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苦恨年年压金线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海跟雷先生两个人一起去的是酒店外的一家煲仔饭店,店门很小,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起眼,桌椅也不是很干净,但客人倒是不少。

雷先生点的是叉烧煲仔饭,孙海点的是香肠煲仔饭,然后一人一杯橙汁。

很简单的一顿饭,雷先生吃得很自然,孙海至少看起来也是吃得很自然。

吃好了饭,雷先生跟孙海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向酒店。

孙海忍不住了,在后面故意叹了一口气,雷先生也没装作没听见,而是停下了脚步。

但停下了脚步,雷先生也没说话,他不说话,孙海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因为他想说的,其实不用说,雷先生肯定也清楚,而且,这件事也很难用口头上的交流就能够解决的了的,但自己却又实在没有什么条件和东西去能够跟雷先生做什么交换。

尴尬,

的确是有些尴尬。

少顷,见孙海不说话,雷先生就又开始迈起步子向酒店那边走去。

“雷先生。”孙海开口道。

“什么事。”

“我去买包烟。”

“去吧。”

短暂的交流,果断的分离,雷先生继续走向酒店,孙海则是拐入了隔壁的一家小卖部。

买了包烟,抽出一根咬在嘴里,点燃,重重地吸了好几口,随着香烟的吐出,孙海觉得自己心中的郁结仿佛也化解了不少,当然,孙海自己也清楚这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已经在自己面前了,但自己却拿不到,这种感觉,最是折磨人,也最是让人抓狂。

“嘶……”

这时候,一道声音自孙海身后出现,孙海转过身,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一个黑人男子,男子身上穿着一件褶皱的西服,看起来很是狼狈,这边的黑人至少看起来还是挺潮的,大多数都是以前比较流行的小阿飞装扮。

只是眼前这位,一看就像是混得比较凄惨的一个,当然,非法暂留在广州的黑人里,混得好的,确实是少数中的少数。

“梦比斯,你怎么了?”孙海显然是认识梦比斯的,因为梦比斯本就是受到论坛邀请过来的唯一的一位西方听众,“我之前还在疑惑为什么之前进门时没看见你呢。”

梦比斯快步走到了孙海面前,双手掐住了孙海的衣领,两个人飞速地后退,一直退到了一侧的巷子里。

“有话好好说。”孙海任由梦比斯将自己提着靠在了墙壁上,他没反抗,因为他有不反抗的底气,以他现在的实力积累,资深者里能够打得过自己的,甚至是有资格成为自己对手的,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该死,你们论坛是特意把我邀请过来愚弄我的么?”梦比斯龇牙咧嘴地瞪着孙海;

他现在很狼狈,废话,能不狼狈么,他可是在垃圾桶里待了整个后半夜,自己整个人被冰冻住了丢在那里,身体上的损伤倒是可以先忽略掉,关键是来自内心方面的折磨。

一想到自己居然自不量力地对着一名高级听众大人大放厥词说要拯救他的傲慢与偏见,梦比斯就吓得后背发寒,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

因为听众之中,脾气暴躁怪异的不在少数,高级听众就算杀死自己,也就是承受一下下个故事世界里任务难度提升的惩罚,别人不是不敢杀自己啊,而且那时候对方只是在跑步,说起惹事儿,还是自己在先,对方对自己出手,哪怕出杀手,也能讲得通道理,只要讲得通道理,广播就不会管!

“梦比斯,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孙海皱了皱眉,他能看出来梦比斯像是遭遇了什么意外,导致现在其精神状态很不正常。

“你还好意思问我?”梦比斯就差手指点在孙海的脸上了,“你们把我邀请过来时说的什么?这次只是资深者才能参与的活动,但该死的,我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一名高级听众,别告诉我这只是凑巧,对方只是碰巧住在这附近而已!”

“高级听众?”

