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吉祥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黑猫,曾在苏白的生活中留下过很深刻的印记,无论是吉祥还是如意,对于苏白来说,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虽然他们都不会卖萌,也不会撒娇,甚至一个比一个更臭屁,但是回想起来,苏白还真的有点庆幸,在自己刚刚成为听众时,在自己还会为下个故事世界担心还没从上个故事世界里的惊魂中脱离出来时,身边有一只喜欢摆谱装高冷的吉祥。

同时,也庆幸的是在自己被关在证道之地黑暗之中时,有一只叫做如意的黑猫也算是无声地陪伴过自己,而且,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上有吉祥的气息,所以如意当时在黑暗中没有选择第一个杀自己,否则,那时候的自己在如意的爪子面前,还真的不是很够看。

当然,如意是否叫如意,苏白也不知道,但想着吉祥既然叫吉祥,那就干脆吉祥如意吧。

苏白伸手,在前面那位戴着耳机不停晃动身体的年轻人后脑勺上轻轻摸了一下,随后,年轻人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口吐白沫,有点像是羊癫疯发作。

一时间,无论是乘客还是机组人员都显得有些慌乱,飞机广播里播送着寻找飞机上是医生的乘客出来帮忙,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飞机还是临时和地面取得了联系,在附近的一座城市机场里开始了着陆,本来直飞的航程在此时遇到了转折。

当飞机下落后,苏白顺着拥挤的人群下了飞机,直接出了飞机场,看见路边停着的一辆私家车就直接拉开了车门将坐在里面玩手机的驾驶员给提了出来,将车钥匙拿在了手中,苏白直接发动了车子离开。

这一连串的行为,和《侠盗飞车》游戏里很相似,只是苏白可不是为了享受这种夺车飚车的快感,只是因为无论是吉祥还是如意既然在佳木斯机场,那么苏白就必须过去和它碰头,至于为什么选择弄断自己头顶的吊灯,可能只是为了提醒自己,而它,在那时候应该是有它自己的难言之隐或者束缚,只能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引起自己的注意。

但很可惜,苏白没能注意到这一点,他还只是以为吊灯的落下只是一起意外事故,而且当时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杨雪所说的话上面。

可能是杨雪看花了眼,也有可能只是一种巧合,但不管怎么样,苏白没有理由不回去看一看。

等到了后半夜时,苏白才重新开车到了佳木斯机场外面,下了车,直接走入了机场,这一次,苏白直接躲避掉了机场各路安检进入了候机厅位置,换做是以前,苏白倒是挺喜欢把自己当作正常人的感觉的,但是在需要节省时间的时候还拘泥于这种感觉的话,那就真的是脑子进水了。

吸烟区人比白天少了不少,但也有三三两两的烟民在里面吞云吐雾着,一个女员工靠在收银台那边打着瞌睡。

苏白走了进来,地上白天吊灯摔下来的碎片早就已经被清理掉了,上面也是光秃秃的,显然新灯还没来得及选好放上去。

抬头,看向天花板那边的位置,苏白整个人化作了一团血雾直接向上窜去,一个烟民正好对着苏白这边,见到这个情景下意识地揉了揉眼,有些发懵,但还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天花板上面是一个排风通道,像是夹心饼干一样中间有一个夹层,苏白半蹲着身子站在那里,目光四处逡巡之下,他没发现任何的线索,连一根猫毛都没发现。

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到头来真的一无所获还是让苏白显得有些无奈。

杨雪说她看见一只黑猫在自己头顶的天花板位置将吊灯弄端下来砸向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说杨雪也说过,她看到的画面除了结果是正确的以外,有时候并不会是画面中的一切场景都符合现实发生的情况。

比如她看见自己母亲会在60岁生日宴会上死去,这里的结果就是其母亲会在60岁生日那天猝死,至于是不是在生日宴会上,会不会在饭桌边,这些都可能改变。

那么,意思就是她所看见的黑猫,也是一种加(括号)的方式?

那只黑猫代表着什么意思?

