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荒岛求生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嘿……呼……嘿……呼……嘿……呼……”

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喝自海岛上的灯塔内传来,这是一座面积很小的荒岛,就连本来建立在岛上的灯塔也早就被废弃掉了,斑驳的灯塔墙壁,生锈的红色铁门,永远不会再亮起的大灯。

随着现代航海技术的不断普及和发展,海上灯塔的作用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可能真的只能从一些童话故事寓言故事里才能再见到守灯塔的老人。

低喝声带着一种有韵律的节奏,就像是船工的号子,一直没有间断,而里面,仿佛关押着一个正在被不停折磨着的囚犯。

一只海鸟落在了灯塔下面的生锈铁门上,对于里面传来的声响,它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了,这种声音在最近几个月里,一直持续着,基本上持续整个白天绝不会停止。

刚刚捕食结束的海鸟双足稳稳地站在铁门上悠哉悠哉地整理着自己的羽毛,可以看得出,它很悠闲自在。

“哐当……”

本来半掩着的铁门忽然被从里面推开,水鸟猝不及防之下摔下了铁门,等它扑腾翅膀准备飞起来时,铁门却没给它挣扎的时间,整个身子被铁门跟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而后全身骨头都断得七七八八地栽落了下来,显然是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从铁门里,走出来一个人,如果他还能被称之为人的话;

因为这个人全身上下,瘦得几乎只剩下了皮包骨头,一层泛着金属光泽的皮包裹在骨头上,同时皮肤上还有一道道血线若隐若现。

“嘿……呼……嘿……呼……”

当他走出来时,喉咙里不停地发出着这种声音,如同这样子的活着,就是一种最大的折磨,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这个人左眼是赤红色而右眼则是黑色,截然不同的眼眸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诡异,仿佛一头饿鬼自地狱里刚刚爬出来,即使是在大白天见到他,也会给人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苏白缓步地走到岸边,浪涛不时地拍打过来,溅射出带着腥咸味道的海水。

在这个地方,他待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几乎最大程度地抽光了自己的血,耗散光了自己体内的所有能量,在这里仅凭着一口气,强行硬撑着自己不死。

这是离开上海后,苏白给自己选择的修炼方式,同时,也是自己给自己的一种折磨。

因为广播的约束以及自己内心深处的那该死的道德准绳,注定了苏白在现实世界里想要去发泄的话,很难在现实世界里去滥杀无辜,但自己内心的压力以及那种愤怒,却必须找一个突破口去释放,否则自己整个人都将崩溃掉。

惩罚自己,折磨自己,同时,也是一种对自我的修炼,这个方法没有人教给苏白,是苏白自己摸索出来的,那天雨中自己坐在长椅上,看见自己的血统显化出来陪着自己,苏白脑海中就想到了这个法子,既然自己暂时不愿意去碰因果,那就只能着重挖掘一下自己的潜能了,也就是自己血统的潜能。

苏白身上兼具着许多的血统,甚至如果泛而言之的话,黑龙鳞也能算是一种微弱的龙族血统,但苏白真正依仗的两大血统也就是血族跟僵尸血统。

这段时间里,苏白先榨干了自己,然后就靠着拼命挤压血族血统跟僵尸血统的潜力来续命,潜力压榨不出来,那就得死!

身体上下,无时无刻不停传递出来的痛苦才能让苏白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比如自己那对便宜爹妈,比如小家伙,甚至,连广播都能够忘记。

疯狂的人之所以会被冠之以疯狂之名,原因就在于他能做一般人做不出来的事情,比如自己给自己找酷刑,自己几乎玩死自己。

听众于现实世界里有享受生活的,有恬然自得的,也有甘于平淡的,自然也有坚持不懈修炼寻找机缘的,但像是苏白这种把自己置于不亚于故事世界的危险境地中的,很少很少。

“嘿……呼……嘿……呼……”

苏白的身体开始慢慢地膨胀起来,逐渐恢复成本来的模样,但现在他的身体却很是虚弱,肤色也是无比惨白,显得很是凄惨。

但至少,他没死,而且,通过这几个月时间的自我压榨,他对血族力量的认知以及僵尸力量的认知可以说是更上一层楼了,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恢复一下体内的气血把状态恢复一下,肯定比之前更进一步,但比较尴尬的是,更上一层楼不是指的是晋升成高级听众,而是依旧属于资深者高级的段位,那一层膜,始终没办法捅过去。

