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什么时候亮的?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要问苏白晋升成高级听众后有什么感觉,其实完全可以用某家钙片的广告词来形容: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吃嘛嘛香,一口气上五楼,一瓶顶过去的五瓶。

高级听众跟资深者最大的区别在于,高级听众自身因为生命层次的提升,导致周围空间跟自身的联系和亲密度就会自然而然地增大许多。

你人站在这里,但实际上可以说是一整块区域都被你所影响着,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跟周围的环境产生极大的关系,用一句比较中二的局子来形容就是,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增幅,打个比方,你的速度可以借助周围的环境进行极大的提升,甚至控制风的流速湿度等等细节去让自己的速度得到进一步的跳跃,而在战斗时,你的力量也能得到四周环境的呼应,这种叠加,不是一种简单得BUFF那么单纯,其增幅效果,相对于资深者来看,完全可以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

一瓶顶过去五瓶,差不多就能够形容出以前一个技能释放出去时的威力被这般直接翻了数倍的增幅。

晋升成资深者,需要融合本命武器,借助本命武器的融合强行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而高级听众,从本质上来讲,也是一种对生命层次的更高追求,生命层次越高,对应的好处也就越多。

而晋升高级听众带来的改变,不是指血统的提升或者纯粹力量的提升,而是你对血统以及自身力量包括以前很多能力的使用和发挥,有了更广阔的空间,简而言之,就是同一台电脑,一个用的是windows98一个用的是W10,哪怕带的软件相同,但是其运行速度和运行效果以及等等方面的使用感觉和用户体验,是完全不同的。

于晚跑之中,苏白一边在“故地重游”一边也是在放空自己的思绪,晋升成高级听众,在很长时间里是他的目标,但绝对不是最大的目标,晋升成功了,固然值得高兴,却还不至于忘乎所以,自己现在只是在努力地往上爬,但苏白自己心里也清楚,距离那一男一女,自己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谁也不知道那一男一女,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境界。

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的缘故,在晚跑途中竟然还遇到了一个陌生的黑人听众对自己主动进行了挑衅,苏白也尝试了一下出手,对方身上燃烧起来的灵魂火焰被自己以寒冰力量瞬间冰封熄灭,这就是碾压,完完全全的碾压,

一直到将对方随意地冰冻丢入垃圾桶时,苏白才真实地意识到,自己现在真的已经和资深者那个序列的群体,划清界限了,实力相差的太大了。

以前苏白只能说在资深者里单挑谁都不怕,基本可以刚赢,如果是1V2的话,那么会比较麻烦,甚至自己也可能受伤,但现在,四五个资深者一起对自己出手,自己也能从容地解决掉。

也无怪乎高级听众会这么高冷了,因为双方的差距,真的太大太大,实力不在一个阶层之后,平等的对话和交流自然也就成了一种奢望。

黑人听众的事情对于苏白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现在晋升成功高级听众了,一些以前落下的事情现在倒是可以腾出手去做了,比如佛爷曾说过给自己一具古尸早就已经运送到上海老方家里,只是自己之前一直在荒岛上进行自残训练,现在倒是可以抽时间回去看看。

胖子不见了,苏白也能理解,至少这一次事情来看,胖儿做得很地道,但自己似乎是真的摘了他的桃子,人现在不想见到自己想一个人静静也无可厚非。

重新回到酒店门口时,苏白注意到前台一个服务员手里拿着电话张大嘴盯着自己,苏白留意了一下,但还是直接走入了电梯里。

走入电梯时,苏白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自己跟小家伙的合影还放在这里,之前晋升时差点疏忽了,不过好在照片并没有损坏,只是略微有些褶皱,拿在手中,一边看着照片里自己跟小家伙的合影一边很是细心地用手轻轻地将褶皱抚平。

每个人都有自己值得珍惜的东西,可能是实物,也有可能是回忆,苏白以前就是个孤家寡人,现在,也是一个孤家寡人,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还剩下这段回忆。

“再等会儿,再等会儿,如果你还活着,爸爸会来接你回家,如果你死了,爸爸会帮你报仇。”

