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转变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是觉得嘉措越来越逗比了,连“用鳝”都说出来了,存心恶心人的,如果不是自己手里正拿着叶子包的鳝鱼准备吞,苏白还真的得叹息一声真的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

连佛爷都变成这个样子,苏白可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嘉措时是在藏区,佛爷赤膊着上身,背负一把柴刀,连杀了好几个人来清理门户,那时候佛爷寡言少语,都不怎爱搭理人的,跟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

不过苏白是清楚僧人讲究一个入世修行,和尚去开佛教大会了,嘉措居然也懂出去遛弯和吃夜宵了,俩人可能都在找机缘突破那层窗户纸吧。

张开嘴,双手抓着,苏白眼睛一闭,将鳝鱼直接送入自己嘴里。

叶子入口即化,鳝鱼则是入口即钻,

两件东西瞬间就进入了苏白腹中,根本就没有咀嚼的过程,相反,吃的一方显得有些扭扭捏捏觉得膈应得很,但被吃的反而显得主动得很。

“嗡!”

“嗡!”

刹那间,苏白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像是被涂抹了一层火油同时还点了火,火烧火燎的感觉让人难受得很,以苏白那堪称变态的意志力竟然在此时有种恐要崩溃的感觉。

“嘶……”

苏白脖子伸长,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整个人从沙发上跪了下来。

嘉措站在苏白身边,双手掐印,一串骨珠出现,随即打出去,骨珠散发着蓝色的光芒悬浮在苏白的头顶,于苏白来说,一股清凉的感觉袭来,自己的痛苦也在此时缓解了不少。

“就一开始难受,慢慢地就好了。”嘉措提醒道。

其实,也不需要嘉措这个提醒,苏白自己心里也知道轻重,既然吞下来了,那就得做好应付下来的准备,

开弓没有回头箭。

小家伙不在这里了,苏白也就可以肆无忌惮得折腾,嘶吼声不停地传来,苏白像是一头凶兽一样不停地用拳头砸击着地面。

佛爷站在边上一边给苏白护法加持“清凉油”,一边看着苏白在那里痛苦的发疯,瓷砖被苏白砸出了好多个坑,这不禁让佛爷的嘴角都有些抽搐,这栋房子的坚固程度他心里有数的,自己拿柴刀砍都不能在墙壁上留下一道痕迹,但是看眼前这货竟然砸出这么多坑了。

叹了一口气,佛爷心里还是感叹着,到底是高级听众跟资深者之间的差距啊,真的是太大了。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佛爷深吸一口气,他也清楚自己最近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都有些不记得自己三年前还是坐在寺庙最高位置看着信徒对自己顶礼膜拜的活佛了,心中也没了所谓的大义的责任,整个人活得跟一个小市民一样。

不礼佛了,不做功课了,也不修炼了,每天就看看报纸听听歌然后去外面大排档吃顿夜宵,过得不算是颓废,但相较于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大变样了。

但也因此,他发现自己对自己的人生以及看待生活的视角似乎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世界,在他的眼中多了另外一层的含义。

哪怕没了自己,国家该做什么事还是会做什么事,统一以及稳定连同未来,这是大势所趋,自己以前一直操心的事情,当自己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仿佛也没起什么波澜。

一种大势,滚压而下,以前自己觉得是顽疾大患的人或者势力,在这种大势之下,都成了跳梁小丑。

简而言之,就是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

这是潮流,也是因果,一种更庞大也是更宏观的因果。

情不自禁地,嘉措就走神了,当然,在此时走神不走神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因为苏白很明显已经度过了一开始痛苦期,气息也逐渐开始趋于平缓起来。

当然,效果和效应,其实还在继续发酵和继续着的,只是痛苦可能减缓了,当然,也可能是苏白已经习惯了。

对苏白那堪称变态级别的精神意志力,嘉措觉得自小从玩伴中厮杀出来成为唯一的自己,都觉得有些咂舌,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自己的童年虽然伴随着血与火以及杀戮,但至少也算是有一条清晰的路让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哪怕身后是一串血的脚印,但苏白是先被设定成一个正常的人生经历,再在他是一个正常人三观的基础上,进行扭曲甚至是颠覆,这才是大恐怖,也是大折磨。

“嘶……呼……”

苏白还是跪坐在地上,那条黄鳝进入自己体内后,直接被自己的僵尸煞气给溶解了,之所以溶解得这么快,那片叶子也是起了很大的效果,否则这痛苦的感觉还得延长至少一倍多的时间。

但那股子尸胎的精气神却还是在不停地喧嚣着,任何一个智慧生命都会本能地反抗消亡,都想要继续保存着自己的存在。

但很可惜的是,比起黄鳝里蕴藏着的尸气,苏白真正在意的,还就是它这一股子精气神中隐藏的秘密!

