碎回了句:你也配。

虽然苏白只是刚刚晋升高级听众没多久,但心里大概也能估摸着出来,大佬级听众固然强大,但真的不至于留下一道灵魂烙印都能这么可怕的程度,最大的原因,估计还是出现在这证道之地上,或者叫那不断循环往复流淌的黄泉上。

当年留下来的灵魂烙印浸泡在黄泉水中,不但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散,反而会在其中被滋养和壮大。

将吉祥抱起来,吉祥好像也没对如意有多少的感觉,也没觉得和自己的猫伙伴分开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意也没怎么激动,但还是默默地跟随着苏白的脚步和苏白一起来到了祭坛上。

祭坛正中央的桌案上,滇国玉玺还安静地被安置在玉盒子内,这是一件法器,每个证道的大佬级听众都会拿滇国玉玺招引墙壁上的石料制作成自己的墓碑然后落入黄泉之中。

深吸一口气,苏白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越靠近黄泉,哪怕没下去,只是稍微靠近它,黄泉内都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蛊惑人心的力量然后将人给吸引进去,当初的自己就曾在这里玩过自杀,最后侥幸没死。

但问题是现在,自己怀中的吉祥,神魂破损严重,早就不是本来的吉祥了。

如果是原来的吉祥,苏白相信吉祥不会被黄泉所影响,但现在,苏白真的有些担心。

吉祥就这么东瞅瞅西看看,一点都没有回到家的触动,人类失忆或者植物人的时候,亲人还会想办法把他带到老家找点记忆触动什么的,但是这一点在吉祥身上完全显示不出来。

再看看身边的如意,苏白只能感叹,可能虽然同样是两只黑猫,但是如意和吉祥它们两个对生活,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苏白曾在广播短暂克隆的过去的故事世界资料里见过自己那对便宜爹妈,苏余杭那时的脾性也是一个标准的笑面虎,所以苏白不认为当初的苏余杭真的只是对吉祥看上了眼所以只带了吉祥离开了这里,这样子的大妖级别宠物,肯定是多多益善,而且它们因为跟证道之地的关系,还是能够自由活动在阳光之下,这就更弥足珍贵了。

所以,当时的情况只能是吉祥选择跟苏余杭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如意,则是选择继续坚守在这一片黑暗之中。

这两种选择没有谁对谁错之分,而且看两只猫之后的经历,估计也没谁后悔,吉祥先后跟过苏余杭、血尸、荔枝以及苏白自己,苏余杭暂且不提,至少血尸和吉祥的打电话以及荔枝对吉祥的态度来看,他们都把吉祥当作自己的朋友,甚至是,类似于家人的关系,而在苏白这里,苏白更是将自己的儿子交给吉祥来照顾。

如意一直陪伴着棺材里的那位,而棺材里的那位,至少从目前来看,人确实还不错,两个人如果都是孤僻性子的话,在这漫长的黑暗岁月里,互相依托,不需要多少话,只需要知道彼此都在,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一会儿我抱着你,你自己小心一点,知道么?”

苏白不知道现在的吉祥听得懂还是听不懂。

随后,苏白慢步走入了黄泉之中。

一开始,当水才刚刚漫到苏白膝盖位置时,吉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苏白随着生命层次的提升连带着灵魂层次的进一步升华,虽然感受到了黄泉对自己的蠢蠢欲动和召唤,但依旧可以做到将其屏蔽。

但当苏白完全走入黄泉之中时,苏白发现吉祥的双眸开始变得迷茫了起来。

苏白心下暗道一声糟了,果然现在的吉祥还是没办法去面对黄泉的蛊惑,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更是基本上每个听众都会践行的标准。

吉祥,是一定要帮它恢复的,这其中不光是涉及到小家伙的消息,还是苏白对吉祥亏欠的弥补。

苏白开始想着黄泉中央位置游去,吉祥被苏白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位置,为了保险起见,苏白还是用一只手抓着吉祥。

但慢慢地,苏白感知到吉祥的情绪似乎越来越沸腾起来。

“喵!喵!喵!”

吉祥接连叫了三声,目光中露出的,不是贪婪和迷恋,而是一种关怀。

这种目光,苏白很熟悉,因为每次吉祥陪着小家伙睡觉时,它都是一边用这样子的目光看着小家伙一边用自己的尾巴给小家伙抚摸。

倏然间,吉祥双腿发力,想要从苏白身上蹦出去,扑向前面自己所看见的“小家伙”。

“蠢猫,那是假的,那是假的!”

