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胆小和脑子有坑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精神病和普通人的区别在哪里?

普通人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或者做一些过激的事情,还能用“老夫聊发少年狂”来做个解释,而类似于苏白这种直接毫不给面子甚至直接踩一名大佬级听众的脸的行为,基本可以归结为脑子有坑的类型,精神正常的人就算再激动再想追求一下诗和远方估计都做不出来这种事儿。

“你冒犯了我。”梁森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火气,开口道。

他这就是在给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找注脚,找理由,也是在讲道理,没办法,广播“有教无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不管是低级听众还是高级听众,在广播的眼中,都是平等的,所以哪怕是身为大佬级听众的梁森想要出手对付苏白,也必须先把道理说清楚。

不少现实世界中的普通人喜欢引用鲁迅先生“这是个吃人的社会”,他们觉得这个社会很多地方不讲道理,但可能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中,有一群人,他们拥有堪比神祇的力量,甚至可以轻易推翻一个国家政权的能力,但他们却又是最讲道理的一批人。

一群神在干架之前或者是看谁不顺眼想教训人之前,还得先摆一摆龙门阵,讲道理,这,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了。

“来啊,杀了我啊。”苏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这件事,你也有份,你要是有种,现在就出手把我杀了,别脱裤子放屁做事儿做一半!”

“……”梁森的手掌青筋毕露,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大佬级听众,但苏白说得对,他先出手算计了苏白,现在人家只是刚刚口头比较冲而已,自己至多过去敲打一下,甚至还不能把他打得太伤了,否则就是不讲道理了,你要是不讲道理,那么就得做好广播来找你跟你讲道理的准备。

看到梁森的反应,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有点贱,因为让对方束手束脚的,不是自己的实力,而是广播的威慑力,而且,苏白早就知道梁森这个人了,在证道之地还亲眼见过对方的证道,这是一个强者,但得加一个前缀,这是一个胆小的强者。

一个跟荔枝同一时代,却硬生生地熬到现在才不得已之下证道的家伙,普通胆小的听众,还真做不来这种事儿,因为还要面对实力提升以及进阶的诱惑。

解禀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他对梁森的了解很深刻,毕竟二人生活在一起也很久了,他能看出来梁森现在怒火中烧,却还在克制着自己。

但解禀并没有因此觉得愧疚,也没有觉得有多感动。

因为他飞佳木斯之前,很郑重地和梁森说过,不需要他跟过来,但梁森还是来了,而且在此时露面了。

虽然苏白人在自己面前,但是解禀不会这么傻乎乎的认为苏白没在自己养母身上留下什么后手,因为如果换做自己,自己也会留一个后手的。

而梁森这样子的出现,等于是打破了自己之前跟苏白的约定,那么,自己的养母,可能就真的危险了。

“你不该来的。”解禀开口道。

“我不来,你就死了。”梁森提醒道,“高级听众的交锋层次,和资深者时完全不一样,双方的强化属性虽然没改变,但在效果上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同样地,相生相克的强化属性之间的差距,就更加的明显。

你的幻术,对他有多大用?”

虽然解禀知道梁森说的是实话,但他依旧认为梁森不该来,自己面前的苏白,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在这件事上的报复风格,证明了他其实从未改变,而梁森的出现,真的可能让他直接对自己的养母下杀手。

“对不起,我叫我老板不要来的。”

解禀主动挣脱了来自梁森的搀扶,一步一步地走向苏白,他必须让苏白看见自己的态度,因为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养母,这个世界上自己真正的亲人,就此和自己天人两隔,听众就算再强大,也做不到让人起死回生啊。

“但他,还是来了。”

苏白看了看梁森,又看了看向自己走来的解禀,

“我在你母亲身上留下了我的一滴血,我随时可以将它引爆。”

苏白很平静地说道。

梁森目光一凝,这一刻,他已经在计算着一些什么东西了。

解禀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马上转过身对梁森喊道,“老板,我不想冒险!”

