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猫生无可恋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三角眼拼命磕头求饶,驼背老者如丧考妣,当一个高级听众对着你说他不打算讲道理时,他们就像是被架在铁钩上的羔羊,真的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下场了,两个人也不是刚刚晋升成资深者的嫩雏儿,也是知道一些高级听众和资深者之间的可怕差距。

解禀叹了口气,他理解苏白,也知道苏白确实不是说气话,以前,他觉得自己挺了解苏白的,但经过这次事情之后,他觉得自己还真的很难看透他,有时候歇斯底里,有时又比任何人都正常,自己养母居然在家里说这个朋友人不错,很有礼貌,还帮他洗碗。这样子的一个人,你如果和他交心,让他觉得你不会背后捅他刀子,那么他也不会去含糊你,事实上,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以前和他处的关系不算太糟糕,可能等自己回来时所见到的,就是自己养母的尸体,甚至可能是被摆成一个羞辱的造型都有可能,永远不要低估一个精神病在发疯时的可怕。

不过,解禀还是选择转身先离开这里,这是苏白打算做的事情,他解禀也不至于疯到要跟苏白一起不讲道理,而且他也清楚,苏白也不需要他这样。

随着解禀的离开,这里的温度,仿佛在慢慢地越来越低,有一部分可能是驼背老者和三角眼的心理作用,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高级听众和四周环境的融合以及共鸣所产生的效果。

肃杀之气,凛然而起!

吉祥蜷缩在苏白的怀中,这还是苏白第一次见到吉祥这个样子,这只猫,以前都是冷冷酷酷的样子,除了面对小家伙时表现得很是温柔,面对其余人时,都是眼珠子朝上翻,高傲得不得了。

抱着吉祥,苏白转过身,面对着驼背老者和三角眼,

“我让你们选择死法,选好了没有?”

苏白的声音很平静,他当然清楚杀死面前这两个人会给自己造成怎样的后果,上一次的惩罚故事世界中自己之所以能活着回来,还是因为千钧一发的机缘巧合,这一次,当自己成为高级听众后,苏白甚至有种感觉,可能自己的惩罚故事世界会和血尸那次差不多。

广播是一个辛勤的农夫,它不停地给自己种下的蔬菜们浇灌着新鲜的大粪,不听话也就是在它眼中坏掉的蔬菜则是被它拿过来当作肥料重新滋养其余的蔬菜以达到不浪费的目的。

不过,这些东西现在苏白都不想去考虑,当看见吉祥这个模样时,苏白心底其实就已经下定决心了,这两个人,肯定是活不过今天了,甚至,活不过下一个小时。

蓦然间,驼背老者和三角眼对视一眼,二人都是混到资深者的人物,审时度势自然会,但死里求生,也已经是一种本能了。

驼背老者身体忽然一鼓,两腮位置像是癞蛤蟆一样一阵收缩,随即整个人“轰”的一声撞穿了上方的水泥墙直接窜了出去。

三角眼人还跪在那里,但只剩下了一层皮,一条蟒蛇嘴里吞吐出腐蚀性极强的粘液洞穿了下方的地面,而后蛇身快如闪电般钻了进去。

他们没有傻乎乎异想天开地打算去对苏白出手,因为他们自己很清楚,高级听众已经不是他们两个人可以抵抗的存在,如果主动去攻击对方,那么连一丁点的胜算都没有,如果二人兵分两路逃,兴许还能靠着个人的保命手段争取到一线生机,至于以后的追杀,反正这位高级听众大人会被广播收拾掉的。

“冰封。”

苏白掌心向下,轻轻一压。

“分身。”

苏白目光,则是向上一看。

脚下地面,瞬间冰封,本来只是一层混凝土层下面就是松软地面的区域,被冰封后硬度直接上升了一个大台阶。

苏白举起拳头,对着地面就是砸了下去!

一道道波纹荡漾开去,大地都在开始了颤抖。

之前去找那只猫妖所在的家庭时,碰见了一个女高级听众,双方处于一个层次,甚至对方资格更老,所以能够和苏白打一个占据优势的僵持,但那是高级听众层面的事情,当高级听众开始不讲道理对资深者出手时,真的就是两个字,那就是:

碾压!

通体银色的蟒蛇从地面冲了出来,它的身体已然破碎不堪,蛇鳞被打掉了大半,同时筋骨也遭受了极大的挫伤,之前在地下先是被冰封的力量弄得不光是无法继续下行,甚至自己还被冻伤到了,等之后那一拳的震荡,更是连其灵魂都有晕眩的感觉,为了避免被直接闷死在地下,它只能选择重新出来。

但是它一出来,苏白单手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直接抓住了蛇尾,而后腰部发力,转身,

“砰!”