苏白只能攥着吉祥的尾巴,他可不敢让吉祥就这么自由翱翔在黄泉里,天知道吉祥会不会有自己那次这么好的运气遭遇二十多年前的苏余杭留下的那一挥?

但吉祥的挣扎却开始显得越来越激烈,对于束缚着自己的苏白也开始越来越愤怒,它的双足爪子开始不停地抓挠着苏白的肩膀,一道道血痕已经在苏白的肩膀上出现了。

“喵!喵!喵!”

“蠢猫,别动!”

“噫吁……噫吁嚱……噫吁……噫吁嚱……”

这时候黄泉两边出现了白衣无面人,他们手里都打着灯笼,像是在指引,又像是在默哀。

无面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这些苏白并不清楚,他现在只关心的是,自己面前的这只蠢猫,已经几乎处于暴走边缘了,如果只是纯粹用爪子抓自己那还无所谓,但是它现在已经在奋力挣脱自己,甚至有不惜让自己扯断尾巴也要扑出去的意思。

“操!”

苏白不得不骂了一声,干脆身体向前一扑,双臂抱住了吉祥,然后一起下沉。

黄泉里,对苏白的影响还是有的,所以在这里,苏白也必须花费很大的心神来控制自己的灵台清净,否则很有可能被蛊惑到,但吉祥这货已经这个样子了,苏白也只能速战速决了。

似乎是因为太过急躁的前进导致心神分散或者无法完整地防备起来,苏白的眸子里也慢慢地释放出一抹血红色。

上一次,苏白在这里时,只是感受到了宁静祥和以及快乐放纵,但是这一次,他感受到的是一种愤怒被彻底点燃的喷涌!

毕竟,和半年前来这里的自己相比,这一次的苏白,经历的事情更多,同时内心深处所积攒的恨意也是更多。

苏白开始快速下沉,并且还在摆脱着四周骷髅对自己的纠葛,这些骷髅和死尸们本能地想要缠绕过来,拉着苏白和吉祥一起殉葬。

人一旦倒霉,往往会出现一种极端想法,那就是凭什么我永远堕落在这里而你却能够出去?

所以,这条黄泉的一大半蛊惑作用,反而是堕落在这里曾经的遇难者怨恨所催发出来的。

下方,已经开始出现墓碑了,苏白在找,他大概记得荔枝墓碑的位置,所以还在继续向前游动,只是自己的目光,却开始越来越浑浊,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暴利气息,却开始愈演愈烈,大有随时火山迸发的趋势。

怀中的吉祥更是发了疯似地挣扎,哪怕是在水里,它似乎浑然不顾周围的环境,一缕缕鲜血,开始自吉祥身上弥漫出来,苏白的束缚加上吉祥不惜一切的挣扎,让吉祥的身体开始破损起来。

但当鲜血扩散出去时,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震动:

“轰!”

一座墓碑猛地从黄泉深处拔地而起,径直地冲向了这里,对方似乎比自己还急!

“咔嚓……”

四周的黄泉水仿佛被撑散了出去,于水面之下形成了一个圆形的真空区域,而那座恢宏霸气的墓碑,则是稳稳地悬浮在了面前。

墓碑上写着“吾与吾妻合葬之墓”。

一股悲凉的感觉自墓碑上渲染出来,苏白知道这座墓碑是谁的,但是苏白没想到,血尸当年证道时,没有将自己最广播的怨恨给埋葬下去,而是把证道这件身上的事情当作自己和自己妻子合葬的墓碑,可能,从证道那一刻,血尸也没有丝毫打算将所谓的仇恨深埋,他之后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复仇广播,哪怕最后后自己被镇压,自己的一切也被广播分解当作其余听众的机遇去获得。

“吉祥……”

墓碑前,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

吉祥安静了下来,它看着面前的墓碑,有些傻愣愣的,一种陌生的熟悉感传来,却让它毫无头绪。

墓碑上的身影看向苏白,

“我已经……死了……是么?”

苏白点了点头,“你已经死了,如果有办法的话,请救它。”

“哦,好。”

墓碑开始龟裂,然后开始崩散……

一切的开始,只是在“哦”和“好”两个字之后,

这,

很符合血尸的性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