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熟人布局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和尚正在做着功课,念诵着经文,虽然没有敲木鱼也没有焚香,但当他沉下心礼佛时,自然而然地就有那种神韵出来;

说是礼佛,其实倒不如说是在整理自己的心境,这,也算是一种修行,绝对不能算是浪费时间。

而最近,每次自己做完功课睁开眼时,和尚总能看见在自己身边打着瞌睡的小家伙。

对于普通人来说可遇不可求的高僧礼佛场景,对于这小家伙来说,就是最好的催眠曲,和尚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对这个单纯得跟白纸一样的孩子,和尚也确实很有好感。

抱起小家伙,将他送到了床上继续午睡,和尚走出了房间,准备泡壶茶。

“七律,你看看手机。”嘉措此时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见和尚还在拿茶叶就知道他没有看手机。

“有什么事了么?”和尚停下了手中的事情。

“大白回来了,就在外面,说是碰到有意思的事情,让我们一起去观摩观摩。”

和尚点点头,表情看起来有些无奈。

“阿弥陀佛,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需要直接告诉他么?”嘉措问道。

“不必了,大白的命格贫僧自己也看不透,他的身世你也清楚,本就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也因此,他本身就是一个变数,现在不告诉他,那件事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甚至,可能有成功的可能,如果现在告诉他,那么贫僧觉得,失败的可能性会很大很大。”

“我是觉得大白应该有知情权。”嘉措点点头,虽然同意了和尚的说法,但心里显然还不是真的完全认同。

和尚将手放在了嘉措的肩膀上,很认真地道,“如果让大白知道他刚刚从故事世界里回来,刚刚下飞机,就被算计到了,你说,他到时候会是个什么反应?”

环视四周,和尚的目光在这个客厅里流连着,“到时候,什么交情,什么关系,可能对于大白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真是让人头疼啊。”嘉措从冰箱里取出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七律,你说,能成功么?”

“先不说成功吧,至少要保证不能失败吧,否则……”说到这里,和尚摇了摇头,显然对眼下的这个局面,不是很看好。

吉祥还在家里,所以二人直接离开了老方家向外走去,走几步就看见胖子的车停在一栋民居的门口位置,苏白正靠在车门上抽着烟,胖子正在神神叨叨的布置着阵法。

“胖子。”嘉措开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和尚抢先一步走到胖子面前,这一步,正好打断了胖子布置阵法的契机。

四人之中,和尚跟胖子是擅长阵法的两个人,也因此,和尚能够以最不明显的方式掐断胖子布阵时的节奏。

“操,和尚你搞毛啊,我都快布置好了。”

显然,胖子是看出了和尚刚刚的刻意。

“到底怎么回事?”和尚问道。

苏白皱了皱眉,他察觉到了和尚跟嘉措两个人像是知道了什么,难道说这个胖子口中所说的实验,是和尚跟嘉措弄出来的?

但这也不可能啊,如果是和尚跟嘉措弄出来的,他们应该不至于傻到弄到家门口来,而且还让自己跟胖子两个人撞上去,更不可能说心大到让自己跟胖子成为这个实验里的一环,因为这不符合和尚跟嘉措的水平,两个人都是很聪明且贼阴贼阴的人物,不可能这么玩儿火。

胖子就将事情的整个经过都说了一遍,而苏白则是继续抽着烟,但是却一直在留心和尚跟嘉措的反应,只是没了一开始打断胖子布置阵法的刻意后,苏白确实没办法从这两个狐狸脸上看出什么东西,和尚跟嘉措的水平也没有那么次。

“那我们可以先进去看看,或者不用管。”和尚说出了这两个建议,但另外一层意思是否定了胖子直接在外面布置个阵法将那女鬼给炼死的意图。

“那多没意思啊。”胖子显得有些不满意,“人这么不给咱面子,咱干嘛给他面子?就算他是高级听众又怎么了,咱除魔卫道,替天行道,他还能拿这点来报复咱们?”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和尚的眼睛,看来,不光是苏白之前察觉到了和尚的异样,胖子也是一样。

这是胖子在给和尚说实话的机会,因为可能胖子自己心底也在担心,这不会是和尚自己玩出了来的花样吧?