“砰!”

“砰!”

“砰!”

老子叫你换血!

老子叫你换血!

老子叫你换血!

老子让你痴心妄想!

老子让你癞蛤蟆吃天鹅肉!

老子让你对吉祥出手!

你还想把吉祥当你的磨刀石?

那老子来亲自当,

可以么!

三角眼化作的银色蟒蛇在苏白手中就像是一条皮带一样,来回不停地摔打,地基都已经被苏白打塌陷下去了,地下研究所甚至出现了可能崩塌的结果。

银色蟒蛇身上不停地喷洒出带着剧毒的鲜血,这些鲜血四射,全都溅射到了这里的妖物身上,妖物们发出惨烈的叫声一个个痛苦地死去。

其实,这对于它们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因为驼背老者拿它们当实验对象,对于它们来说,真的是生不如死!

紧接着,苏白单手将蛇尾巴举起,吉祥被他用力量虚浮着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空出来食指刺入了蛇尾位置,

“哗啦!”

一声脆响,

苏白的食指像是一把钢锯,硬生生地自上而下扒皮了下去,这条银蟒就像是一个被扒开的塑料水管一样,一层银色的蛇皮早就被苏白顺势全都扯了下来。

“呵呵。”

苏白笑了笑,将银蟒丢在了地上,一脚抬起,对着银蟒的头部直接踩下去!

“吧唧!”

一声脆响,银蟒的头被直接踩得粉碎!

这下子,银蟒只剩下了粉红色的被扒了皮的开了一道口子的躯体,没了头,尾巴也断掉了,但它还在动,还没死。

住在农村里杀过蛇的人都清楚,蛇就算是拔了它的皮,剪掉头和尾巴,它还是能够继续在地上动弹很长时间。

银蟒很痛苦,因为苏白之前让他选择死亡的方式,他没去选择,而现在,是苏白为他选择的死亡方式,

极尽痛苦,同时也是极尽羞辱!

苏白慢慢地蹲了下来,趴在其肩膀上的吉祥很是勉强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满意么?”苏白侧过脸对吉祥道。

吉祥有些迷糊,没什么表示,似乎不屑于去对这种事做什么表示,苏白帮它报仇也不能让它兴奋起来,因为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面前躺着的东西,就是一个垃圾,它没必要去为一个被解决的垃圾而有什么表示,那会显得自己很低级。

苏白笑了笑,伸手抠入了银蟒的身躯内,一枚泛着紫色的蛇胆被苏白抓了出来。

银蟒其实已经死了,它现在之所以还能动弹蠕动,是因为它死了,但是其身体上作为蛇的特性还在继续地做着本能反应而已。

这枚蛇胆,藏着银蛇的精华,苏白将它送到了吉祥嘴边。

“你现在伤很重,先吃这个补一补。”苏白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对吉祥道,现在,吉祥不认识他了。

吉祥软弱无力地趴在苏白的肩膀上,眯着眼看着被送到自己面前的蛇胆,像是没什么兴趣。

苏白将蛇胆送入吉祥嘴边,吉祥半推半就地张开嘴让苏白将蛇胆送了进去。

但很快,“噗……”一声,吉祥将蛇胆又吐了出来,猫眉微皱,舌头吐出来,

好苦。

不次!

苏白深吸一口气,“你都已经快死了,还这么挑剔,乖,吃了。”

将蛇胆捡起来再送到吉祥嘴边,吉祥这次闭着嘴,哪怕自己要死了,也不吃,

太苦,不次!

“来,乖,吃了它,吃。”

苏白伸手捏住了吉祥的下颚,吉祥被迫张开了嘴,然后苏白将蛇胆强行送入了吉祥嘴巴里,再用手将吉祥的嘴给压住,让它吐不出来。

也不知道是蛇胆功效的作用还是蛇胆实在是太苦了激发了吉祥残存的生命潜力,吉祥居然开始扑腾开自己的爪子,

就像是一只宠物猫在反抗自己主人对自己的暴政一样,意思就是:铲屎的,你居然敢给本爷次这么苦的东西!

“哈哈哈……”

苏白这时候心底恶趣味倒是出来了一些,驼背老者那边被自己一个分身一直跟着,丢不掉,现在他已经杀了一个资深者,所谓的惩罚他也毫不在乎,现在苏白只觉得,这样子的一个吉祥,真的好可爱,以前这货可休想在自己面前露出这种窘迫的表情,高冷到了天上去的它也能被自己强迫成这样。

最终,只听得“咕嘟”一声,吉祥将蛇胆咽了下去,它翻躺在苏白肩膀上,

肚皮朝上,

一脸的猫生无可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