这座岛其实距离岸边并不远,也时常会有渔船或者是旅游的小船经过,就算等不到船,苏白一个人游回去问题也不大,大不了就先在这里吃几天海鲜补充一下体力,于苏白这个级别的听众来说,现实世界里除了一些秘境,已经很少有什么恶劣的自然环境能让他出什么意外了。

整个下午,都没有船过来,苏白捕捉了一些鱼虾,在这里生了火,自己开始烤了起来。

等鱼虾被烤得发出香味时,一艘渔船打着灯向这里行驶过来,渔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到这里来。

苏白撕下一块鱼肉,自顾自地吃着。

渔船靠岸了,一个脸上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很是兴奋地提着两个冷藏箱跳了下来,直接奔跑向了苏白这里。

“大人,大人,我来了。”

男子将两个冷藏箱放在了苏白面前,里面不出意外的话装的是新鲜的血袋。

苏白伸手指了指面前的简易烤架,示意男子一起吃。

男子有些受宠若惊,不顾烫手拿起一条鱼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这位男子名字叫胡汉林,是这一带的船老大,低级听众,苏白是在听众论坛上找到的他,当时他在论坛里发了一个帖子,讲的是自己以前干走私的经历,苏白就私聊他让他帮自己找一个安静没人打扰的荒岛。

对方在知道苏白身份后,马上照办,等苏白过来到潮汕时,他就直接负责接待并且将苏白送到了这个岛上。

而苏白也随手甩了两件自己本就用不上的法器给了他,当然,这两件法器对于胡汉林这个级别的人来说,自然是有大用的,所以他现在对苏白这么殷勤,也是人之常情了。

吃了一些烧烤,已经几个月没吃东西的苏白感知着随着食物入腹后自己可能本来沉睡的肠胃开始了重新的运作,一种被称之为“活着”的感觉现在对于苏白来说,是那么的清晰。

随后,苏白开始吸血,将血袋撕开一个口子,让鲜血流入自己的喉咙,鲜血,美味的甘甜,多么令人怀念的味道啊。

随着大量鲜血的涌入,苏白的脸色开始逐渐恢复过来,虽然没有恢复巅峰状态,但已经恢复了个小几成了,但苏白却觉得现在这个状态去跟以前巅峰状态时的自己去打的话,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劣势,这就是“自杀式修行”带来的增幅,但不管多大的增幅,苏白现在还只是一名资深者,之前的他几乎可以单对单地压制其余的资深者没什么问题了,现在还是这样,只能说以后资深者里想跟苏白单挑的话,除非真的是东方或者西方整个资深者圈子里的绝对佼佼者,否则其余人完全没这个资格跟苏白对垒了。

但……还是跟苏白本来预想的目标要差不少,自己似乎已经隐隐约约得触碰到了那层晋级高级听众的膜了,但自己距离捅破那层膜还是没什么办法。

苏白记起来在上一次进入“核爆炸”的故事世界中时,见到那位西方听众靠融合自己的分身强行突破到高级听众的画面,靠纯粹的量变硬生生地堆出一个质变出来,似乎也是可行的,但是风险着实太大。

“我听说现在很多大人都去佛山了。”胡汉林凑到苏白跟前说道,“有个大人和我还算是认识,前天去佛山时路过潮汕还是我负责接待的,他比较好那一口。”胡汉林露出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去佛山?有什么事情么?”

“这个我哪能知道啊,大人,您的手机什么的都在我这里放着,要不您自己打电话去问一问?或者,我今晚给您安排一下?”

“安排什么?特殊服务?”苏白叹了一口气,伸手在胡汉林肩膀上拍了拍,“虽然我知道我这么说话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但于听众来说,可以去联络关系、感情、结交朋友,这无可厚非,但最关键的,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到一个实力层面,永远结交不到真的朋友。

你以前是做船老大的,也是社会上厮混过的老油条,这个道理,其实你自己应该懂。”

“是,我懂,我懂。”胡汉林赶忙点着头,然后陪着苏白一起走回渔船上,等上了渔船,胡汉林又对苏白小声道:“大人,您到底喜欢什么口味的?熟的还是嫩的又或者是双的?”

“我不是刚跟你说过了么,叫你……”苏白有些对这个胡汉林无语了,整个胖子的翻版。

“额……”胡汉林有些无奈,只得道:“前天接待的那位大人,也是跟我说了这么一通一模一样的道理,然后他要一对熟女伺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