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胖子的离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于苏白来说,他对因果这个东西的最初印象,是来自于蓝琳,在那时,苏白还没成为资深者,距离蓝琳那帮人的差距,也确实很远很远,但蓝琳最后于因果大恐惧前的歇斯底里和自杀的画面,却一直在苏白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但即使没有蓝琳以身试法的“性教育启蒙”,苏白大概也不会去参悟什么因果,因为于苏白来说,过去和未来,其实没太多的吸引力,苏白是一个很实际的人,比在菜市场买菜哪怕花半天功夫就砍下两毛钱的老奶奶更加的实际。

这或许是跟自己的成长经历有关系,当你一直看着画长大,当你一直被放在培养皿中长大,你对你的过去,其实已经麻木和无所谓了,对未来,也没有什么期待和恐惧,唯一的兴趣,可能就是切切实实地活在当下。

兴许,预测到未来因果变化,对于苏白来说,更多的可能是一种折磨吧。

此时,嘉措跟和尚的沉默,让苏白心底升腾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该不会这俩货都在研究因果吧,那这下子好玩了,胖子没必要走了,只能苏白自己走了。

“呵呵。”嘉措摇了摇头,“我没研究它,我那边的教义其实更讲究今生苦,来世福,但我更喜欢着眼于今生。”

佛爷不信来生,其实换句话来说,就是不信未来,未来是否是恒定的,佛爷不知道,苏白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所以干脆就不知道好了。

佛教之所以能够在世俗世界里传播这么久,从古至今这么多年,它的宣传宗旨其实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这一点跟西方当年弄出来的“赎罪劵”很相似,今生赎罪,来世享福,于普罗大众来说,也算是一种自我催眠的良药。

但嘉措可以说是这其中的一股清流,他更着眼于实际,否则他也就不用跟那些活佛决裂走到对立面上去了。

和尚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嘉措,端起茶,没喝,又放了下来。

“其实贫僧一直在犹豫,也一直在徘徊,但至少目前为止,还没下定决心,以因果之道走捷径晋升高级听众,确实很吸引人,但是这就跟我们晋升资深者时精心寻找适合自己的本命武器一样,总是想要有更好的选择,总是想要有更好的发展,贫僧还在犹豫着。

如果哪一天贫僧觉得自己想要去研究因果了,贫僧会事先主动离开。”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和尚跟嘉措都“表水”了一番。

这个时候,其实苏白信和不信,已经没多大的意义了,毕竟当初胖子还苦口婆心地劝苏白不要去参悟因果因为因果太可怕了,结果不是紫金山下的那一跪,谁都不知道胖子居然自己早就玩嗨了。

“喵。”

吉祥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客厅里,它自己打开了冰箱,从里面取出了一袋鲜奶,然后叼着鲜奶回房间去了,应该是小家伙醒来了。

“我去看看儿子。”苏白起身,回了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嘉措跟和尚。

“七律,你有没有想过,不走因果,还能走什么路?大毅力,大智慧,大无谓,大勇气?”嘉措忽然有感而发。

“你我,只需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和尚微微一笑,说道。

是的,僧人礼佛,讲究的不就是那几个词么,大智慧,大毅力,大无谓,大勇气。

“你这机锋打得,真没意思。”嘉措笑着伸手指了指耍滑头的和尚。

胖子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行李箱的咕噜在地上摩擦发出着脆响。

苏白抱着刚刚睡好午觉的小家伙走出了房间,胖子既然要打算走了,至少目送一下,还是要的。

胖子松开手,走到了苏白面前,看着小家伙,对着小家伙做了一个鬼脸:

“胖叔要出远门了,不能陪你玩了。”

从一开始,小家伙跟胖子的关系可以说最是不好,当初胖子偷了小家伙出来交了任务自己离开了故事世界,坑了苏白三人,但之后生活在一起时,胖子是除了苏白吉祥之外对小家伙对热络的一个人,这里面固然有补偿的心理在里面,但何尝不是胖子对这个纯真的孩子喜爱得紧?

