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进阶,高级听众!(三)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有时候,一些事情,很难真的跟之前自己所设想那般简单纯粹,胖子觉得自己嘴唇有些发苦,像是刚刚一口闷下了一大块毒药。

因果,有毒。

这不是比喻,也不是夸张,而是切切实实体会到了。

如果胖子没算出来这个结果,可能到时候胖子自己无论做出了什么选择,最后获得利益的是苏白时,胖子至多也就嫉妒地拿小拳拳捶一捶苏白的胸口然后逼着苏白出去后请客吃顿烧烤之类的,甚至,在度过一开始的嫉妒心绪之后,胖子也会为苏白能够晋升成高级听众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因为苏白跟胖子之间的关系,不是那种纯粹的朋友,但也算是惺惺相惜了,苏白早一步晋升成高级听众,胖子会乐见其成,同样地,当胖子决定出手选择一方进行赌博参与战团时,本就是以看戏凑热闹心态围观的苏白主动后退一步表明了自己不参与也不和你胖子抢的态度,也是一种互相信任的姿态。

摆明了态度,我不摘你的桃子。

但是,现在问题就在于胖子已经算出了一个结果,这就像是本来两个好朋友一起努力学习为了一个全班第一名,惺惺相惜着,无论最后谁拿了第一,另一个也都服气和开心,但是当其中一个被认为是被内定了之后,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还能继续做好朋友么?还能继续惺惺相惜下去么?另一方还能继续保持平和的态度么?

现在的胖子,就是这种感觉,他没办法平复住自己的心境,实在是没办法忍受最后果子还是落在苏白头上的结果,哪怕现在苏白什么都不做,而且还主动后退了一步。

人,就是一种复杂且纠结的产物,胖子在纠结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了,因为根据因果推算的结果显示,自己哪怕什么都不做,最后还是苏白获利最大。

该死,这到底是为什么!

胖子在心里呐喊着,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凭什么苏白什么事情都不做却注定将获得最大的利益,凭什么他能一直随性地活着!

凭什么!

为什么!

胖子咬了咬牙,他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现在就杀死苏白!

杀了他,

就没人和自己争了,

杀了他,

自己心里也就用不着不平衡了!

杀了他,

一切就都又公平了!

但很快,胖子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刚刚盘踞着的恶念全都摒弃,他开始大口地呼吸和喘气,胖子很慌乱,为什么自己刚刚脑海中竟然会出现杀死苏白的念头?

无论自己做出什么选择,最终获利的还是苏白,这里面包括自己选择帮助孙海或者选择帮助轮椅青年又或者两者都不帮,但如果自己现在选择对苏白出手,去企图杀死苏白,这根本就不需要推算,完全对自己没有任何收益的事情。

将一个哪怕现在不住在一起却还算是关系不错的伙伴杀死,且不说能不能杀死,这份损失,就已经足够大了,而且,胖子心里其实也清楚,单对单公平环境下,现在的自己,估计还真不是苏白的对手了。

“有些事情,当你看透了结局后,是不是会觉得很纠结?”公主残魂的声音再度响起,“人,其实还是糊涂地活着比较有意思。”

“贱女人,要你现在在我这里装什么逼?胖爷离开这里第一件事就是把你从我神魂上分离出去,你自己都只是一个残魂,还装什么清高拿捏什么姿态!”

胖子在心底对公主残魂吼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就这么将果子拱手让人?将自己本来一直追求的晋升高级听众的契机也都拱手送人?”

公主残魂像是完全不在意胖子对自己的恶劣态度,当然,也是因为她没得选择,因为胖子现在就是她的寄主,她完全是寄人篱下的状态,之前她敢对那轮椅上的青年发脾气也是一种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封建思想余毒比较重,认定自己的家仆绝对不能对自己不敬这是最大的忌讳或者叫逆鳞。

但胖子,只要他现在愿意,完全可以损耗一些本源直接将自己给炼化掉,而且胖子也不是她的家奴一类的人。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胖子嘴唇颤抖着,现在的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迷路的羔羊,明明看清楚了前面更远的路,但是自己依旧没办法去进行选择,看见了路,却不是自己想要走的路。

鲁迅曾说过,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但实际上,世界上的路有无数条,有人愿意去走了,才叫做路。

胖子现在正处于这种纠结跟尴尬的境地之中。

甚至,这种异样的反应也引起了苏白的注意,胖子距离他只有百米距离,这么一段距离,以苏白的感知力和对胖子的熟悉,自然能够看出点什么。

“贱女人,别再烦我了,别再烦我了!”

