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那方面,有病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翡翠色的锉子拿在手中,面前放着一杯咖啡,窗外是高楼林立的大上海,下方则是车水马龙。

海梅梅细心地修理着自己的指甲,几根发丝垂落到眼帘位置,如果隔着一层纱看,还以为是哪家大家闺秀的倩影,但他确实是一个男人。

“呼呼……”

修理好了指甲,用嘴轻轻地吹了吹,海梅梅显得很是满足,只是在此时忽然响起的门铃声打破了他的宁静。

将锉子放入口袋里,海梅梅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他没去开门,因为他知道那扇门挡不住那个人。

一团水银一样的液体从门缝中流淌过来,攀爬到了海梅梅面前的椅子上,液体凝聚出一道人形,且在逐渐的细腻化。

海梅梅有些嫌弃地伸手挥了挥,似乎有些受不了这种味道。

“你也真是的,一开始强化什么不好,偏偏强化终结者那一类的机器人体质,弄得每次见到你都好像让我闻到了一股子恶心的机油味儿。”

对方形象完全凸显出来,是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一身银色的连衣裙,倒是很贴合之前会化作水银般液态金属的颜色。

“只要不是基友就可以了。”女人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些人,天生就像是有这种亲和力,在海梅梅面前,你会自然而然地放松下来,尤其是女人在面对他时,往往会把他当作自己的姐妹。

“你再不来我都有些困了,还想修完指甲去泡个澡的。”海梅梅伸了个懒腰,显得很是慵懒。

“你也真能闲得下来。”女人白了一眼海梅梅,“大姐那边最近有消息过来了没有?”

“你当两边联系是用电话的?”海梅梅有些无语道,“每次大姐有什么信息传递过来我都会通知你们的。”

“大姐最喜欢的,可就是你哦。”女人忽然道。

“赵倩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海梅梅听出来了女人话语中的另一层意思。

“海梅梅,实话实说了吧,我距离寻找契机晋升高级听众也没多久了,大姐如果给了你什么东西或者告诉你什么东西,你可不能吃独食。”

“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直接帮我们等于是害我们。”

“大姐是会在意那点事的人?”赵倩倩站起身,“行了,这不光是我的意见,还有其他人的意见,海梅梅,你是大姐在这里的唯一联系人,我只希望你能把从大姐那里获得的资源做好共享。”

“嘿嘿。”海梅梅听了这话反而笑了起来,“你这话说得真有意思,你们这不是升米恩斗米仇么?”

“是啊,我们就这个样子了。”赵倩倩很自然地看着海梅梅,“没有任何的关系能够维系到永远的,哪怕我们以前是一起在孤儿院里长大也一样,大姐以前是很照顾我们,但我们每个人都有我们自己的路,如果大姐还需要我们在现实世界里帮她做事的话,总得给个赏钱听个响吧。”

“你们就这么确信大姐给我开过小灶了?”海梅梅打了个呵欠,摊开双臂,“如果给我开过小灶了,我现在还能只是一个普通资深者的实力水平么?连你都超过我了。”

“谁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赵倩倩显然不吃这一套,“下次大姐如果联系你的话,你可以建议大姐将联络人从你这边改成辰光那边。”

“怎么,我就这么不被你们信任么?”海梅梅终于明白了,这帮家伙这次就是让赵倩倩这个婆娘当传话筒的。

“辰光毕竟是我们孤儿院里现在唯一的一个高级听众,我们信服他,而你,对不起,还真的不是很信得过你。”赵倩倩说话很是直接,“我不知道大姐是否在意我们这帮孤儿院里出来的人,我们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剩下的人,真的不多了,所以我们想抱团,如果大姐还想让我们听她的话帮她做事的话,那就先把价钱谈好再说,毕竟,情怀不能当饭吃。

在现实世界里帮一个高级听众跑腿也能得到一些赏赐呢,我们又为什么要一直帮她打白工?”