小家伙嘟了嘟嘴,看了看自己的粑粑,像是有些难过。

“再见了,哥几个,下次有机会请你们出来吃夜宵啊。”

嘉措跟和尚也从沙发上站起来,三人都选择了目送的方式,

没有惺惺作态的挽留,也没有过多的言语,这次的送别,显得有些诚意不足,但在听众之间尔虞我诈的利益绞杀背景下,还能做到此时的画面,已经算是可以了。

胖子就这么走了,也没多说什么,他开着自己的奥迪车走了。

本来四个大男人的屋子,一下子少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最擅长挑动氛围的人,人刚走,屋子就慢慢地冷清下来了。

小家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苏白三人则是坐在另一边。

“和尚,把阵法改一下吧。”苏白提醒道。

刚刚的离别,苏白没打算去否认胖子所流露出来的伤感,应该是真的伤感也应该是真的有些不舍吧。

但胖子既然做出过抹去自己的记忆来算计别人更算计自己的事情,保不准下次他又忽然失心疯地再来一次,而老方家的阵法,其实是胖子主持修改的,现在只能让和尚再重新改一遍,也算是以防万一了。

和尚点点头,“贫僧今晚就去改动。”

说完这些,三个人也都沉默不说话了。

少顷,嘉措起身,“我先回房间去了。”

和尚看了看小家伙,又看了看苏白,“饿了么?”

“想吃素斋。”苏白对和尚说道。

“好。”和尚起身,进了厨房。

苏白随后也站起身,这个时候,他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过多的多愁善感?没有。

但也没有做到坚决如铁。

掀开窗帘,苏白想看看外面的黄昏,却忽然发现,之前吉祥种下的那个坑,竟然长出了一颗嫩绿色的苗。

……

和尚做的素斋,味道很好,很有滋味,只是餐桌上,就小家伙一个人吃得很欢,其余三人则是吃得很平静。

不是思念胖子,而是因为没有胖子时,吃饭的场面,确实不会怎么热闹。

“解禀那边,成高级听众了么?”苏白问道。

“不知道。”和尚摇了摇头,“但按照你之前说的,我觉得他快了吧,毕竟已经送自己老板去证道了,也该轮到他了,他卡在高级听众巅峰的坎儿上,有一段时间了。”

“等人家成为高级听众后,以后见面,就没那么容易了。”嘉措开口道,“毕竟,身份和地位不同了,圈子也就不同了。”

是的,高级听众有高级听众自己的圈子,高级听众看资深者,哪怕你是资深者中的佼佼者,其实也跟资深者看低级听众没什么区别。

“对了,我有个奖励,可以通过公众号后台使用三次权限,我现在可以查一查解禀到底是高级听众了没有。”苏白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只有三次机会而已,你就这么地浪费掉了?”和尚咽下一口饭,显然是觉得苏白这个举动,有点败家。

“嘉措刚不是说了么,如果解禀已经成高级听众了,我给他发微信和打电话,不就成了高攀了么?”苏白打开了公众号,在里面输入了“解禀”两个字。

很快,一条图文消息就传送了出来。

苏白点开了图文消息,封面是解禀比较年轻时的照片,应该是他刚刚成为听众时的照片,然后下面是一串记录着解禀生辰籍贯以及什么时候进入什么故事世界的一大串资料。

到最下面时,则是出现了最新的情况,

解禀:2017年4月7日晋升高级听众。

“高级听众了。”苏白对和尚跟嘉措说道,“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估计要泡汤了。”

“你跟他之间哪里来的苟富贵勿相忘,人家请你帮忙这么多次了,你宁愿去大理旅游也没去。”嘉措这个时候提醒道。

“那就更亏了啊,错过了一个可以抱高级听众大腿的机会。”

三人随意地聊和调侃着。

这时,苏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苏白正在给小家伙盛汤,等把碗放到小家伙面前时再看一眼来电提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点了接听,电话那头传来了汽车鸣笛声,显然对方应该是在马路边。

“喂,是苏白么?”

“呵呵,你谁啊。”苏白对对方的语气有些不爽。

“我是谁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但是我现在有一件事要提醒你,那就是……”

“嘟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人愣住了,因为苏白直接把手机挂了。

嘉措一边吃着菜一边随口问道,“谁啊?”嘉措也知道,苏白这个号码,平时没什么人会打的,世俗里的亲朋苏白也都不会联系。

“一个装逼范儿。”苏白无所谓地将手机向旁边一推。

而匍匐在沙发上对人类食物向来不感冒的吉祥,却在此时忽然坐直了身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