胖子忽然跪了下来,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将额头使劲地往面前的碎水泥板上磕,而且磕得很重,直接头破血流!

这下子,苏白想继续驻足原地当一个看客显然是不符合时宜的了,他只能走向了胖子那边。

一边,是轮椅青年跟孙海的僵持对决,天幕上不断地出现蜘蛛网状态的裂纹然后又慢慢地恢复,只是第二次出现的裂纹比上一次都大许多,显然,双方的对决,已经进入到后半段状态中了。

而在另一边,胖子则是在那里磕着头,不停地流着血;

整幅画面,真的是诡异至极,因为都是无声的。

轮椅青年跟孙海的对决,除了孙海偶尔的喘息声以外就没其余的声音了,哪怕是虚空出现了裂纹也是悄无声息的,不会出现轰隆声或者类似布帛被撕裂的声音。

而胖子这边只是不停传来闷响,虽然有声音,却更反衬出了一种宁静,这个时候,游走在其中,苏白像是在看卓别林的无声喜剧片一样。

只是,苏白看得并不是很懂,也不觉得好笑,比如孙海为什么要和器灵刚着,胖子为什么要撞头。

走到了胖子身边,苏白没蹲下来拍着胖子的肩膀安慰,而是掏出了两根烟,一起放在嘴里拿着打火机打出火苗吸了一口,然后将其中一根烟递给了胖子。

胖子停止了磕头,看着面前的燃烧着的香烟,他忽然扭过头看着苏白;

此时,在苏白看来,胖子的双目,赤红一片,

而且,

苏白还感知到胖子身上升腾起来的杀机,并且,这杀机是冲着自己的。

但苏白也没后退,更没做出什么防御架势,还是继续保持递烟的姿势。

胖子终于还是接过烟,放在嘴里猛吸了一口,然后从鼻孔中喷出白烟,对着地上吐了口唾沫,胖子的手搭在了苏白的肩膀上。

“大白,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吧。”

苏白点点头,示意胖子可以说下去。

“你知道么,你现在走过来安慰我,给我烟,再加上之前主动后退一步,其实是在刺激我,刺激我更想杀你!”

胖子用力拍打着苏白的肩膀,很用力,甚至苏白的身体也开始了微微颤抖,随着每次的拍打,也发出了“碰碰”的闷响声。

胖子的额头全是血水,血肉模糊一片,但他的情绪,就像是一个刚刚嗑药超倍的瘾君子一样,很是不稳定。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苏白说完这句话后,自己也笑了,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刚刚那句话,是不是也让你很想来杀我?”

是的,

胖子牙齿咬得都发出了“吱吱”的声音,苏白这个举动在胖子眼里,就是在装无辜,你把好处都吃掉了,却还在我这里装无辜,卖萌,操,找死啊!

但胖子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因为胖子自己也清楚,苏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而且,未来还没发生,自己拿自己看见的未来,拿一个未来出现的事情去怪罪现在的一个人,其实是自己在无理取闹。

“大白,你好像真的很懂的样子。”胖子盯着苏白说道。

“我其实对你跟对那边两个人,也是一头雾水,但我至少懂一点。”

“懂什么?”

“我能看出来,你在纠结。”苏白继续道,“我没看错吧?”

“呵呵,那我该怎么办?你能教我么?”胖子有些不屑地笑道,你没研究因果,怎么帮我?

“这你还真的问对人了,我就很少纠结。”

苏白其实看出了更多的东西,但在这个时候,却不方便说太多,老实说,苏白真的不愿意胖子走向蓝琳那样子的老路又或者变成跟那个老消防员一样的人。

一边说着,苏白一边走向了轮椅青年跟孙海那一边,

挥挥手,

“胖子,人活着,有时候算计来算计去,很没意思的,我们成为了听众,不惜一切地想要挣扎求生,不是为了求生而求生,而是因为我们觉得,生,比死,对我们来说更有吸引力,如果活着很痛苦,那早就可以选择自杀了。

比如如果换我来选的话,

其实很简单。”

苏白抬起脚,对着自己面前轮椅青年的脸就直接狠狠地踹了过去,

“老子让你珠江之水天上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