只是和尚似乎有些无奈,但还是坚持道,“总之,贫僧还是觉得,应该先去看看情况。”

嘉措在此时站在苏白身边,就看着和尚跟胖子交流着。

“上个故事世界感觉怎么样?”嘉措问苏白。

“还行吧,故事世界的事儿,等过会儿回去说,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苏白问嘉措。

其实,苏白很不喜欢现在的这个场面,就算这个局面是你和尚弄出来的,你直接承认了就是了,你说你在研究因果,你说你在做实验,自己跟胖子难道还会故意跟你做对?为了那几个不相干的普通人性命去跟你和尚翻脸?

苏白自认为还没博爱到那种程度。

但是和尚现在这个行为和言语,明显有些顾左言他的意思在里面,而且,他肯定对这件事有一些知情。

“和尚,跟我说实话,这事儿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做的?”

胖子现在也算是琢磨过来了,这事儿应该不是和尚的手笔,一来和尚虽然一肚子阴谋,但还不至于真的在现实世界里草菅人命,这不是伪善,而是和尚一种自我操守,再者他就算是做了也可以说实话出来,但和尚现在这个姿态,就让胖子有些怀疑,和尚是不是知道这事儿是谁做的,所以帮那个人打掩护?

“进去看看吧。”和尚不打算再说什么,事实上,他对这件事一直很反感,这或许是和尚的一种精神洁癖。

铁门没锁,和尚直接推开了,里面摆满了很多盆多肉。

苏白跟胖子以及嘉措三人自然跟着和尚一起走了进去,女鬼的气息还在,她还在屋子里,应该是在二楼,因为在二楼位置上,四人都感应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正在不停地变动着。

从气息上可以获得很多的讯息,此时气息的变动,表示女鬼的情绪正在处于极端的波动状态。

和尚还是走在最前面,嘉措走在最后面,中间是苏白跟胖子。

四人一起从楼梯上去,在主卧那个房间里,阴气最重。

和尚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声阿弥陀佛,似乎有些挣扎。

嘉措则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过比和尚好一些,毕竟嘉措这个佛爷所受的清规戒律以及成长环境,跟和尚不一样,他更随性一些,换句话的意思是,就是更狠辣一些。

而和尚,在故事世界和现实世界里,他可以随意地去算计听众,也可以去在故事世界里随便坑死人,但是在现实世界里,看着一个普通人就这么枉死,他确实有些接受不了,大部分的听众,其实都是将现实世界当作自己精神的寄托家园。

和尚不走了,苏白则是走了过去,推开门,他看见女鬼站在墙边,而一个身穿着睡衣的女人刚刚绑好了绳子,看样子是准备上吊自杀了。

女鬼看见了苏白,但其注意力,还是都在即将把脖子套入绳套的女人身上,她身上的怨气正在沸腾着,只要这个女人死了,那么这个女鬼就能得到解脱了,因为她大仇得报,可以尘归尘土归土了。

现在,四个人都站在了门边,看着眼前的一幕。

和尚还在挣扎,

嘉措还在犹豫,

苏白则是冷眼旁观,

第一个忍不住,是胖子。

“遭罪啊,遭罪啊,这么水嫩的一个女娃子,你们仨还真冷血,管他什么人物的设计,你们还真能看着一个水嫩的女娃子就这么上吊死了?”

胖子挤开了苏白跟和尚走了进去,一张符纸直接从掌心中甩了出去击中了女鬼,女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当即魂飞魄散,随后胖子一脚踹翻了椅子,女人摔落下来,昏倒在了地上,但没有性命之虞。

和尚跟嘉措面面相觑,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有些始料未及。

而苏白则是好整以暇地走了进来,像是参观的游客,

“行啊,胖子,这次你让我看到了你除了色以外的另外一面。”

胖子将女人抱起来,丢在了床上,也没对女人怎么样,只是有些奇怪地看向和尚,

“和尚,这你都不救?你没那么怂吧,怕得罪做实验的大人物?”

和尚抿了抿嘴唇,没回答。

苏白打了个呵欠,走到窗台那边,拉开了窗帘,却忽然发现在窗帘上面很隐蔽的一个位置竟然被贴了一张符纸,苏白面容一下子严肃起来,他看了看这张符纸,又看了看胖子刚刚打女鬼落在地上的符纸。

“胖子……”苏白很平静地说道。

“咋了大白?”胖子有些疑惑地看着苏白。

“咋了?”

苏白一个箭步上去,一脚踹中了胖子的小腹,胖子整个人倒飞出去,将墙壁都撞凹陷了下去,然后捂着肚子很是不解地看着苏白,一缕鲜血,自胖子嘴角溢出。

“操,你犯病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