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也配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有时候总得坚持点什么;

为什么这个世上这么多人喜欢标新立异,为什么有不少人坚持着自己不被主流所认可的生活方式,大概,也是获得一种来自外界或者是来自自己内心的慰藉吧,不过这些人中,九成九的也只是因内心空虚躁动而引起的特殊行为,哗众取宠的成分居多,但对于苏白来说,可能这就是自己的本性。

已经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父母,伦理道德,人际关系,财富理想,甚至连最后一根稻草——小家伙,也被从自己身边剥离开去,除了自己,苏白已经不剩下什么了,如果连最后一点的爱好或者叫特征也被磨灭掉,那苏白就真的是除了一身的臭皮囊一点都不剩了。

这是现实,一个很悲哀的现实,以前苏白还曾远赴英国寻求过治疗自己精神疾病的方法,但现在看来,这个,似乎只是自己仅存的唯一了。

很悲哀,很无奈。

苏白一步一步地走向解禀,他不清楚解禀为什么比自己想象中要弱一些,但是他清楚,自己杀解禀的原因可能并不是他对自己的设局让自己有多恼火,而是一种坚持,解禀,则是这种坚持之中的牺牲品。

看着苏白连聊都不想聊的态度,解禀深吸一口气,他明白了,对方以自己养母作为要挟条件让自己过来,目的不是为了听自己道歉,也不是为了出一口气,

对方,其实就是想杀死自己。

一想到之前梁森还说过这个小侦探邻居是被自己苦难的生活彻底磨平了棱角,解禀就觉得很是荒谬,有些事情,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经历和阅历去总结出规律,但面对一个毫无规律可讲的人,你根本就猜不出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哪怕是刚刚走进小区的自己,也没料到自己将面对的是一场真正意义的截杀和你死我活!

这一次,解禀没让苏白先出手,他十指开始颤抖,于面前之中,一把古琴浮现而出,这应该不是解禀的本命武器,但古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连本命武器也没办法媲美。

指尖拨动,肃杀之音顿起,苏白依旧不紧不慢地继续往前走,因为在他眼里,哪怕解禀此时忽然掏出了一件神器,他也会继续走上去,然后杀了解禀,又或者是自己被杀。

没有其他的选择,真的没了。

脚下的地面,开始快速地风化,苏白的衣服,也在开始陷入一种陈旧的气息之中,紧随其后的,是一种对生命晚年的歌颂。

琴音袅袅,带来的,是一种寂寥,同样,也带来了绝望!

解禀当然没有逆转时间的能力,他所修的,是幻术,此时眼前的一切,是幻术臻至化境的表现,任何细微之处,任何细小的感觉,都在为眼前的幻术在服务,让你觉得时间在快速的消逝,不光是让你自己,甚至让你的细胞都觉得自己已经是暮年,所以,

该消亡了。

晋升成高级听众后,对周遭空间的感应和联系变得更加精密,这也给以前所拥有的技能赋予了一层新的定义,就比如这一招,在以前,解禀绝对施展不出来,因为他可能有办法骗过普通人,却没办法骗过心思坚定的听众,但是现在,他可以!

琴音不绝,时间飞逝,

但变化的始终是四周的景色以及苏白渐渐泛黄的衣服,一岁一枯荣之下,日暮朝阳轮转,视野之中的一切,都是老旧照片的姿态,甚至连风,都带着一种垂暮的气息。

唯有苏白,丝毫没变,他还是在继续往前走,没比之前快,也没比之前慢。

当走到解禀面前时,解禀还在抚琴,只是嘴角,多出了一抹苦笑。

一直到这个时候,解禀才彻底明白过来,可能,真的存在相生相克的道理,自己所擅长的是幻术,而苏白所擅长的是近身肉搏,然而,苏白还有另外一层特性,他内心之坚韧堪比变态,而自己的幻术,不管再高级,不管再不可思议,也终究无法改变是假的这个事实。

这一点,几乎就注定了自己的死穴,被对方稳稳地掐住,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居然是对方最不怕的东西,这让解禀确实只剩下苦笑了。

高级听众的交锋,似乎更残酷,也更不讲理,双方其实都只是刚刚晋升高级听众而已,对这个层次的交战方式以及经验,都欠缺得很。

苏白站在解禀面前,看着解禀,同时也看着面前的琴,他没有急着去对解禀发动攻击,哪怕此时二人的距离,正适合苏白的发挥。

因为杀解禀是苏白要的结果,但苏白却并不享受这个过程。

苏白的双手,也放在了古琴上,良好的家教和家庭教育环境,让苏白明显多才多艺,如果不是自小孤僻的性格,苏白完全可以在小学中学大学里成为最耀眼的那一批人,他会的乐器很多,钢琴和古琴,他都会,不过钢琴弹得比古琴好很多,于古琴来说,他也只是会一点,能弹出来,却算不上多么深究。

