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你叫什么名字?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推开窗,看见星星,依然守在夜空中;

心中不免多了些暖暖的感动;

一闪一闪的光努力把黑夜点亮;

气氛如此安详……”

推开门,屋子里的灯居然还亮着,房卡也插在供电卡槽里,一部手机插在那里充着电,同时播放着张杰的那一首《我们都一样》。

轻盈舒缓的乐曲在房间里飘荡,让这个潮湿逼仄的酒店房间变得似乎不再那么令人反感了,老实说,从进入这个酒店开始,苏白就有些奇怪胖子为什么会选择住进这样子的一个酒店。

那部手机,有点眼熟,苏白看向了放在小桌上正在充着电的手机,好像跟自己用的是一个型号的,只是,当苏白再往里走几步时,忽然感到一阵风吹来。

这是一个无窗的房间,来的哪门子的风?

风,扬起的还有沙尘。

苏白双手摊开,一层寒冰力量凝聚而出,只是还没等得及苏白人工降尘,沙尘跟风就消失了,而苏白看见自己正站在一片比较荒凉的地方,脚下,是瓦砾堆,前方百米处,则是一条老街,街道上不少人骑着自行车穿行其中,是那种很老式的自行车,不是现在流行的共享单车。

这个画面,很真实,真实到让你觉得这不是幻觉,但这里,怎么可能不是幻觉?

苏白的精神意志很强悍,经受过好几个故事世界里对心灵漏洞的考验,虽然发生在苏白的事情比较多,甚至如果按照正常的标准来看,苏白自小到大所发生的事情足以变成许许多多个心灵漏洞来打击苏白让苏白完全沉沦进去。

但偏偏苏白却是一个对幻术抵抗能力最强的资深者之一。

这里,到底是几几年?

苏白清楚,自己应该不是穿越了,但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故事世界了?”苏白自言自语着,或许,现在最好的解释就是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从现实世界里无缝衔接地进入故事世界了,这也不是没有先例,以前自己馄饨吃了一半还被拉入过故事世界。

难不成这次又是悬案?发生在八九十年代的悬案?

苏白有些随意地继续往前走,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应该是属于拆迁区,脚下的瓦砾是刚刚推倒的房子,等过阵子应该就会有施工队进来开始施工了。

北上广的发展比中国其余的地方肯定要更早一些,在这个时期,城市建设的浪潮正处于最高速发展的阶段,老房子被开始消亡,新楼开始出现,那些以前大陆居民只能在港片里看见的高楼大厦开始逐渐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仿佛也就短短十几年前,大陆居民忽然发现,至少从城市的规模和模样上来看,我们真的不比别人差什么。

等靠近了那条街道,苏白耳边传来的基本都是粤语,人们穿的衣服也是花花绿绿的,虽然肯定不是六七十年代那种工人装遍地走,但至少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确实有些老土。

这里是以前的广州?

故事世界会发生在这里?

苏白舔了舔嘴唇,其实按理说,自己应该也算是到了快进下个故事世界的时候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苏白却又有些觉得这里不像是一个故事世界。

斜前方,有一条大河,应该是珠江,苏白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从之前坐车到这里时,苏白虽然是在发愣,但是对周边的环境也是有着一个清晰的认识,这几乎是属于听众的一种本能了。

难道是,酒店这边二十年前的模样?

苏白抬头开始有目的的寻找路标,很快,在一家小商店的门外电线杆上,找到了路牌,上面“北京路”三个字很是清晰。

深吸一口气,这就有意思了,按照主将的位置以及北京路的方位,自己刚刚所站的废墟,真的是那家七天酒店那栋楼的前身?

“叮……”

一枚硬币掉落在了地上,然后滚动着向苏白这边过来,苏白微微低头,看着硬币径直滚动入自己身侧的下水沟里。

一个头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急匆匆地跑过来,女孩儿年纪还小,应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她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下水道的铁板,咬了咬嘴唇,这生气的模样显得很是可爱。

女孩儿没哭也没闹,就这么在柏油路边上坐了下来,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有些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苏白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儿有些眼熟,但苏白记得自己并不认识他,而且以自己的成长经历来看,自己不可能会在将近二十年前的广州有什么认识的人。

但当女孩儿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苏白有一种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感觉。

“看什么看,衰仔。”

