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他在激动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成都武侯区大龙燚火锅店,

因为是下午时分,距离晚上饭点还有两个多钟头,所以店里的客人并不多。

现在已经入夏了,也确实是热了起来,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从学校里走出来,进入了这家火锅店,要了红锅汤底又随手画了一些配菜。

很快,锅底被服务员端了上来,底料随着锅底的沸腾开始慢慢地完全融化下去,属于火锅的味道正在慢慢地弥漫出来。

学生用筷子夹着一块毛肚放入沸腾的火锅中,等待了十秒后夹出来在油碟里蘸了蘸,随后送入自己嘴里慢慢地咀嚼。

这像是他一个人的火锅,他却吃得自得其乐,如果不是他身穿着对面中学的校服,可能谁都不会认为他只是一名中学生,因为无论其动作神情,看起来都像是一个饱经沧桑有沉淀有故事的人。

当学生将第三块毛肚送入嘴里时,火锅店里又走进来一位穿着白色短袖的中年男子,男子看起来有些偏老成,可能也是因为他留络腮胡子的原因吧,其形象,让人下意识地想起了武侠小说里的那些个放荡不羁的大侠。

“哟呵,不是你请我吃饭么,怎么自己都吃上了。”

男子径直走到了那位先来的学生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毫不客气地将两盘嫩牛肉送入锅中随后搓搓手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等待牛肉熟透好大快朵颐了。

“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才来,你燕回鸿可是圈子里最不守时的一个。”

后进来的这位竟然是燕回鸿,那么,能够有资格跟燕回鸿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人,其身份地位自然也就不需多言了,只是这位,真的是有些年轻得可怕了。

“嘿,你这人说话真不讲究,跟我以前一个朋友一样。”燕回鸿笑了笑,他性格比较粗大,或者叫是属于粗中有细的类型,所以总是给人一种豪爽的感觉,当然,毕竟是一名厮混已久的听众,自然不可能太纯良,行侠仗义、除恶扬善自然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他也没那么闲和无聊。

“跟蓝琳一样,对么?”

学生放下了筷子,端起桌上的豆奶喝了一口。

“唉。”一提起蓝琳,燕回鸿叹了一口气,显然,当初蓝琳身死的那件事,带给他的影响,还没真的消除掉。

“说吧,你来成都做什么。”学生问道。

“因为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燕回鸿将一大块牛肉送入自己嘴里然后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放在了桌面上,“自己点相册看吧,没设密码。辰光,这几张照片,我觉得你肯定会感兴趣。”

学生的名字叫辰光,一个比较清秀却也是用得比较多的名字,放在十多年前还算好,但放到现在,辰光这个名字经常被各种言情俗套小说拿去乱用,也着实给其增添了一些无奈。

拿起燕回鸿的手机,点开了相册,入眼的,则是一个个身材很丰满的女人于床上的媚态,辰光抬起头,看向了燕回鸿。

“哈哈,往下翻往下翻,其余的你可以直接无视。”

按捺住自己内心泛起的阵阵恶心感,辰光还是开始继续往下翻,很快,出现了一张比较奇怪的照片,因为它是一张老照片,但应该是拿手机对着老照片拍出来的,照片中是一个大铁门,后面有两栋楼,还有一个小空地,上面有不少儿童玩具,比如跷跷板和滑梯这类的东西。

“你记得这个地方,是吧?”燕回鸿笑呵呵地问道,“我听说过,你自小是在成都的一家孤儿院长大的。”

“那你凭什么确定,我是在这家孤儿院长大的?”辰光晃了晃手机问道。

“直觉。”燕回鸿用手背擦了擦自己嘴角的油渍,“真的只是凭直觉。”

“除了直觉以外呢?”辰光显然不相信这个理由。

“除了直觉以外的话,那就是我曾经遇到另外几个成都的听众,在我还不是高级听众甚至还不是资深者的时候就遇到过他们,那几个,现在都已经不在了,要么是死在故事世界里,要么是死在现实世界里,但他们都和我说过她们来自于一家孤儿院。

我很好奇,到底是哪一家孤儿院这么厉害,净出听众了,你说对吧?”

