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种下一颗种子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节点已经彻底的崩坏了,像是漫天洒落的柳絮,于光怪陆离之中走入了一种消亡的节奏,带着一种肃杀的感觉,当一切都消失后,这里的环境也就变成了233号房间本来的样子,一张床,两个床柜,一个桌台,一台小电视机以及一个很逼仄的卫生间。

房间里,站着苏白跟胖子两个人,苏白闭着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胖子走到苏白面前,伸手挥了挥,苏白还是没有动静。

“他这是怎么了?”胖子自言自语道,如果说大白刚刚晋升成高级听众就出了什么问题,那就太狗血了,这就跟就喊逢甘露一滴差不多。

“那块金子死得太突然,逆转时间的力量虽然是虚假的,但还有一部分滞留在他的身上,你现在可以强行叫醒他,至多让他会有一点点的不舒服,不过让他一个人在这里站一会儿也就差不多可以恢复了。”公主残魂在胖子心底说道。

胖子点点头,这意思他懂了,差不多就是金子之前帮助苏白,相当于给苏白打了一针强有力的兴奋剂,现在副作用还没过去,当然,对苏白没什么危险,大概也就是晕车的人刚刚坐了挺长时间的车,缓缓也就可以了。

“怎么,不告别了,你可是帮了他这么大的一个忙,什么话都不说就走了?”公主残魂见胖子竟然直接开门打算离开有些奇怪道。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胖子呵斥了一句自己心底的残魂,“呵,你也在我体内待不了太久了,太晦气了。”

推开门,胖子走出了233号房,当他走出来时,忽然发现房门外的法阵竟然还在,并且依旧在运转中,但是这里的阵法对于出去的人不会有影响,但是对于进来的人,影响会很大。

雷先生,他还在么?

胖子对这件事,不是很确定,他倒是有心思想去找雷先生聊一聊关于阵法的一些事情,但人家鸟不鸟自己还很难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以帮强者跑腿为荣的胖子竟然也有了一些孤傲的脾气。

胖子想了想,应该是近墨者黑,被那个精神病给传染的吧。

摇了摇头,胖子甚至都没回自己的房间,径直下了电梯到酒店门口,在酒店服务台那边,还坐着几个听众,他们还没走,就是留下来等看个结果。

见胖子走出来了,当下几个人都站起来。

胖子挥挥手,“来,哥几个,去外面找个馆子一边吃饭一边说,胖爷我可是饿死了。”

现在是上午时间,虽然临近中午了,但还没过早茶的时间。

……

胖子出来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所有还停留在这里的听众耳中,绝大部分还留在这里的听众都直接去外面找正在聚餐的胖子去了,害的胖子本来点的一张桌子坐不下只能又换了一个大包间。

这也是因为胖子人际关系不错,所以很多听众对于从胖子嘴里知道一些消息抱有很大的期待,外加,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以外,其余人都只知道在所有人都被扫地出门后,只有胖子一个人还能够继续留在了那个节点里。

刘韬得知了这件事后没有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外面的餐馆找胖子聊天,他直接又去了雷先生的房间,却正好看见雷先生推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慢慢地走出来。

“雷先生,打算离开了?”

“节点都已经崩坏了,我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不如先回去,自家的井水泡茶才好喝。”

刘韬主动过来帮雷先生提起行李箱,这倒不是阿谀奉承,毕竟雷先生无论从年纪上还是从资历上,都担得起刘韬这么做,能够在体验者时就开始凑人建立听众论坛的人,这点眼力见儿还是有的。

“那个人出来了。”刘韬说道,“但只出来了一个,就是张八一,那个胖子。”

“哦。”雷先生淡淡地应了一句,没什么特殊的反应。

“雷先生,您说他把那件法器拿出来了么?”刘韬故意没去问孙海的事情,其实事情已经很简单了,虽然他现在还是因为阵法的原因没办法进入233房,但现在节点已经崩溃了,孙海如果成功晋级了高级听众,早就已经出来让大家一起喊他“大人”了,不可能现在还不出来,他根本就忍不住。