听众对于“死亡”这个话题,一点都不避讳,不像是寻常人哪怕在路上见到灵车从自己身边开过去都会觉得晦气那样,毕竟听众从体验者一路走来,一直都是把自己的脑袋系在腰上过日子的,很多东西,该看淡的也早就看淡了。

苏白现在确实不知道小家伙的生死,因为他无法揣摩出那一男一女到底要做什么事情,他们的思维和逻辑,你无法找出一个参照物去模拟和对比,因为他们确实是听众圈子里的绝对另类,哪怕是荔枝,当初也曾派公子海来秦皇岛海底探查是否真的有可以躲避广播目光的地方,而那两位,从自己七岁开始“出车祸”到现在,快二十年的时间了,他们已经躲避广播目光这么久了,已经算是一种前无古人的创举,至少现在来看,也后无来者。

不光是自己,其实苏白也清楚,小家伙可能也是对生死比较淡然的,当初的他曾用稚嫩的双脚双手主动爬向妖穴,二人的出身和经历,都很可怜,相依为命之下,自然就少了很多的虚套。

“叮!”

电梯门开了,苏白将照片放入自己的口袋里走出来。

出来时不觉得,但是回来时苏白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门前好像被布置了一个法阵,若是以前,这个法阵会让苏白有些头疼,但是现在,似乎难不倒自己了。

因为这个法阵不是用来对付高级听众的,可以对付高级听众的阵法苏白见过,上海老方家里有一整套,自己也曾亲身实践过,强扛法阵的力量结局是几乎瘫痪,这还是和尚收力的结果。

但这里的法阵等级要低许多,甚至只要你是高级听众借助周围环境的格局,完全可以轻松地避开走过去。

难度,真的不大。

“胖子。”苏白笑了笑,以为是胖子在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虽然这做法未免显得有些幼稚,但如果胖子是打算借助自己这个高级听众来尝试阵法的话,苏白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看来,胖子是还没走了?

广州的夜排档一向很有名,如果胖子没走的话,待会儿倒是可以一起出去吃个夜宵。

阵法不是没有影响,但也只是那么一点点,四周的空间有一点点扭曲,对于苏白来说,问题倒是不大,只是走到门前时,自己之前放在口袋里的照片忽然滑落了下来,这滑落得,有些莫名其妙。

苏白弯下腰,将照片捡起来,随后打开了门,却在这时,苏白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等再张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房间里面了,门也已经关上去了,但自己刚才明明是站在门口刚刚将门推开。

怎么回事?

自己不可能是失忆了,也不可能是刚刚走神了,以自己现在的生命层次,这种事情基本可以说是不可能发生。

一时间,苏白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再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苏白记得之前教训那个黑人听众时,自己施展寒冰力量虽然瞬间就将其制服住了,但对方的火焰还是灼烧了自己衣袖位置,但现在再看自己的衣袖,却发现衣袖没什么损伤。

如果说自己的身体因为特殊性可以自动复原,一些小伤可以忽略不计以外,这衣服,怎么可能自己修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吸一口气,苏白走到了卫生间,拿起淋喷头对着自己的脸用冷水冲了一会儿,本能地,苏白察觉到了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自己在夜跑回到酒店看见前台那个服务员惊讶的脸时就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等到进门时照片落下自己去捡照片时也感觉到了一些。

自己似乎在门口,捡过两次照片了?

甚至,从感觉上来说,好像还不止两次,否则照片掉了,也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反应,而且刚刚推开门时的眩晕感是怎么来的?

苏白可不相信是因为胖子布置的阵法引起的,而且,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是,如果这阵法是胖子布置的,为什么他没有等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听自己突破其阵法的感觉?

随手拿了一条毛巾,苏白擦了擦脸,走出了卫生间,广州潮湿的气候确实是让外来者有些不那么习惯,苏白拿出了自己的烟,在准备抽烟时想着还是先把窗户打开通通风,但当苏白的目光看向窗户那边时,苏白立即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天,

什么时候亮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