梁森已经擅自做主来到这里了,解禀真的不希望了梁森再拿自己亲人的安危再冒一次险,正如高级听众和资深者是两个层面的存在,大佬级听众肯定和高级听众也是两个层面的存在,以梁森的实力,再加上自己养母应该就在这附近区域,梁森确实有一定概率在苏白发动那滴血前找到自己养母并且将其解救。

但解禀不敢赌,也不愿意赌。

“噗通……”

解禀对着苏白跪了下来,

“你知道么,苏白,我现在真的很憋屈,我承认是我先算计你,让我陷入了道理上的被动,但我最憋屈的是,你在这个世界上,似乎已经没有能够让我拿来威胁你的人了。

你的亲人?你的父母?你的儿子?你的朋友?”

熏儿和楚兆是听众,不能拿来威胁,而且以解禀得到的资料来看,如果自己去拿那两个人做威胁,苏白估计也只是笑笑,然后催促解禀快点动手。

至于苏白的父母……

解禀现在还记得苏白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那你也去找我妈啊,我不拦着。

你妈就算知道她在哪里,谁敢去?

就算自己身后的老板,也没那个胆量去吧。

解禀跪下来了,就这么向着苏白跪了下来。

梁森的眉头紧锁,其实,他一直在犹豫,犹豫是否要杀死苏白,但他还是在迟疑着,因为因果关系上,根本支撑不了他杀死苏白,当你弱小时,你希望这个世界都讲道理,但当你强大时,你就希望这个世界别再有那么多的道理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苏白的手掌在自己下巴位置轻轻地摩挲着,解禀的这一跪,似乎没能打动他,他的表情,依旧和一开始站在阳台上抽烟时那般平静。

“呵呵,没办法的事,你自己坏了约定。”苏白对着解禀说了这句话,然后转身离开,“梁老板,敢不敢和我比个速度?”

梁森充耳不闻。

解禀则是发了疯似地咆哮道,“苏白,她如果死了,你等着,老子绝对要把你碎尸万段!”

苏白没回话,身形消失不见了。

梁森走到解禀身边,将解禀搀扶了起来,“对不起。”

解禀闭上眼,摇了摇头,“他是个疯子,我们不该惹他的,因为他真的是无牵无挂了。”

梁森不说话了,因为他总不能说,放心,等你妈死了,我立马过去杀了苏白帮你妈报仇。

……

眼下已经是六月份了,于中国大部分地区来说,已经进入了夏天的节奏,南方更是已经酷热难耐了,但佳木斯现在才十度出头,尤其还是在早上,还是有些凉意袭人的。

热闹的菜市场外,苏白慢慢地走着,四周的喧嚣似乎一点都没有打扰到他,如果不是他一头的紫发在如今这个杀马特不再流行的年代是那么的刺目,可能真的没人会留意到他。

“小白,小白!”一个中年妇女刚刚从菜市场门口买完菜出来,隔着老远就开始招手喊苏白,她的双手这里都挎着菜篮子。

“小白,真的是你啊,来,昨天你来得比较晚,菜市场都关门了,今天阿姨我一大早就出来买菜了,都是新鲜的,中午到阿姨家吃饭啊,阿姨给你做拿手菜,包管好吃。”

解禀常年不回来,对于养母,其实有着刻意淡忘的意思,估计也是出于以前苏白对待小家伙的心理吧。

“阿姨。”苏白喊了一声。

“来,这是新鲜的沙琪玛,吃一口,老店做的,比超市里卖的要好吃多了,这个才是正宗的沙琪玛,阿姨我刚买的。”

解阿姨不由分说地从密封袋里取出一块就热情地送到苏白嘴边。

苏白张开嘴,咬了一口。

很稠,很糯,也很甜,却不腻。

“怎么样,好吃吧?”解阿姨满怀期待地问道。

“嗯,很好吃。”

“走,跟阿姨回家,今天做几个硬菜,在我们这儿,真正好吃的菜不在饭店里,都在家里。”

“不了解阿姨,解禀已经回来了,我公司里还有点急事儿,马上就去飞机场了。”

“啥,解禀回来了?”解阿姨有些意外道。

“对,他回来了,就在家里等你呢,我先走了,下次再来吃阿姨做的菜。”

苏白说完就挣脱了解阿姨的手,进入了人群之中。

“哎,你这孩子,再着急也不差这一顿饭啊。”

解阿姨还想找苏白,却发现怎么找都找不着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几年没回家的儿子回来了,当即又高兴起来,甚至还奢侈地喊了一辆三轮车想节省点时间早点回家。

……

PS:摆龙门阵:方言,唠嗑的意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