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是我孙子?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佳木斯原名“甲母克寺噶珊”、“嘉木寺屯”,为满语,意译为“站官屯”或“驿丞村”,简称佳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是黑龙江省省域副中心城市。

解阿姨身材有些臃肿,属于比较胖的大妈类型,此时正在厨房里给苏白做饭,当得知苏白是她养子解禀的好朋友时,解阿姨显得很是热情。

苏白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手里点着一根烟,茶几上还摆着水果。

快到八点的时候,解阿姨喊苏白来吃晚饭,饭桌边只有两个人,一个解阿姨一个苏白,但桌子上有八个菜。

解禀平时不怎么回来,许是因为成为听众后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亲情这面自然而然得就淡漠了一些,不过解禀每个月打回来的钱并不少,可以看出来自心里还是对这个养母很是敬重的。

一顿饭吃完,解阿姨留苏白住在家里,省的在外面住宾馆了,苏白推脱还有事离开了解禀家,不过苏白没有走远,这栋公寓楼里有不少空房子或者是装修好了暂时无人居住的房间,苏白干脆住进了解阿姨楼上的空房间里,房子除了许久不曾有人住所以有些灰尘以外倒是没其他问题。

晚上,苏白接到了和尚的电话,和尚问苏白怎么还没回来,苏白说自己在佳木斯,和尚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提醒了一下苏白自己跟佛爷晋升可能就在近期了,希望苏白有机会的话可以回来帮他们护法,苏白答应了,说等这边的事情了结就回去。

随后,苏白简单地冲了一个澡,就在床上躺下来休息。

这一觉,睡得时间不是很长,但至少是睡着了,苏白倒是不担心解禀的忽然出现以及偷袭,自己就住在解阿姨的楼上,以解禀的谨慎小心绝对不可能忽然这么激进,再加上除非他们用什么特殊的法子,否则如果老老实实坐飞机的话,最快也得明天上午才能到这里。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苏白就醒了过来,挺踏实的一觉,推开窗子,走到了阳台边,下面,是小区里三三两两晨练的老人。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很宁静安好,直到当一个人风尘仆仆地走入小区。

苏白目光看向他,抖了抖烟灰。

对方也在看着苏白,但是对方显然更担心的是住在苏白下面那一层自己的养母。

下一刻,苏白的身形从阳台上消失,来到了地上的花圃边,距离解禀,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我向你道歉。”解禀看着苏白说道。

“我不接受。”苏白的回答简单干脆。

“我母亲还好吧?”

解禀问道,他已经来了,苏白没有理由再去对自己的养母出手。

“很好。”回答依旧简练。

然后,苏白冲撞了过去,

解禀目光一凝,双腿蹬地,整个人化作了一缕微风消散,躲避开了苏白这一击后,他又在另一侧重新将身形凝聚。

“我不想和你打,因为我对你有歉疚。”解禀说道。

“不好意思。”苏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以前我记得你觉得我是一条疯狗,对么?”

解禀和苏白也认识很长时间了,但因为解禀的实力一直在苏白之上,所以对苏白的观感自然和别人有些区别,带着一点俯视的意思,所以,那时候苏白很多的所作所为,在他眼中看来,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条运气好所以才一直没死的疯狗。

点点头,解禀选择了承认。

“但当我现在和你一样都是高级听众时,你却忘记我是一条疯狗了,是因为你发现我改变了,当我不再发疯时,你觉得你有一个断背老板罩着,我就没办法对你做什么了,所以,你就有恃无恐了,对么?”

解禀微微皱眉,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苏白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好像也没找到答案。

但很大可能,苏白说的是对的。

“你打不过我。”良久,解禀说出了这句话,于他掌心中,一团淡蓝色的火焰正在升腾着,他晋升高级听众的时间比苏白长,所以,他理应占据更多的优势。

苏白笑了,他慢慢地低下了头,然后再缓缓抬起,一头紫色的头发在此时散发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不再是杀马特的风格,而是恶魔的点缀。

整个人的气质,也陡然一变,肮脏、灾厄、诅咒,种种负面气息在他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来。

“我从来没考虑过能不能打得过这个问题。”

