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任务的完成与继续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大人,您也被抓进来了?”

囚车里,因为盖着黑布,所以光线不是很好,但大体能够看得清楚,里面人还不少,有几个老头子,很是萎靡,应该是血族贵族,还有一个居然是苏白的熟人,那就是辛德瑞拉,辛德瑞拉的腿上绑着纱布,看样子是那里受伤过,伤口并没有经过如何精心地处理,已经有血丝渗透出来了。

“受伤了?”苏白被捆绑着锁链,这锁链内有秘纹法阵,直接压制了苏白的力量,现在的苏白,就跟普通人一样。

“嗯。”辛德瑞拉抿了抿嘴唇,伸手搀扶着苏白帮助苏白靠着囚车栏杆坐了下来。

“那你命也真不好,本来以为你能过上好日子的。”

苏白这话说得其实就有点假了,那天苏白就已经知道王子看上的是自己的血,而不是辛德瑞拉,所以辛德瑞拉被王子抱走之后的结局,苏白大概也能猜得到。

“没事。”辛德瑞拉现在倒是有种看破红尘的意思,显然,本来憧憬着嫁入豪门,苦练足技,结果却落到了这个局面,连豪门也被抄家了。

辛德瑞拉这么洒脱,反而苏白有些意外,这个女人,可不会那么淡然啊,甚至,按照正常人的内心来分析的话,她对血族的恨,可能没多少,毕竟她跟血族的接触时间不多,王子哪怕对她做了什么残忍的伤害,很快血族也就被抄家了,基本上算是被灭了门,而正常人的心态来算,她肯定会对自己怨恨最大。

至少苏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她从第一眼见到自己进囚车开始,就表现得很是随和,让苏白内心之中不由地警惕起来。

但她虽然是个黑暗生物,却没什么特殊的能力,她就算是恨自己,难道还真的想办法来报复自己?

现在大家可都是阶下囚啊。

随即,苏白在心底笑了笑,唉,都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在跟灰姑娘斗心思,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囚车的速度加快了。”辛德瑞拉忽然开口道,“比之前快了很多很多。”

苏白点点头,他其实能够大概猜出来教廷的人为什么不杀自己三人,但又有点不确定,毕竟之前广播的故事世界里是出现过那种可以看破广播存在的强者的,但在广播自我整改之后,这种BUG基本就没有再出现过,难不成这个故事世界里的教廷是新出现的一个BUG?

又或者,教廷其实不时BUG,广播可能在这个故事世界里直接套了一件上帝的衣服穿着,然后可以在不影响故事世界平衡的前提下发发神谕,来强行提高这个故事的故事性?

只是这身上的铁链子,真的跟自己从那滴精血记忆中所看见的,一模一样啊。

现在,身上的链子,不光是锁住了苏白的身体,也让苏白的心中,多出了一抹阴霾,难不成自己也会被绑到十字架上去,面对那来自上帝的天火?

……

队伍的行进速度,确实加快了许多,变成了没日没夜地赶路,没有停歇过,这样子一来,本来苏白跟王子预测的半个月抵达梵蒂冈的时间可能就会被缩短到三分之一。

整支队伍,其实也已经有些苦不堪言,但是白胡子骑士长不敢违抗老祭祀的命令,还是不停地下令加速前进返回梵蒂冈。

为此,队伍不惜将大半辅兵杂役都抛掉了,轻车简行。

终于,六天之后的一个夜晚,队伍进入了一个新的王国,白胡子骑士长才下令今晚不赶路了,留宿一晚休整,因为梵蒂冈就在这个王国境内,再有半天的路程也就到了,这次他们毕竟是得胜归来,绞杀了一个血族家族,同时还活捉了大部分贵族,明日进入教廷时,自然不能显得风尘仆仆疲惫不堪,得有荣耀凯旋的样子出来。

囚车的黑布也一个一个地被掀开,这里虽然不是梵蒂冈,但已经算是进入了梵蒂冈直接辐射范围,自然安全了许多。

安乐走过来,掀开了囚车的帘子,手中端着糙米饭和几个碗,准备分发给囚犯。

他这几天为了避嫌,怕被苏白看出其身份然后喊出来,所以也就有意地没有向苏白这边的囚车来凑,这对于安乐本人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一方面,他真的很想在苏白面前得瑟一下,看看你在囚车里面,而我却在囚车外面,我多聪明,我多厉害。