那么,现在结果很清晰了,孙海没成功,估计已经悬了。

“拿不出来的。”雷先生很随意地感叹了一句,他知道刘韬不懂这个,一些认知必须得至少是等到高级听众后才会真的接触到,比如节点里的东西,它的存在本就为这个现实世界规则所不允许,平时只能偷偷摸摸地这样玩一玩,但不可能出现在某个人的手中或者是出现在听众的手上,因为这个东西,见不得光,想见光可以,那就必须大受创伤变成残次品,但那样又失去了把它拿出来使用的意义。

就像是一些化学物质,它们只能保存在实验室里的密封容器里或者用其他的特殊方式去保存,不能完全地放在自然环境中,否则很快就会跟空气中的水或者氧气发生反应变质。

刘韬一直送雷先生到了门口,看着雷先生上了出租车后他才慢慢地退到了一边。

在出租车开走前,雷先生拉下了自己的车窗,看了看还恭敬地站在一边的刘韬,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算是一条狗对你一直很体贴你也会给他丢快骨头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雷先生问道。

“快了。”刘韬回答道,孙海大概率已经陨落了,那么论坛里的事情还必须自己早点回去坐镇和处置,这涉及到一些利益再分配的环节。

“我建议你多住一天看看吧。”雷先生微微一笑,“还记得视频里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家伙么,他和我平辈。”

说完这句话,雷先生摇上了车窗,示意司机师傅去机场。

刘韬站在原地,将雷先生最后的那段话在脑子里咀嚼了一遍,雷先生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说那位穿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也是一位高级听众,但为什么雷先生之前不明说?

在刘韬看来,如果那位黑色运动服青年也是一名高级听众的话,之前的出现和离开以及之后的叠影也就很好解释了。

人的本性使然,对自己未知的事物总是感到很好奇也会感到很敬畏,同时将各种可能和不可能都向那个未知事物的头顶上丢过去。刘韬对高级听众的层次自然羡慕得很,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觉得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在高级听众的身上,也就顺理成章了。

这就像是现在普通人看资深者时的观感一样,资深者在普通人眼里,真的跟神祇没什么区别。

那么,雷先生也是因为分析了很多之后才确定那位也是一名高级听众的么?但为什么他是高级听众却能够进入那个节点?

虽然很多细节都无脑甩给了高级听众这个结论上,但还是有不少的地方解释不通,刘韬也就懒得继续想了,孙海的死固然会造成论坛里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些管理员既得利益的变化,但他还是觉得跟那些比起来,交好一个年轻的高级听众,还是更划算一些,毕竟,雷先生既然一开始不认识这位高级听众,那就意味着这位应该也是新晋升的,趁着这个时候搞好关系,以后总归是有好处的。

刘韬的心态毕竟是跟苏白不一样,苏白之前是只差一个契机就可以晋升成高级听众,而刘韬,距离晋升成高级听众还有不少的距离,晋升这件事,还远远没被安排到他的日程表上,自然现在面对高级听众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

节点崩溃了,刚刚晋升成高级听众的苏白还沉浸在晋升后的快感之中,

力量啊,

对于男人来说,不亚于美酒和佳人,真的是能够让人沉迷其中无可自拔。

只是,传送回来时,苏白发现外面天黑了,他记得自己进入这个节点时,就已经是后半夜凌晨了,现在天还是黑的?

按照节点里的时间现在应该是白天上午才对,难不成是节点里的时间跟现实世界也不一样?

但应该不可能才对,节点里毕竟是假的,那块金子也不可能有恐怖广播故事世界那种篡改时间流速的能力。

胖子不在房间里,这让苏白更觉得有些奇怪,节点崩溃后,两个人应该一起出现在这个房间里才对,拿起手机,打算给胖子打个电话,却发现手机完全没信号。

“算了吧。”

苏白从自己背包里找到了一副耳机,戴在了耳朵上,推开了房门,走到电梯那边坐电梯下去,出了电梯就一路小跑着出了服务厅。

广州的夜色正浓,身畔就是珠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在节点里待的时间比较长,见了很长时间二十多年前的北京路老街,在此时,苏白忽然想沿着这条街跑一跑,看一看,

这感觉,就像是故地重游一样,其实,也真的是故地重游,

而在这个时间点里,一个刚刚下飞机准备参加明天听众论坛活动的黑人听众梦比斯,刚刚在宾馆附近找到了一帮黑人兄弟正在一起愉快地玩耍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