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代孕的女人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儿子……儿子……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一声声呼唤,带着点凄凉,也带着些许的感伤,于情绪上可能不是那么的激烈,但婉转之下,却也是抓住了那真正的哀诉神韵。

苏白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刚刚在夜总会里杀了人还觉得有些紧张的小伙子了,此时的他,即使听到那一声声“儿子儿子”的女人叫声倏然间传入耳中,也依旧是不动声色。

目光,环视四周,苏白没发现四周有任何做凄苦表情状的女人,当然,苏白也清楚,这声音能够这么清晰地直刺自己的灵魂,也不应该是普通人可以发出来的。

“儿子……儿子……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声音还在继续,但苏白依旧发现不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似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如果距离学能够在此时起作用的话。

苏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在这个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有某个精神系强化的听众正躲在暗处对自己出手,但想想又觉得不对劲,难道是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晋升成高级听众了所以这般心态良好地来找自己寻仇?如果对方是高级听众的话那道理就更讲不通了,高级听众圈子跟资深者圈子是两个截然不同层面的圈子,自己以前再怎么得罪人,至少还真的没往死里得罪过哪些高级听众且迫使他们在自己刚刚晋升后就要来找自己寻仇。

那这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为什么,苏白感知到自己的心境,竟然受到了这股声音的干扰,这才是让苏白最诧异的地方,以自己现如今的心境,虽然不可能有多么高深,甚至可能比和尚嘉措那俩还要弱上很多,但是因为自己特殊的经历以及自己几乎扭曲的性格,反而形成了一种令和尚都羡慕不已的可怕心理防线,哪怕是故事世界里广播专门设计出来针对听众的心理陷阱也很少能够对自己起作用。

但是就在现在,就在这个机场航站楼外面,自己的心境竟然就这么起了波澜。

猛然间,苏白忽然转过身,本来的背面,是航站楼的玻璃墙,但当苏白转过身时,却看见玻璃里倒映出来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个面容憔悴身穿着病人服的女人。

女人目光很空洞,也很迷茫,似乎眼里根本就没有苏白,但是他呼唤的对象,很明显就是苏白。

她在不断地向外走,似乎想要从玻璃里走出来,她的双臂缓缓地张开,像是打算要拥抱苏白一样,但她的脸上,却很茫然。

这不是鬼,

也不是灵,

这一点,苏白很确信,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鬼气,而且,似乎也不是别人针对自己使用下的幻术,苏白不知道,哪个精神系强化者可以什么铺垫都没有,什么预备都没有,直接从第一个字第一个词就可以成功地扰乱自己的心境。

哪怕苏白现在是刚刚晋升成高级听众的,对高级听众的圈子态势还不是很清晰,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但苏白也断定就算是高级听众里的精神系强化者,也做不到这种瞬间扰乱自己心境的地步吧?

难道是大佬级听众闲得蛋疼手痒跑出来对付自己?

那就更不可能了,且不说上一批列车开出之后现在东西方两个主流大听众圈子里还剩下几个大佬级听众,就算近年刚晋升起来也算上,也没多少,自己还真没那个面儿吸引人家主动过来对付自己,还这么神龙见尾不见首的。

那么,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儿子……儿子……我的儿子……”

女人双臂竟然慢慢地穿透了玻璃,似乎要将苏白拥入怀中了,苏白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女人的手慢慢地虚抱了自己。

苏白正在思考,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能够瞬间扰乱自己心境,那么很可能是跟自己有关系的人,甚至有着很密切的关系,这样子的话,其实可选择余地就很小很小了,视野也就清晰很多了。

首先,这个女人不可能是苏余杭的“老婆”,也就是自己那个便宜妈,以那个女人的性格和行事手段,与其说让她变成这么个憔悴模样跑出来哭喊着“儿子儿子求抱抱”,倒不如让她直接一拍脑门自毁神魂直接魂飞魄散,那个女人,绝对做不出眼前的这种事,也不可能摆出这样子的姿态。

她可以直接借用自己妹妹的身体然后让其自己回到家躺在床上腐烂掉都毫不顾惜,对自己的儿子当作试验品一样随便揉捏摆弄,这样子的一个女人,绝对不可能是她。

那么,

还有谁?

“儿子……儿子……”

女人抱住了苏白,她没有重量,甚至不是灵魂体,似乎是一缕执念或者叫思念,总之,不能称得上是一种具体的能量形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