但对于眼下的局面以及这具古琴的使命来说,奏乐,反而已经成为了一种附加属性了。

苏白手指拨弄琴弦,简单单调的琴声响起,很简单,就像是一个刚学琴的稚童在练习一样。

但当琴音出现的那一刻,解禀的脸上却露出了凝重之色。

恍惚间,他被直接拉入了一种情绪之中,这是自己之前营造出来的情绪,却被苏白依靠那浅薄的技艺水平给强行掌控。

解禀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的童年,是残缺的。”苏白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两张照片,跪伏在全家福角落里的自己以及那一个青铜箱子,“我没有过去。”

声音空洞,却直砸人心,解禀双手合十,作为一名靠幻术起价走到现在的高级听众,他今天居然会落到要稳住本心不被别人幻术给扰乱的地步。

此中苦楚,或许只有解禀自己才能体会得清楚。

“我的人生,是被操纵的,我就是一个提线木偶,但我连自己身上的线在哪里都看不见,自然也看不见真正操控我的人。

所以,我没有现在。”

解禀在此时忽然明悟了起来,当苏白简单地抚琴就将自己的情绪完全触动时,解禀脑海中灵光乍现,他知道苏白是不知道如何使用幻术的,事实上,如果不是自己的那一把古琴加持,苏白根本一点效果都发挥不出来,但苏白却借着这一把古琴,直接凝聚出了比自己更高深的幻术。

因为自己走的是外表,追求的是外在的一切改变影响对方的内在,而对方,则是直接走心,这是一种生活经历的累积,是一种人生的沉淀。

或许,解禀比苏白年纪还大几岁,但人生,不是简单的岁月沉淀,而是阅历和经历的升华,比起苏白所经历的东西来说,他解禀,都有点像是一张洁白的白纸了。

这一次,只要自己不死,只要自己能活下来,凭借这次的感悟,自己的实力和修为,肯定能够更精进一步!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过去,我看不见自己的过去,也懒得去看。”

苏白发出了一声叹息,下一刻,琴弦崩断,单调的琴音戛然而止,而与此同时,解禀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颓然地半跪在了地上,身形萧索。

苏白不懂幻术,自然也就不是真的懂如何操控这具古琴,也因此,古琴承受不了苏白这种简单粗暴的演奏方式,崩坏了。

解禀慢慢地抬起头,脸色惨白,却也有些如释重负。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么?”解禀有气无力地问道,“我们的关系,其实还是不错的。”

苏白没回答,因为他不需要回答,他只是继续向解禀走去,一连串的交锋中,解禀都彻底的落于下风,连苏白都没想清楚其中的缘由。

但这并不影响苏白想要去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杀了他,

为的,仅仅是为自己证明,等于是自己告诉自己,

看,

我还活着。

解禀其实还有很多其余的手段,但是他知道,在这个级别的对决中,已经连输两把的自己,几乎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高级听众之间的交锋,早就已经脱离了资深者那时简单的力量对轰和叠加,变得更加地玄奥。

解禀慢慢地低下头了,有些不甘心道,“我其实,真的不甘心死。”

“那么,你为什么要放弃,束手就擒呢?”

这一声,不是苏白说的,当这道声音出现时,苏白停止了自己的脚步,因为在解禀身后,出现了一个身穿着红色西装的男子,男子弯下腰,伸手,将解禀搀扶了起来。

“你还是对他有好感,觉得是你的行为亏欠了他,所以在开局不利的情况下,你就准备选择放弃引颈待戮了,是么?”

梁森摇了摇头,

“真傻。”

苏白还是站在原地。

梁森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苏白,沉声道:“见好就收吧,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也不用那么偏激。”

苏白闻言,忽然笑了起来,

然后轻轻地说了句:

“你也配。”

梁森的瞳孔猛地一缩,心中的怒火当即升腾起来,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正在直接踩自己的脸,

因为在证道之地里,自己第一次证道时,所放下的墓碑被荔枝的墓碑直接撞碎,荔枝留下的意识只回应了一句:

你也配?

而这个家伙,当时也在场,这三个字,在此时是一语双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