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自天而降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吉祥的肉,为什么会在这只猫肚子里?

苏白现在全身上下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栗起来,这不是畏惧,而是愤怒;

以苏白的性格,他真的很少会体会到畏惧这种情绪,也很少会走到极端而崩溃,因为他灵魂深处可能是因为早期被当作小鬼一系列的经历,导致其内心深处一直有着属于小鬼的暴戾,这是人生经历以及那一男一女对苏白的所作所为强行在苏白心底种下的东西。

可能,连那一男一女都没有料到会造就出苏白这种扭曲的性格,因为有些东西,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也是可以推演出来的,但如果这一男一女不光是能造人宏观操控别人的人生,甚至连那个人的性格等方面都能按照自己心愿捏造出来的话,

那这一男一女真的就是女娲造人的级别了,甚至比女娲更可怕,因为女娲造人后,人里面还是会有好人和坏人,女娲尚且不能控制,那一男一女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恐怖到这种程度,否则就已经算是超越造物主的层次了。

愤怒,就像是倒在油锅里的水,不停地沸腾着,如果吉祥落到这个地步,那么,小家伙呢?

苏白对苏余杭他爹最后仁慈了,但苏白可没多少信心相信苏余杭会对自己孙子仁慈,那一男一女能够用自己儿子当作实验的消耗品随意揉捏,又将孤儿院里本就身世凄惨的孤儿算计到这条恐怖道路上,自己那个便宜妈还能让自己的亲妹妹自己走回家躺到床上变成尸体腐烂。

当你面对一种敌人时,你会觉得很无奈,那就是你有底线,而你的敌人却没有。

不愧是几乎要变成妖的猫,哪怕被苏白开膛破肚了,现在居然还没断气,俗话说猫有九条命,意思也就是说猫命大,那么这只猫妖,可能命更大!

苏白迫切地想要知道这只猫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吞吃了吉祥的肉,但苏白又没能力去搜魂,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苏白还真的做不到去读取一个活物的记忆,这就是术业有专攻,可惜和尚不在身边,否则直接找和尚就方便多了。

犹豫了一下,苏白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很快接通。

“喂。”是解禀的声音,解禀知道这是苏白的号码,他的语气,谈不上多强硬也谈不上多和善,两个人各自都拿对方妈开了一个玩笑,换做心再大的人也不可能马上握手言和把酒言欢,双方的关系,其实还是有些尴尬。

“帮我一个忙,我这里有个人,我需要你帮我读取它的记忆。”

解禀主修的是幻术,那么他肯定有读取别人灵魂记忆的能力,这相当于一个工程师让他去放样测水平应该也是会的一样。

解禀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道,“好,你在哪里。”

“我在佳木斯机场。”

“你到机场附近开个房,我马上过来。”解禀最终还是答应了。

……

二十分钟,一个身穿着淡蓝色西装的男子走入了机场旁边的一家汉庭酒店,他直接走入了电梯,上了三楼,敲响了312的房门。

房门被打开了,解禀走进来看了看,除了开门的苏白,他没在屋子里看见第二个人。

“人呢?”

“在这里。”

苏白从床旁边提起了一只猫,抓着它的尾巴将它甩到了床上去,一开始苏白还担心这货会不会没等到解禀来就忽然噶屁了,但是很快苏白发现这东西生命力真的是很顽强,虽然不至于有类似于吸血鬼那种伤势快速愈合的能力,但就是硬生生停在那里,肚子大开,却还是不咽气。

解禀一只手放在了这只猫的头上,稍微感受了一下,道,

“它的神识受损过。”

“嗯,它想用精神力困住我,结果被我挣脱了。”

解禀点了点头,以他的实力对付苏白这种精神意志力的变态都没什么效果,这只猫就真的是太自不量力了一些。

“读取生物的灵魂记忆本来就只能截取一段而已,这样子一来,可能只能读取到一段中的一段了。”解禀又道,“这是一大弊端,但也有好处,那就是这只猫现在基本上相遇一只二傻子,读取它的灵魂记忆变得更简单了。”

苏白摊开手掌,露出了那一块带着猫毛的肉块,

“帮我找到它吞吃这块肉的记忆,我需要知道确切地点,关于这个的,越多越好。”苏白急切地说道。

“吉祥的?”解禀问道,解禀对苏白很是理解,当初也见过吉祥。

“对。”苏白承认了。

解禀深吸一口气,随后又重重地吐了出来,他示意苏白等一等,“这只猫现在暂时还死不了,命硬着呢,只要不触及其灵魂或者代谢八块,它生命力比西方的丧尸还强,我现在需要给我老板打个电话。”

