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隐藏在笑容下的,真相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出租车在慈爱医院的门口停了下来,苏白推开车门,下了车,闷热潮湿的气候下,整条马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有些蔫,但苏白整个人却显得很是干爽,似乎周遭的气候完全对他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他一只手提着背包径直向着医院门口一侧的水果店走去。

一般来说,医院门口的一条街永远不缺卖水果和卖牛奶的,少顷,苏白提了一箱牛奶和一个果篮重新走入了医院大门。

慈爱医院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私人医院,苏白走入了住院楼里,在前台报出了“翁爱娟”的名字很快就查到了病房位置。

慢步踩着楼梯,一步一步地往上走,曾经,胖子曾问过苏白,有没有兴趣去找一找自己的生母,苏白直接否决了,因为他觉得这很无聊。

这一次,苏白同样觉得很无聊,但因为之前在机场航站楼前那诡异的共鸣,让苏白没办法继续这般无视下去,只得来到这里。

刚晋升成了高级听众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苏白可不认为这是巧合,他更不会认为是所谓生母那令世人动容的伟大母爱起了作用所以才让自己感应到了。

来到了病房门口,苏白推开门进去,病房里有三张病床,但此时只有中间那张床上躺着一个穿着病人服的憔悴女人,两边的病床则是空着的,但这家医院的病人其实还是不少的,可能确实是因为其他病人实在无法忍受跟翁爱娟待在一个病房的缘故,所以医院只能暂时这样安排下来了,在医院里一个人单独住一个病房的确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当苏白进来时,翁爱娟处于睡着的状态,被子有动过的痕迹,她双臂在被子外面,整个人半侧过来,像是小孩子睡觉时踹了被子。

但苏白能够看出来,她其实是在做一个“拥抱”的动作,甚至,拥抱的是谁,苏白也清楚。

果篮和牛奶被苏白放在了床边,随即,苏白在旁边的空病床上坐了下来。

抽出一根烟,点上,丝毫不顾忌这里是医院,也没有在乎有一个病人就躺在自己的面前。

刚刚走进来时,经过护士台那边,两个护士在聊是非,苏白的听力很好,也算是听了个清楚,看来,自己的这个生母,还真是一个生性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啊。

似乎是受到烟味的刺激,翁爱娟的眼皮开始颤抖起来,应该是快要醒来了。

苏白还这样坐在那里,继续抽着烟。

“你是?”

翁爱娟一醒来就看见自己对面床上坐着一个正在抽烟的男子,当下也是吓得双手死死抓住了被子,等她发现那个男子就坐在那里抽着烟,也没其余动作时,才稍微地放下点心来。

“来看看你。”苏白说道。

“你是谁?”翁爱娟继续问道,“我真的不认识你。”

苏白摇摇头,是的,你不认识我,我也真的不想认识你,你是你,我是我,你当初被代孕生下了我,但既然那一男一女肯让你活着,应该是觉得你不会坏什么事情,同时,他们也应该给了你足够的好处,否则你也不会说我是被富贵人家抱走的。

还记得,上次在医院里时,躺在太平间里的血尸说“梦话”喊出自己亡妻的名字,最后通过查班的护士给苏白登记的“家属”胖子打电话,说出了“叶姿”两个字。

苏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想到这个,那件事似乎跟自己眼前的情况没有一点点的相似之处,但却忽然想到了,仿佛两件事之中有着极深的联系一样。

苏白站起身,走到了床边,推开了窗子。

医院的窗子大部分是跟宾馆里一样是被固定住的,能开启的角度很小,所以这个病房里的空气流通确实很差,再加上苏白还在抽烟,一时间,迟迟得不到苏白回复的翁爱娟开始咳嗽起来。

“这病,好不了了吧。”苏白又吐出一口烟,问道,翁爱娟的这个病,确实很难好了,只能不停地疗养下去。

对一个病人这样子说话,确实不是什么看望病人的恰当方式。

“你到底是谁!”

翁爱娟提高了音量,眼前的这个男子,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身上带着浓重的风尘仆仆气息,头发有些散乱,身上也有许多处的污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外出务工的农民工一样。

虽然现在农民工的工资一路走高,乃至于连一些所谓白领都不能比了,但是翁爱娟还是没有把眼前的苏白跟她刚刚在睡梦中呼唤和拥抱的“儿子”联系到一起。

就像是《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曾说过他的丈夫会踩着五彩祥云过来迎娶自己一样,在翁爱娟心里,她也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当初代孕的那个儿子,有朝一日会开着豪车找到自己和自己相拥而泣并且承诺会好好奉养自己报答自己的养育之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