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晋升成功!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叟走得很安详,脸上的脚印印记还是那么的清晰,嘴角还带着一缕微笑,仿佛是躺在床上周遭被亲人环绕着驾鹤先去的一样。

谁也不知道,老叟选择苏白是单纯地想要帮苏白这个对自己脾气的人晋升还是为了报复孙海想拿自己当垫脚石晋升又或者,老叟只是想要报复一下苏白对自己脸上的那一脚。

正如苏白不清楚九哥当初为什么没有在自己去找他时当着自己的面打开青铜箱子一样,随着老叟的死去,老叟之前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就彻底不得而知了。

死人,最会保守秘密,往往能够让活人抓狂。

时间的逆流消失了,伴随着老叟的死亡,这个节点,开始了真正的崩溃,这个区域,开始变得很是斑驳起来,而且,很清楚的是,这一次,不再是上一次戏弄孙海那样是作假的,这一次,是真的。

节点,

真的在开始崩溃了。

苏白的晋升,也因此暂停了下来,但谁都清楚,这种事,根本就停不下来。

已经成功九成了,就剩下最后一成了,就剩下最后一步了,

在这个时候,谁愿意失败?谁甘心失败?

但苏白真的察觉到了,自己身边的辅助以及逆流气息已经停止,自己现在就站在最后一个台阶上,跨上去,就海阔天空,但现在的自己,随着老叟的死去,已经不再是简单地停滞不动这么简单了,而是现在自己整个人一鼓作气的气势已经有了萎靡的征兆,自己现在就像是逆水行舟,不能继续往前,就只能往下掉!

九成,很高了,但毕竟还没有成功,还没跨出那一步,哪怕你现在站得位置很高,但已经是砸锅卖铁将自己的一切完全梭哈出来的结果了,一切都堵上了,就像是去国外赌场签了单的人,除非赌赢回来,否则一切都没了。

苏白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他正在强行撑着自己的精气神,但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将自己能用的一切都压上去了,压到了九成上,如果老叟没死,在他的帮助下,苏白还有一定的机会强行一跃,将最后的一成给跨过去,但是老叟已经死了,失去了外在的帮助,苏白现在强行支撑的结果竟然也是让自己气息下落的速度变得稍微慢一些,至多再过半分钟的时间,九成也会慢慢地滑落到八成。

“我不甘心!”

苏白咬牙切齿地说道,真的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猛然间,苏白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刚出生时被那一男一女丢在医院卫生间生锈水龙头下冲洗的画面,浮现出了全家福照片里自己被贴着符纸木愣愣地站在那里的画面,浮现出了自己回到家时小家伙不见的画面。

再多的不甘,再多的不愿意,再多的愤怒,在这个时候,都显得有些苍白和无力,人定胜天,是一种最高级的心灵鸡汤,事实上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早就被证明是一件笑话而已。

哪怕苏白已经拼尽了全力,在此时也依然得面临功败垂成的结局了,孙海是自己被骗了作死,而苏白自己,则是真的有点山穷水尽的意思。

“大白,稳住,还有机会!”

胖子在这个时候忽然喊道。

苏白的目光看向了胖子,他看见胖子正在掐诀,显然是在打算触发法阵,但现在法阵还有什么用?给自己减轻痛苦?让自己死去时不那么难受?

“他娘的,老子这次帮你,算是把以前的一切交情都一笔勾销了,以前我偷走小家伙自己去交任务,坑了你一次,之后又差点坑了你跟和尚佛爷他们死在上海郊区,这一次,至少是对你,胖爷我要还清了。

跟你在一起,胖爷连一口汤都没有,自今日之后,你是你的高级听众大人,胖爷找个没人的地方再去碰运气,下次碰到了,谁都别手下留情,也都不用讲什么情面了。”

胖子一边吼着一边将目光投向了静静地坐在那边已经死去的老叟身上。

“五行大阵,炼金补缺!”

胖子双手撑开,三圈红色的光圈以死去的老叟为圆心将其笼罩了起来,随后火焰升腾而起,开始灼烧老叟的尸体。

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这是老叟曾跟苏白说过的话,因为这里都是假的,所以当老叟跟苏白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将玉玺丢给苏白时,苏白看不见玉玺,只看见一块帕子,当意识到那个女孩以及那一男一女是谁时,苏白再回头,却已经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

因为这里是一个虚假的区域,甚至不能称之为空间,这里,只是一场梦,一个错误,一个误会,一个意外!

