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人生不如一王八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样子,你开心么?”

远处,一栋高楼上,苏白和解禀并肩站在一起。

“这样问就没意思了。”苏白回应道。

二人的下方,是修罗场一般的场景,在刚才,广播发布了现实绞杀任务,要求附近收到广播的听众去出手将驼背老者击杀。

广播对这种惩罚的判定似乎没有准确的条例,但至少作为听众,尤其是混到高级听众这个层次时,大概的分寸还是心里有数的。

广场上死了这么多人,这么大故意引起的因果,广播是不可能再让他等到下个故事世界去炮烙的。

“你反正身上虱子多了不怕咬了呗。”解禀叹了一口气,苏白这一招分身的骗术,让驼背老者最后不惜自爆鱼死网破结果却惹下了这么大的罪孽,对于苏白来说,确实比他自己直接出手杀驼背老者因果要轻许多,但你苏白刚刚既然已经杀了一个资深者了,干嘛不干脆一口锅是背两口锅也是背继续背下去,还得玩这么血腥的一个迂回方式。

毕竟,这些死去的普通人,其实都算是他解禀的老乡,但解禀也没理由去指责苏白什么,因为在事情要发生前,他其实已经看出了苏白的打算,那时候他没有去阻止,现在当马后炮挤眼泪这种事儿他解禀也不屑于去做。

“我说过了,我不怕死,但并不意味着我想死。”苏白看了看躺在自己肩膀上打着瞌睡的吉祥,伸手在其肚皮上上揉了揉,吉祥睡梦中伸出爪子下意识地挥了挥。

“你距离下个故事世界也快了吧。”解禀双手撑着栏杆,“对了,干嘛不去杀了他,再利用一下他积点德呗。”

“我刚刚没听到广播。”苏白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道,“你收听到了广播,但我没收听到,你真以为广播那么傻,给我这种故意刷好感的机会么?倒是你,现在为什么不下去杀了他?

这家伙已经自爆过了,虽然没死,但已经和一块烂泥没什么区别了。”

“我才不想下去杀他。”解禀摇了摇头,“因为这会让我觉得我是故意用这么多普通人的命去拍广播马屁似地。”

“解禀,我觉得,如果你哪天死了,死因肯定是因为矫情。”苏白笑了笑,“行了,你好不容易回到家,就多陪陪你妈吧,其实,心境放开点才好,你的幻术对心境的要求很高,如果你的心境到处都是破绽和畏惧,反而很难真的将别人带入你的幻境中去。

知道为什么你的幻术对我没什么效果么?因为和我的人生比起来,你所尝过的酸甜苦辣和经历,都太过简单,或许,这也是作为高级听众战斗方式的转变吧。”

苏白转过身,拍了拍解禀的肩膀。

解禀思索了一下,道,“谢谢。”

这是苏白在对自己进行指点,也是作为对手给出的指点,很宝贵。

二人也没说什么后会有期或者改天有机会一起喝酒这种场面话,直接选择了分开。

……

“咚咚咚……”

一身黑色运动服的男子敲着门,很快,和尚打开了门,他面前的这位一身酒气,撸开的袖子那里可以看见肩膀上有新纹身。

“你也是越玩越疯了。”

和尚有些无奈地说道。

进来的人,竟然是佛爷,佛爷摘掉自己的帽子,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单脚翘在了茶几上,拿起茶几上的茶壶直接对着嘴喝了起来。

和尚接过茶壶又去给佛爷泡了一杯茶,对于佛爷现在的状态,和尚也没去多说些什么,大家也都清楚,双方其实都卡在最后临门一脚了,也都在找寻自己的方式去突破。

“擦一擦吧。”和尚丢过来一条湿毛巾。

佛爷拿着在脸上擦了擦,他在舞厅喝酒时故意没用自己的力量去消化酒精,而是尽量地放纵自己,所以现在整个人确实有些醉醺醺的。

“七律,以后如果我成为大佬级听众的话,你来当我的管家吧。”

佛爷现在说话,也越来越不像是他以前的风格了,当一个人,脱离了自己本来既定的身份位置跳往另一个位置时,他自己可能察觉不到什么,但是他身边的人感受会很深。

“可以。”和尚将佛爷放在沙发上,自己拿着剪刀去外面庭院里开始修剪那一株藤蔓,“现在,毒性越来越强了,而且好像还有了对灵魂的腐蚀作用,贫僧前天布置的法阵还是有些不保险,过几天得重新再布置一个了。”