女孩儿见苏白还在打量着自己,有些生气地对苏白喊道,她之前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苏白是故意看着自己的硬币滚落到下水道里的,如果他愿意伸手甚至是伸个脚自己的硬币就不会掉下去。

苏白在女孩儿身边坐了下来,女孩儿倒是没在意这个,骂了一句后还在自己憋着气,在这个年代,一个硬币,对于小孩子来说,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哪怕是新世纪一开始的几年,绝大部分的小学生一天的零花钱也就一块钱的样子,可不像是现在的小学生拥有这么强大的消费能力。

“你叫什么名字。”苏白问道,至于之前小女孩儿骂自己,苏白倒是浑然没在意,苏白还没low到要跟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置气的地步。

“要你管。”女孩儿对着苏白翻了个白眼。

“我可以把钱给你。”苏白说道。

“真的?”女孩儿有些意外,但马上又以一种怀疑警惕的目光看着苏白,“你不会是想叫我跟你回家拿钱然后把我拐卖了吧?”

“呵呵。”苏白笑了笑,把手伸到一侧的下水道栏杆上,掌心微微发力,“嗡”的一声,那枚刚掉下去的硬币就吸附到了苏白的掌心中,苏白握着拳,放在了小女孩面前,“猜猜有没有?”

“骗人,又不是魔术戏,我才不信……”

当苏白摊开手掌时,小女孩看见掌心中的那枚硬币,小嘴当即张开成了“O”形,显得很是不可思议,但她还是没忘记直接伸手将硬币从苏白掌心中拿过来攥在了自己手里。

“你好厉害,再见了,我要去买水果了,嘿嘿,虽然你帮我拿到了钱,但妈妈跟我说过,街上变戏法的最喜欢拐卖小孩子了,叫我不准跟那些变戏法的多说话。”

小女孩起身,蹦蹦跳跳地走向了斜前方的水果摊,但她走到半路上,却拐个弯,走向了另一侧站着的一男一女那里。

苏白摇了摇头,不管现在自己是在现实世界还是故事世界,但这个女孩,真的挺有意思的,但自己应该真的不认识她,又或者自己是因为最近小家伙没了,所以自己开始对小孩子格外上心了?

不至于吧。

苏白这时候也起身,水果摊那头有一个书报亭,苏白打算去那里看看报纸,至少能够先确定一下现在这个鬼地方到底代表着广州哪个年代。

小姑娘跟自己的父母此时也走向了水果摊,只是小姑娘应该是见到自己父母后变乖了,没有跟之前那样蹦蹦跳跳的,走路走得很沉稳,变得很乖很乖。

苏白站在了报亭前,伸手取过了一份报纸,先看日期,1993年4月30日。

是自己出生的这一年,93年,而且自己现在应该还没出生才对,因为那个真苏白的生日也在几个月之后,那么至少现在不用担心会遇到自己了。

苏白随意地翻动着报纸版面,报亭老板一边打着苍蝇一边带着嫌弃的目光盯着苏白,就差说一句:要买就买不买就滚的话了。

“想吃什么水果啊?”一个女人的声音自隔壁水果摊那边传来。

“荔枝,我最喜欢吃荔枝了。”这是小女孩的声音,但是现在说话却有些一字一顿的,没了之前的灵气和跳脱。

苏白正在看报纸上的一篇报道,周围的事情也就随意地听着,所以暂时还没注意到隔壁的情况。

“那好,给你荔枝。”还是女人的声音,“拿好哦,这些够吃了吧?”

“谢谢……”女孩儿有些机械地回答道。

“你买不买啊!”报亭老板终于忍耐不住了对着苏白抱怨道。

“呵。”苏白将报纸放了回去,自己身上确实没钱,有钱在这里也用不了。

只是,当苏白刚刚转过身准备沿着北京路这条街再逛逛搜集一下情况时,忽然听到后面女人很认真地说道:

“那好,既然你这么喜欢吃荔枝,

那么,

以后你的名字就叫荔枝了好不好?跟阿姨走,阿姨家里有好多小朋友和你玩耍,天天都能有荔枝吃哦。”

“好。”女孩儿木讷地点头道。

“那阿姨再问你一遍,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荔枝。”

苏白的身体猛地怔住了,他马上回头看向身后的水果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