“赵倩倩,你们真的要一点情分都不讲么?”海梅梅端起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随后又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声音略微有些重,“如果大姐现在还在这里,我不信你还敢走到我面前说这种话。”

“呵呵,问题她现在不在这里了,而且,天知道她能不能回来。”赵倩倩挥挥手,“我走了,别忘了我说的话,我们已经合计商量过了,下次,你再开口通知我们做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认,除非是辰光出面。

还有,海梅梅你擅长的只是穿衣服弹钢琴再修一修你的指甲,做一个代言人或者当一个团体的领导人,你还真的不是很配。”

话音刚落,赵倩倩的身体再度化作了一摊液态金属,向下渗透了进去,整个人也随之消失不见。

等确认赵倩倩离开之后,海梅梅脸上的愤怒很快消失不见,他转过身,面对着落地窗;

“姐,以前跟在你身边喊你大姐头让你一个人在外打工挣钱养活的小伙伴们,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海梅梅吐出一口气,“花,果然没有百日红。”

……

黑暗,瞬间浓郁了下来,这意味着某人在刹那间忽然相信了这个骗局,一时间给这里复杂的环境重新注入了一种力量。

解禀本以为是苏白又进行了深度自我催眠,但回头一看,他看见在苏白身后,站着一个女孩儿,她笑靥如花。

而女孩儿的模样,跟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儿一模一样。

难道,这不是骗局?

黑暗再度浓郁了几分!

一团烟雾从苏白身后吹来,吹拂过苏白的脖颈,那只手,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显得很是亲昵也很是自然,仿佛二人之间早就很熟悉也有着很大的默契。

“喂,大白,你真的忘记我啦?”女孩儿的声音很清脆,像是百灵鸟的叫声,尤其是在这空寂的环境里,声音会显得更加空灵,就像是在录音棚里的声音一样。

苏白转过身,看着面前穿着牛仔吊带裤的女孩儿,女孩儿模样清秀,脸上带着点恰到好处的可爱婴儿肥,只是身形有点模糊,显然不是肉身,但似乎也不是灵魂体,更像是一种投影,产生于光与影的效果之中。

“好,你可以自我介绍一下。”苏白默默地又抽了一口烟。

“我就知道你们会忘了我。”女孩儿很是无奈道,“因为我触及到了一个秘密,广播在我死后必须要抹除你们关于我的记忆,包括你们听众。大白,你和熏儿在一起了么?”

女孩儿忽然问道,这思维感觉真是有些发散,但正是因为这种说话方式,反而让人觉得可信度更高。

解禀一步一步走来,苏白和女孩儿间的对话他自然也是听到了,但在此时他马上盘膝而坐,封闭了自己的一切。

黑暗,消散了一小半。

这是一种甩锅的做法,意思就是甭管真假,老子自我封闭了,也就不苦恼了,这个诡异环境也就不能够继续从自己身上吸取力量,至于信不信,你苏白一个人决定就好了。

对于高级听众来说,这里固然危险,也诡异,但绝对达不到能够威胁到他们生死的地步,所以解禀就干脆把吃瓜群众的身份当到底。

“没。”苏白很简练地回答道,他的表情也是很平静,眸子里也不带半分情绪,但四周的黑暗并没有因为解禀的退出而彻底消散,也就是说苏白现在还处于似信非信的阶段。

“她可是一直对你有意思哦。”女孩儿蹦蹦跳跳地来到苏白身侧,有些感伤道,“说实话,我本来还有些嫉妒的,我怕我死了之后,你就会彻底和她在一起了,因为我知道广播估计会修改你们的记忆,为了把我抹去,也就是会让另一个人填补进来,我怕你最后真的跟熏儿在一起了,虽然都是朋友,但我还是会嫉妒的。

你受伤时是我给你做饭,你不在时我给你带小家伙,你犯病时我痛心,就连这墓碑,也是我说要买的,这些戏份,是不是全都算到了熏儿的身上?甚至连熏儿自己也这么认为?”

四周的黑暗,越来越浓郁起来,随着女孩儿的话语不断说出,周围的氛围,也正在逐渐化作黑暗深渊。

似乎,只需要再提升一点点,四周的黑暗就会化作奔腾的黑色洪流,将一切淹没。

苏白还是站着没动,但是女孩儿却在此时仿佛得到了鼓励一样,上前一步,将自己的额头虚抵在了苏白胸口位置:

“别怪我吃醋,听众本就是自私的,不是么?

人家的第一次,可也是给了你,哪怕我死了,我也不准你去找别的女人,包括熏儿。”

女孩儿说完这句话时,忽然一阵清风吹来,

须臾之间,云淡风轻,四周的黑暗褪去得很彻底,也很快,包括女孩儿自己的身体,也开始越来越模糊起来。

女孩儿一脸的震惊,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自己刚刚再添一把柴火就能让苏白完全相信自己的,就能成功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白将烟头丢在了地上,踩了踩,然后笑了笑,

“前面讲得倒是感触挺深的,但是你说我和你发生过关系……”苏白顿了顿,“这个,有个医生曾告诉过我,我那方面,有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