“呵呵,等大白回来摘几片叶子给他泡茶喝,就说是藿香茶。”佛爷笑道。

“也是大白胃口好,居然真的能够拿这个配黄鳝生吃下去,你也是剑走偏锋了,其实没必要这样子的。”和尚说道。

“这样子效果才能达到最好,而且那时候我注意过了,藤蔓还没真的催熟,只具备单纯的物理效应而已。”

佛爷打开了电视,然后从衣兜里取出了一袋白粉,然后又拿了一个圆斗玻璃瓶。

修剪好了藤蔓的和尚走回客厅,看见茶几上放的东西,有些无奈道,“要是让你那边的信徒知道他们的精神领袖居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估计他们的信仰会直接破碎吧。”

“没办法,我得下狠药,我以前自己肩膀上背负了太多,也思虑了太多,现在,我得先放下来,让自己把前面的一段冲刺结束,再重新背起来也无所谓。”

佛爷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一个酒精灯,开始自我吞云吐雾起来。

和尚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茶,

在喝茶,

对面的佛爷在吸毒,

这个画面,说不出来的诡异。

少顷,佛爷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物件儿,慢慢地放松下来,脸上也露出了陶醉之色。

“七律,你知道么,有时候实力太强生命层次太高,也没什么意思,一些很多放纵的享受都享受不了。

我要是不主动封印住自己的魔躯,我根本就体会不到烟酒以及毒品的感觉。”

“用自己的生命代价去放纵,贫僧不敢苟同。”和尚还是很正经的。

“生命是拿来做什么的?”佛爷眯着眼看着和尚,“你知道么七律?”

“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佛爷摇了摇头,“呵呵,咱要是知道的话,岂不是早就已经成佛了?”

和尚点了点头,示意嘉措这句话说得对。

然后,就是沉默,

沉默,在两个人一起住在老方家时,显得很是常见。

以前还会有那个可爱的小家伙,还会有喜欢大大咧咧开玩笑的胖子,也会有那只高冷的猫,以及那个偶尔才回来把家当宾馆的苏白。

但现在,这栋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但好在他们自己其实也早就习惯了这种安静,一个僧人,如果连安静都习惯不了,那就和一个士兵不懂得开枪一样。

“我现在觉得,人活着真累,以前什么都不想的时候倒还好,这阵子,玩得也累,没目标活着累,有目标活着也累,总之都离不开一个累字。”

嘉措忽然感慨道。

“看来你的体验生活还真的是对的,居然已经走到颓废风去了。”和尚抿了一口茶说道,“再往下,你会慢慢地觉得生活无趣,然后就会觉得你的生活,甚至其余人的生活都需要你去拯救。”

“有那么玄乎么?”嘉措问道。

“到那时候,你就剩下了两条路,一条路是成为著名的艺术家,些歌、写作、拍电影这类的,表现出一种属于自我的风格,和这个世界主流风格格格不入。”

“还有一种呢?”

“还有一种就是自杀了。”和尚很认真地说道,“事实上,选择第二条路的人比第一条路的人多得多。”

“呵呵。”嘉措又拿起毛巾,在自己手上擦了擦,“其实还真的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刚成为听众时就忍受不了就自杀的。”

“应该……很少吧,广播毕竟会选人的,不管男女老少,贫僧觉得广播应该不会去选择那些一进来就被吓到要自杀的,这对于广播来说是一种浪费,对故事性也是一种破坏。”

“你说,有没有什么工作,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坐在那里,每天就可以等着钱掉下来?”佛爷这个时候开口问道,显然,佛爷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像是一个普通人了,他现在还属于一个沉浸的阶段,就像是先入水,再沉底,等到什么时候觉得可以重新浮出水面时,也就意味着那扇门,被推开了。

这时候,玄关的门被推开,而和尚跟嘉措都没提前感应到,当看见走进来的是苏白时,二人才算是平静下来,的确,现在苏白的气息确实不是那么容易感应到了,而且苏白也熟悉这栋屋子的阵法,他进来阵法也不会起反应。

和尚和佛爷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苏白一只手抱着吉祥,在玄关处一边换拖鞋一边笑道:

“哟,佛爷,您刚刚说的工作我知道,有的。

就是在寺庙或者道观门口许愿池子里当王八,

什么事儿都不要做,

每天都有人给你砸钱下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