但这里,至少有一个是真的,那就是金子,这里有一块金子,曾有幸去弥补过祖龙玉玺的缺憾,如今祖龙玉玺消失不见,但那块金子依旧还在这里。

老叟的身体慢慢地汽化飘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老叟的轮椅却在融化的同时,渐渐地出现了一些金灿灿的色泽。

这块金字,

竟然就藏在他的轮椅里!

胖子一边操持着法阵一边看着面前不断变化的一幕,当他真的看见有金色的金属色泽出现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讶然之色。

真的,

真的就在这里面!

那块金子,那块曾经补过祖龙玉玺的金子,竟然真的就在这里!

猛然间,胖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布置阵法时,老叟一直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之前胖子还在想着这货是不是看不出自己到底是在布置什么阵法,但现在回想起来,胖子明白了自己其实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这块金子,既然能够支撑起这个玄妙的节点,那么,他对阵法的理解又岂能肤浅和片面了?

当自己不怀好意地布置熔炼亡魂妖物的阵法在他身边时,他岂能看不出来自己的用意?

但他还是很平静地看着自己慢慢地将阵法布置完毕,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就这么平静地看着自己。

然后,

再如此平静地死去,他说过,苏白晋升的难度比他低,他也说过,他想要报复孙海让孙海成为别人的嫁衣,

所以,

他怎么可能在苏白已经完成九成就差最后千钧一发之际就这么地轻松平静地死去?

就算是现实世界里的老人,很多人都是强撑着一口气把自己心中迫切的事情做完才真的撒手人寰的啊!

他如此安详地离开,是不是已经看穿了什么,或者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什么?

随着胖子的阵法继续加持下去,轮椅彻底融化,一块小拇指一般大小的金子缓缓地飘浮了起来,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虽然它不是祖龙当年手持砸碎黑龙的传国玉玺,但至少曾是它的一部分,它的一生,注定是悲哀的。

女娲炼石补青天,剩下的那块石头还能有机会去红尘里走一遭,成就《红楼梦》的悲欢离合,但这块金子,没能赶得上祖龙当年叱咤风云的年代,虽然成为了传国玉玺的一部分,但它的存在,更相当于是传国玉玺的一块污点,到后来,随着他诞生了智慧,学会了思考后,可能对自己的存在,越来越感到怀疑,也对自己存在的意义产生了很多的纠结。

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

当初自己是作为传国玉玺的补足品诞生的,那么今天,

我就以再度成为补足品的方式去结束自己!

怎么来的,就怎么去,

这就是老叟为自己选择的葬礼和结束!

金子很容易炼化,因为老叟死的时候直接将自己本体所有的灵气给抹去,现在的这块金子,就是一块最为纯粹的能量源,任君采撷!

苏白掌心摊开一抓,金子化作了金色的液体飘散了过来,直接融入了苏白的身体,一时间,苏白的皮肤开始熠熠生辉,整个人的气息也瞬间攀升了上去!

“轰!”

虚空之中传出了一道闷响,苏白整个人,豁然开朗!

成功了,

高级听众!

胖子双手一挥,阵法结束,有些怔怔地看着那块被灼烧成黑色的区域,他忽然觉得,老叟哪怕没有选择帮助自己晋升而是选择帮苏白晋升,但老者其实给自己的,也很多,死去的宁静以及最后对于自身结局的安排,这不都完全贴合了因果么?

为什么因果在自己这里,只有畏惧和惶恐以及算来算去的死胡同?

胖子的脑海中不断地出现老叟死去时脸微微一侧,就这么平静地死去的画面,蓦然地,胖子忽然觉得,自己像是看懂了什么东西。

苏白飘浮起来的双脚,缓缓地落地,双手握拳,感受着自己体内澎湃着的截然不同的力量,

这,

就是高级听众的力量么?

……

与此同时,在国内一所中学的语文课堂上,一位年迈的语文老师正叫自己班上的学生一起朗读一篇文言文:

“秦子婴元年冬,沛公刘邦军灞上,婴跪捧玉玺献于咸阳道左,秦亡。传国玺得归刘汉。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权,时孺子婴年幼,玺藏于长乐宫太后处。王莽遣其弟王舜来索,太后怒而詈之,并掷玺于地,破其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