如果要尸气的话,这尸气再浓郁,能比得上证道之地里棺材中那位每天给自己发放的口粮?

“呵呵,还想藏。”

苏白自言自语着,说话时,可以看见他牙齿里已经全是血沫子了,这也能从侧面表现出之前苏白所承受的痛苦到底有多恐怖。

这东西还想在苏白体内隐藏下来,或者附着在苏白的灵魂上,这点伎俩如果苏白还看不出来的话那就真的白混了,俗话说,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这玩意儿被镇压了至少八百年,历代活佛诵经礼佛加持封印,也没真的出去怎么晃荡过,哪怕生前是个七巧玲珑心的人被活活关押了八百年也成个大傻子了,跟听众比心眼儿和算计,确实是太嫩了。

再加上苏白生命层次提升之后,灵魂的感应也自然而然地提升了许多,对方在自己体内根本就无处遁形,几次灵魂层面的绞杀之下,对方很快就萎靡得败下阵来,被苏白强行撕开,其灵魂也开始了进行吞噬了。

这感觉,实际上跟以前吸收缘故吸血鬼血液差不多,毕竟远古吸血鬼血液里所隐藏的,其实也就是灵魂记忆,对别人来说以自己的灵魂出手强行撕裂对方灵魂同时进行吸收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因为灵魂太娇贵了,一旦出现什么损伤影响也太大了,但对于苏白来说,还真的是熟能生巧了,无论是精血还是脑花都吃过好几回了,也熟门熟路着。

“轰!”

黄鳝的一切被苏白彻底抹除,而现在,苏白正在读取其灵魂记忆,一些八百年来其自己琢磨出来的煞气运用方法自然而然地开始被苏白接受起来,但苏白更感兴趣的,还是观看对方的记忆,一方面是人都有窥觑隐私的本能,另一方面则是苏白每次读取这些年代久远的记忆时,总是能够有不少有用的发现。

于苏白的视角中,四周一片黑暗,但慢慢得,开始出现了光,

记忆的读取,

开始:

“滴答……滴答……滴答……”

外面,似乎有小雨滴答的声音,落在屋檐上,很是清脆,但苏白不清楚这屋檐到底是哪种款式,每个地方的建筑风格自古以来就很不相同,但苏白暂时还看不见这些,因为这段记忆,他是以第一人称视角进行读取的,就跟以前读取远古吸血鬼借着其视角目睹祖龙手持玉玺大杀四方的画面一样。

这个女人,在眨眼睛,仿佛刚悠悠然得醒来,

阳光,

有些刺眼。

当她完全睁开眼时,苏白才明白之前的滴答水声其实不是因为外面在下雨,而是因为屋子里竟然有室内的假山水池,水还是活水,竟然在流动同时不停地滴落着。

苏白还躺在床上,轻纱帷幔,清风徐来,摇摇曳曳,倒是挺唯美的,但是风格上,应该不属于内地古代的那种严谨的风格。

只是这个女人还是继续躺在床上,也没想起身说走动走动,苏白也就只能继续通过她的视角看着上面,时间长了点,也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一般来说,灵魂深处可以被清晰读取出来的记忆往往是原主人生前最刻骨铭心的记忆,但至少看到现在,苏白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很快,有变化发生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一名留着络腮胡须且装束上像是波斯商人的一个瘦高男子走了过来。

“阿丽莎,我的珍珠,你真的好美。”

男子在诉说着赞美之情,

苏白感觉到了一种厌恶,极端的厌恶,

这厌恶不是来自于苏白,而是来自于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现在是什么情绪苏白都能体会到。

不过,很快,苏白就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视线中的男子已经把衣服都脱了正在往床上爬!

“阿丽莎,我的珍珠,你真的想死我了,我渴望得到你很久了,我朝思暮想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得到你,哪怕只得到你的肉体我也心满意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