听到这里,孙海终于大概猜测到发生什么事情了,梦比斯是碰见了一个高级听众然后被别人教训了一顿。

“你碰到雷先生了?”孙海问道。

“雷先生?”梦比斯想了想,“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年轻人,很年轻。”

“那就不是雷先生了,但这附近没有高级听众居住是肯定的,你肯定是搞错了。”孙海笃定道。

“Fuck,我搞错了?那位高级听众就在这酒店附近晚跑,你说跟你们论坛没关系,可能么?”梦比斯显然是不相信孙海的解释。

见梦比斯还在这里纠缠,本就心情不是很好的孙海忍耐性也终于耗光了,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喝,一时间四周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梦比斯长大了嘴巴,下意识地撒开手后退了几步,在刚刚,他在孙海的面前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你……”

哪怕梦比斯再蠢,在刚才,他也是能够体会到孙海的真实实力了。

“我距离晋升成高级听众,只剩下时间的问题。”孙海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一边说道,他之前其实在微信群里的说话语气也可以看出来,虽然还没成为高级听众,但是他其实早就把自己的心态摆放在高级听众的位置上了,甚至一般的资深者他还真是有些瞧不上眼。

梦比斯靠在另一侧的墙壁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他的头上没有头发,光秃秃的一片。

“那就是因为我倒霉了?”梦比斯有些不忿道。

这就是现实,听众的现实,之前孙海任由梦比斯揪着自己的衣领子按在墙壁上解释,梦比斯不听,但是现在当孙海展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后,梦比斯就认怂了,这倒不是说明了黑人的劣根性,其实无论东西方哪个人种的听众在绝对实力面前,都会这样,当然,精神病的那一类人除外。

“可能,真的是正好有某位高级听众大人出现在这附近吧。”孙海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了,“是你运气不太好而已,我这里是有一名高级听众坐镇,但是他明显不是你嘴里所说的那个运动服青年。”

“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了?”梦比斯已经打消了找孙海讨要说法的念头,思维也终于清晰了起来,“你说活动已经开始了?不是说今天下午的么?”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是那位高级听众大人提前了时间,几个钟头前,参加这次活动的资深者已经都进去了,现在门也关了,没有那位高级听众的允许,我也打不开那扇门。”

“What?那我来中国做什么?就为了过来被修理一顿?”梦比斯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次中国之行的体验感真的是太差太差了。

“对了,为什么不能进去?”梦比斯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那个节点的位置已经知道了?”

“是,是知道了,但是节点外有布置阵法,而且是一名高级听众布置的阵法。”孙海说道。

“那……”梦比斯深吸一口气,然后笑了笑,“高级听众布置的阵法,我又不是没尝试进去过,只要那位高级听众阵法师大人不是按照对付同等级高级听众的设置和要求来布置的这个阵法,我就有信心可以穿过去,

不行,这次来我绝对不能白来!”

孙海眼睛也是一亮,他双手抓住了梦比斯的肩膀,“你真的能够进去?可以带一个人么?”

“带你,没多少的问题,虽然你会承受一部分的伤害,但那些伤害对于你来说,也不算是什么。”梦比斯后背上当即升腾起一串幽蓝色的火焰,他的血统具备着穿行地狱和人间的能力,自然而然地就自带对阵法的穿透能力,“我们只需要祈祷那位阵法师不要那么敬业真的布置成对付高级听众都绰绰有余的阵法,否则我们进去后,只能死路一条。”

“不会的,他不会的。”孙海笑了笑,很是笃定。

……

吃好了饭,雷先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先拿热得快烧了一壶开水,然后拿着自己的茶杯泡了一壶茶。

水是宾馆水龙头里的水,茶是在超市里买的散装茶,不是好水也不是好茶,但雷先生并不讲究和在意这个。

只是,当他刚刚端起杯子才喝了两口茶时,别在他衣服上的那支钢笔,却在此时开始了颤动。

阵法,对于布阵者,说是父子关系,就有点过了,但至少也相当于自己的一只眼睛或者一只耳朵,那里发生的事情,作为布阵者多半能够感应到,而且,雷先生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自己的阵法真的很近很近,

都在一栋酒店大楼里,到底能有多远?

只是,雷先生并没有急着出手阻止,甚至都没有去牵引自己的阵法对入侵者做出更强有力的反击,他只是默默地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

说了一句:

“苦恨年年压金线了哟。”

……

PS:这句出自于唐代诗人秦韬玉的《贫女》,下一句则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