话音刚落,苏白再度冲了出去。

解禀的身体再度消散,出现在了另一个方位,但与此同时,四周忽然出现了七个一模一样的解禀,八个人一起掐诀,一时间,这里的一片区域仿佛被上了枷锁。

没成为高级听众之前,解禀主要强化其实就是幻术,也因此,他不可能允许苏白近身自己,双方虽然不是什么真心好友,但接触的次数多了,也大差不差地互相了解了。

再者,双方现在都已经是高级听众,对力量的掌控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哪怕现在战斗的地点在小区里,却也都有螺狮壳里做道场的本事,谁如果不小心误杀了普通人,那就是谁倒霉呗。

只是,让解禀微微有些吃惊的是,本以为会奋力击破自己枷锁的苏白却忽然之间也出现了七个分身,而后,基本上单对单地各自对上一个,同时一拳打了出去。

短时间内,解禀没办法分清楚哪个是真的苏白,他也相信苏白也分不清楚哪个是真的自己,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力量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去压制,而苏白则是可以选择其中一个去攻击。

苏白选错的话,无非继续被压制下去而已,但自己如果选择错的话,很可能会被直接当面生吃一记,双方的赌注严重不平衡。

解禀当即消散了自己的所有分身,整个人开始继续后退,他有的是时间,也有的是手段,他自认为自己占据着优势,所以并不急。

然而,当解禀刚刚后退时,却忽然感觉到自己后背位置传来了一缕凉意,

他,

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解禀一只眼睛睁开,另一只眼睛闭合,一时间,在其后脑勺位置,出现了另外的一张脸,也是他的脸,但却出现在了身后。

同样地一只眼睁开,一只眼闭合,但睁开的那只眼中释放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直接击中了苏白,刚刚绕道其身后的苏白还没来得及进行偷袭胸口就被直接洞穿,整个人向后退去。

不过,就在解禀正准备趁势追击时,却发现刚刚被自己击中的苏白身形于倒飞中开始消散。

也是假的!

“嗡!”

一个枯瘦几乎只剩下皮包骨的拳头就这样古朴无奇地出现在了解禀的前方,

“砰!”

拳头砸中了解禀的肩膀,解禀整个人像是一枚炮弹一样被打飞了出去,身体在小区水泥地上划出了一道数十米长的沟壑,一时间沙尘四起,附近晨练的老人只感觉一道连续的轰鸣声传来,吓得马上开始逃跑,场面很是混乱。

全身枯瘦的苏白于沙尘之中缓步向前走去,等走近后,看见衣服破碎的解禀正在慢慢地站起来,在刚刚的一番交手中,他解禀吃了大亏,本以为占据优势的自己,却在苏白连续的算计之中最终吃瘪,甚至,连用轻视都不能掩盖这次吃瘪,因为解禀知道自己的对手也是一名高级听众,他再轻视又能轻视到哪里去?

“扯平了,可以么?”解禀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着苏白,很认真地说道,“或者,我从其他的地方可以找东西补偿给你。”

从一开始来说,解禀的战意,并没有很强烈,这是解禀晋升高级听众第一次面对同级别的对手,当然,对于苏白来说,也是第一次。

“扯平了?”苏白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继续向解禀走去。

“我可以告诉一个秘密,关于你父母所在的地方,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对你设局的原因。”解禀打算用这个来平息苏白的怒火,虽然双方只是第一次的交手,但不知道为什么,解禀在此时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明明自己晋升高级听众的时间比苏白要长,但从刚才交手的感觉上来看,苏白似乎对他现在力量的运用比自己要精湛得多。

两个人,其实都是刚晋升高级听众,都在处于一种对力量的摸索熟悉阶段,按理说,解禀应该比苏白更有利一些,但可能苏白自己都没想到的一点就是,在自己晋升高级听众时,最后一成是靠金子补足的,而那块金子当年是补足传国玉玺的部分,现在就在苏白身上,其所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应,就是苏白对周围空间的亲和力,绝对不是一个刚刚晋升高级听众所拥有的水平!

解禀,是错估了苏白的实力,当然,苏白自己也没料到这一点,他还在想为什么交手中他觉得解禀比想象中弱这么多。

“关于我父母所在的位置?”苏白自言自语了一声。

“对。”

“你是我爹么?”苏白面带微笑地看着解禀问道。

“当然不是,你别开玩笑了。”

“那你肯定是我孙子,不然你怎么可能对我的家事这么感兴趣,对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