“打给他?”苏白有些不能理解。

“别误会,我老板对吉祥,哦不,对荔枝,有特殊的感觉。”

苏白脑海中浮现出梁森第一次证道时想把自己的墓碑摆放在和荔枝墓碑并排的位置结果被荔枝墓碑直接撞碎的画面,

这个单相思,还真的是爱得深沉啊。

“老板,在一只快妖化八成的猫肚子里,发现了吉祥的肉块。”解禀直接把事情的重点说出来了。

随后,解禀挂了电话,

“他马上就到,大佬级听众的力量比我们高级听众更加玄奥,他甚至有能力补足这只神魂明显受创的猫的记忆,而读取生物的记忆是一种单方面的一次性消耗行为,我读取结束也就意味着其神魂基本破损消亡,所以他来的话,能够最大把握获得完整的记忆。”

苏白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他也是愿意让梁森来出手的,只不过苏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梁森,可能还是为了他的单相思对象。

肚子敞开着的猫还是躺在床上,四肢不停地抽搐着,就像是一只断了一截的蟑螂,还在扑腾着。

屋子里,则是充满着猫骚味和血腥味,苏白走到了窗户边,推开了窗户,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口袋,却发现烟没了。

解禀走到了苏白身边,递过来一根烟。

苏白接了过来咬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随后将打火机丢给了解禀。

两个人在半天前还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但是现在却站在一起对着一个窗户抽着烟,人生际遇之转变,确实很神奇。

当然,解禀之所以会接了电话答应过来帮苏白搜魂,也是因为他的养母带着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新鲜菜回到了家里。

不管事情的起因发展经过如何,至少苏白在最后,是收手了。

两人一开始的矛盾,是因为解禀最先的不厚道,之后苏白的强硬和偏执,几乎差点造成鱼死网破的局面,其实解禀也承认一点,那就是梁森如果没跟过来,那么自己在那时很可能已经被苏白杀死了,只是因为梁森的出现,让苏白清楚,梁森估计不敢杀他,但是他苏白想要在梁森面前杀人,也很难。

最后退而求其次,苏白没杀自己的养母,就连解禀自己都觉得很是意外,或许,这是二人之间最好的结果吧。

当然,谁也没有说谢谢这个词,无论是苏白还是解禀,两个人都没说,因为都觉得没必要说,太矫情,也不符合时宜。

也就是当两个人刚刚把手头上的烟抽完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床边,梁森先看了一眼被苏白放在床上的那块猫肉,眉头微皱,随后直接将手掌放在了这只猫的头上。

没有多余的交流,也不需要什么解释,搜魂,就这么开始了。

很快,这只猫身上开始燃烧出淡蓝色的火焰,这是灵魂火焰,这火是以灵魂为燃料出现的,一旦其出现,基本就意味着生命的完全终结。

当梁森将自己手掌从猫头上挪开时,这只猫已经彻底死去,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尸体。

梁森抽出了一根雪茄,咬在嘴里,他没说话,似乎也不打算说话,他在思考,但似乎也没思考出什么,似乎是对于这位大佬级听众的秉性太熟悉了,所以苏白实在是没办法对他真的尊重起来,就像是一个明星人气很高你也很喜欢他,但是当你看见他吸毒嫖娼之后,他的形象就在你眼中很难再竖立起来了。

过了大概好几分钟,梁森还是不说话,他几次想要伸出手似乎在想做掐算,但还是收了回来,虽然他现在就是在等着火车票了,但他还是本能地不想与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纠缠在一起,一些事情,你不去理会还好,一旦掐算起来,冥冥之中就和你羁绊在了一起。

尤其是对方的层次,还可能是那一男一女,莫说梁森本就有些谨小慎微胆小的性格,就算是换成一个正常的大佬级听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真的也不愿意和那对一男一女产生什么对立联系。

这就像是学校里听老师话的乖学生,对校外同等年纪的流氓二流子总是有种畏惧感一个道理。

“在哪里?”最终还是解禀先问道。

梁森伸手指了指天,

“根据记忆里的画面来看,

这块肉,

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