面对一个急切渴望知道的事情,你却毫无头绪,这种感觉最是折磨人。

手机在此时震动了起来,苏白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一个归属地在上海的陌生号码,接了电话,里面传来的是杨雪的声音:

“苏先生,你中途离开了飞机?”杨雪试探性地问道,因为她是看见苏白手向着前面那个听歌青年后脑勺一拍随后那个青年就开始发羊癫疯的场景的。

“有事么?”苏白现在有点烦,“我等会儿把地址发给你,你去那个地方找我那个朋友就可以了。”

“好,对了,苏先生,你现在不是已经到佳木斯了吧?”杨雪是一个很大胆的女孩儿,也是,自小到大被这种类似于“死神来了”的特殊能力笼罩下,胆小的女人估计已经进疯人院了吧。

“有事么?”

“您是对那只黑猫感兴趣?”杨雪捕捉到了重点。

“是的。”苏白承认了下来。

“那只黑猫体形不是很大,脖子上好像有一个铃铛。”杨雪说道,“希望我能帮到您。”

说完,杨雪挂断了电话,估计她也是刚下飞机,打算直接去老方家了,因为老方家距离机场确实近得很。

铃铛?

苏白将手机收起来,既然那只猫脖子上有铃铛,就肯定不是吉祥或者如意了,你能想象吉祥脖子上戴着一个铃铛一边高冷地走路一边“叮叮当叮叮铛”的响?

至于如意,那只猫常年在证道之地待久了,早就喜欢或者习惯于黑暗或者沉寂了,否则除了棺材里的那位带着它出来并且给它恶趣味地戴了一串铃铛,否则那也绝对不可能是如意。

一时间,苏白觉得自己白费功夫了,不管那个画面中那只黑猫到底是什么,只要不是吉祥如意,就不在苏白的考虑范畴之中。

但也就在苏白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一声悠长的猫叫声忽然出来。

“喵……”

这一声猫叫很悠远,你根本就没办法听声音去分辨声音的发源地。

一道黑色的身影慢慢地浮现出来,在通风口的另一侧,距离苏白有十五米的距离,对方一双淡蓝色的眸子正盯着苏白,而苏白在此时也在看着它。

这只猫身上,竟然散发着微弱的灵力,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只猫妖!

苏白伸手,对着那只猫指了指,但那只猫却在此时慢慢地蹲下了身子,对着苏白发出了一声低吼,像是被激怒了的老虎一样,而苏白,就是擅闯进它领地的敌人。

苏白掌心发力,四周的空气开始挤压起来,那只猫猫爪子在天花板上挠着,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却还是没办法抵抗来自苏白的力量。

当距离拉近后,苏白直接将这只猫的脖子抓了起来,送到了自己面前。

在苏白的绝对力量面前,这只才刚刚半只脚踏入妖领域的猫咪真的是有些不够看,猫是一种很灵巧的动物,但这只猫之前居然打算偷偷地弄死自己,这是和自己有仇,还是随即报复杀人正好踹中自己这个铁板了?

一般来说,现实世界的法则是排斥这种妖物的,这只猫如果到处乱害人,要么遭雷劈,要么被广播下达个现实任务有当地的听众拉来收拾他。

苏白的双手像是一双大钳子一样直接将猫颠过来倒过去,仔细地检查这只猫的身体,这是一只母猫,但它的灵智显然没完全开化,一只灵智都没完全开化的猫竟然能莫名其妙地快修炼成妖了,这感觉就像是一个脑瘫儿童高考成了省状元那么诡异。

或者,可能是有什么机遇吧。

苏白这么猜测着。

当苏白再次把这只猫翻过来时,猫脸对着苏白,猫眼在此时竟然闪烁出了淡绿色的光辉,和它正对视的苏白忽然感觉自己白拉入了一个契合的区域,紧接着,苏白看见了一条浑浊的黄河,上面漂满了尸首骸骨,两岸也是尸骨成堆。

苏白愣了一下,这一幕他很熟悉,当初自己第一次见到吉祥时就从吉祥的眼里见到过这个画面。

“嗡!”

苏白意识故意一震,这只现在连妖都算不上的猫妖自然不可能在精神意识上困住苏白,恰恰相反,当苏白直接挣脱时,这只猫的意识几乎被苏白反震得濒临崩溃,眼下它双目涣散,嘴巴张开,一副变成白痴的模样。

苏白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指甲生长了出来,而后直接剥开了这只猫的肚子,从肠子里,苏白发现了一块带着猫毛的肉块,这肉块到现在都没被消化掉,而肉块上,残留着浓郁的妖族气息。

手里拿着这块血腥的肉块,苏白的手掌开始抑制不住地发抖,双眸也几乎变成了暗红色,

因为,

这是,

吉祥的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