“在我很小的时候,这家孤儿院就关闭了。”辰光脸上露出了一抹追思,显然,这个孤儿院算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明确感受到温暖的地方,虽然燕回鸿之前说出来的讯息明显说明了这家孤儿院的诡异,但一码归一码。

“谁开的?”燕回鸿继续问道,“我这次来成都,就是为了查清楚这件事。”

“是一对夫妻开办的,俩人都是企业家,我记得小时候在孤儿院里,每次他们夫妻一过来,全孤儿院的小朋友都会很开心,围绕在他们身边喊院长叔叔院长阿姨,他们来的那天,就是孤儿院里的节日,不光是他们带来的礼物和玩具,就连当天的伙食也会比往常好很多。

后来,这对夫妻出了车祸走了,他们的儿子直接终止了对孤儿院的资金支持,所以也就半年后,孤儿院也就彻底解散了,里面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就自己走上社会找活干,年纪小一些的则是被政府开办的福利院接收,我就是被福利院接收的。”

“你还记得他们的名字么?”燕回鸿问道。

辰光摇了摇头,“那时候我才三岁而已,怎么可能记得那么多。”

“那现在你对这件事有兴趣了吧?”燕回鸿又吞下去一大块牛肉,“这事儿,不一般。”

“现在我是知道不一般了,以前倒是没这种感觉。”辰光白皙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你应该不止知道这么多。”

“呵呵,这对夫妻有个儿子,也就是当初那个暂停资助孤儿院的公子哥,我调查到他时还愣了一下,你猜怎么着,他居然也是听众,在蓝琳死的那个故事世界里,我还碰到过他。”

“哦。”辰光点点头,“他现在什么实力水平,应该还没死吧?”

“这个我暂时还不清楚,估计顶了天也就资深者中级吧,死倒是没死,我也意外着呢,这家伙就纯粹是个精神病竟然到现在还没死。”

……

“你是我母亲代孕生出来的?”

慈爱医院后的一家奶茶店里,安乐在听完了苏白的讲述之后显得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但他脸上的神情,不是震惊,而是觉得荒谬和搞笑: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无底线得很呐,在二十多年前就敢做代孕的事情,还真的是一直走在潮流的最前线。”

很显然,安乐对翁爱娟的感情,并不好。

“你这么对你妈不感冒,为什么还要来看她?”苏白喝了口奶茶问道。

“因为我想看她凄惨的模样,我每次从故事世界里回来或者是从外地回来,都会抽个时间去看看她,因为她,我的童年一直被人嘲笑,甚至我连辩驳的理由都没有,因为全街道都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不瞒你说,我一直听她说她还有一个有钱的儿子早晚有一天会来接她去过好日子,我还想着把那个有钱的儿子找出来当着她的面把他给杀掉好让她彻底断绝了这个念想让她活得完全绝望,但我经过催眠后发现,她自己也对那个所谓的儿子一点讯息都不知道。”

苏白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

“他现在就坐在你面前,你现在可以对他动手了。”

安乐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官大一级压死人是吧,不过我很好奇,你父母当初为什么会找她这样子的一个女人代孕,我觉得,正常的父母在选择代孕这件事上,都应该比较谨慎的吧,就像是打算人工授精用其他人精子的父母应该会对所用精子的那个人有很多的考察和评价。”

说到这里,安乐忽然又一愣,他像是住住了什么重点一样,问道:

“二十多年前,国内,已经有能力做人工授精手术了么?”

安乐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这一点苏白从不否认,很显然,他已经从苏白的叙述上发现出一些不对的地方了。

“你妈这个样子,你爸也不管管?”苏白问道,他之所花时间来跟安乐扯皮,目的就在于问翁爱娟丈夫的事情。

“我爸?”安乐顿了顿,“一个很可怜的男人,我记得我那年被他从幼儿园接回家,我妈把外面野男人喊到了家里做那种事,我爸就捂着我的眼睛和嘴站在厨房里不敢出声,但我能够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显然,他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一直隐忍着的,但我早熟得比较早,一些事情,其实自己心里也有数了。”

听着安乐的话,苏白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可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画面,

一个穿着工装的中年男子躲藏在厨房里,一边捂住儿子的嘴巴和眼睛一边欣赏着自己的老婆在自己面前被别人绿的画面,他在微笑,他在愉悦,且兴奋得全身发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