但另一方面安乐也清楚,自己在苏白面前过多出现,有很大概率会被苏白看出端倪,到时候只要苏白一叫一喊,他肯定会暴露的,因为他的身份根本经不起查。

不过,现在都该结束了,都快进梵蒂冈了,等把犯人送进梵蒂冈的话,自己想再下手杀老王妃就几乎不可能了,安乐本来还想着找机会整死苏白或者那两个西方听众然后好获得他们的本命法器,但是在队伍里动手的机会只有一次,本命法器固然珍贵,但是完成主线任务3的奖励才最难以让人舍弃啊,这六天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机会,安乐也打算放弃其他心思了。

只是,让安乐有些意外的是,掀开黑布后,他没看见苏白颓废的犯人模样,恰恰相反的是,苏白显得很是精神奕奕,而且正在跟同囚车里的几个吸血鬼贵族交流着,一边交流苏白的双手还在比划着什么,像是在掐手印。

而苏白的胳膊上,满满的都是咬痕,布满了伤口。

这不像是囚车里犯人打架苏白被咬的样子,这一点,安乐很清楚。

否则苏白绝对不会还跟这几个吸血鬼老贵族聊得这么热切熟络,很大可能就是苏白主动让他们咬的,而苏白的血统因为铁链的原因也是被压制着,苏白伤口不能复原。

一时间,安乐的大脑快速运转,他是一个聪明人,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所以他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原委。

他在用自己的鲜血为筹码,跟这几个老吸血鬼贵族学习血族的秘籍!

安乐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他知道,等会儿自己就要去杀老王妃了,但是一旦自己把老王妃杀了,这个故事世界也就结束了,苏白也会被传送出故事世界,

真的是便宜他了啊!

一个人独享了主线任务2的奖励,这些天还有跟这些血族老贵族独处的机会,不知道获得了多少血族的传承和功法,

该死,你这家伙怎么算都不会亏啊!

“吃饭了。”

安乐还是不动声色地将几万糙米饭丢了过去,也不管这些吸血鬼会不会吃了。

紧接着,安乐提着饭桶,走向了老王妃那辆囚车,这一次,他是连偷偷杀死诺娃这个打算都没办法实施了,只能让诺娃分润出一点奖励了,为此,安乐心里又是一阵的不平衡。

辛德瑞拉端起了饭碗,先递送给吸血鬼老贵族,这些老贵族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吃这个,苏白倒是拿起碗,用手抓着吃,这几天自己给这些老东西喂了不少血,靠吃饭能补充回一点元气就是一点吧,但不得不说,收获的价值是极大的,获得了好几个血族魔法传承不说,苏白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第一次修炼血影分身弄出了一个墨水不足的分身,这已经很了不起了,普通的血族修炼这个魔法,一年内能够将一道分身炼出来已经算是资质优秀的了。

看来是王子那个贱货骗了自己。

吃着饭,因为黑布被拉开的关系,苏白的目光向四周乱看着,随后落在了那个送饭的祭祀身上,

这背影,

怎么有点眼熟啊?

忽然间,苏白感到了全身上下的一种悸动,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此时竟然有种颤栗的感觉,这种颤栗不是畏惧,也不是惶恐,而是一种同源之中互相的吸引,

那种吸引,来自前方,很大可能就是梵蒂冈之中。

而同一时间内,在梵蒂冈教廷最深处的大牢中,一个全身上下被铁链贯穿的男子忽然睁开了眼,他的眼中有些迷茫,因为在刚才,依稀之间,他仿佛感应到一股跟自己同源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

……

是那个人么,那滴精血的主人,他在此时还没死,不,或者说,时间点出了问题?还是广播在设计这个故事世界时,参考了现实世界里已发生过的事情?还是这个故事世界之前是有人进入过的,现在自己等人只是被重新送入了这个故事世界之前的一个时间点中?

苏白正在心里思考着,一个故事世界分不同的时间点让不同批次的听众进入,这种事儿广播做过不止一次,比如《僵尸先生》故事世界,苏白、熏儿以及苏余杭,三批人都曾进入过,只是时间点不一样而已。

然而,苏白还没思考结束,一道白光就忽然将其笼罩住。

“什么,主线任务3被完成了?”苏白有些激动地抓住了囚车栏杆,但目光还是看向了梵蒂冈的方向,“该死,我还能不能再回到这个故事世界,那个远古吸血鬼,在这个时间点还没死啊!”

广播的声音传来:

“主线任务3完成,完成者:安乐、诺娃;”

“所有幸存听众当即回归现实世界。”

“主线任务2奖励:

1,500故事点;

2,回归《灰姑娘》故事世界资格一次;

3,进入试练空间资格一次;

4,获得公众号内部后台讯息查询资格三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