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可怕的重口味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自瀑布边传出来,震动山林,久久不息,简直就是闻者为伤悲听者流其泪。

王子眼耳口鼻乃至于全身的毛孔都在此时有金色的光辉泄出来的王子殿下,他没料到苏白能够瞬间发现自己的真身并且提前控制住了自己,

当然,

他更没有想到苏白竟然以这样狠厉的一种手段来对付自己的身体,

不,

是践踏自己的灵魂和取向!

王子整个人颓然地倒在了地上,被地狱火散弹枪这么负距离轰击,这伤害,绝对不容小觑,躺在地上的王子,此时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双眼泛白,身体不停地抽搐着,不时有鲜血滴落出来。

显然,是地狱火散弹枪的破魔效应在王子的直肠内有了最为有效的爆发,直接打散了王子体内的血族能量平衡,要知道血族力量也是属于邪恶力量的一种,而王子也精通魔法,而地狱火散弹枪更是以破魔效果出名的,

这一枪,直接将王子给射歇菜了,他甚至连体内的鲜血,其最本质的力量都有些没办法去控制了,血族流血,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苏白一只脚踩在了王子的脸上,稍稍用力地踩了踩,王子还没恢复清醒,但是生机依旧顽强,显然,这种高级血族的生命力,确实强悍得很,被地狱火散弹枪这么负距离的激射竟然还死不掉,换做其余的听众估计也早就一命呜呼了。

“砰!砰!砰!”

苏白对着王子的手脚连续开了三枪,只让他一条腿还保持完好,其余双臂跟另一条腿直接炸掉了,王子的白眼变得更加地呆滞,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被辣手摧花的少女,只能匍匐在那里,任由暴徒白蹂躏他。

生活,就是一场强奸,如果不能反抗,那就翻着白眼享受吧。

后面,追踪的气息已经清晰起来,显然是王子的手下已经跟了过来。

在这个童话故事世界里,这里的土著强者,只要不是在战斗或者是运用自己的能力时,听众根本没办法捕捉他们的气息以分辨他们的具体身份,但是当他们在使用自己的力量时气息感应就能够用上了。

苏白没打算在此时直接将这位王子吸食成人干,虽然以这王子的血脉等级来说,吸食了他很大概率会对自己的血族血统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但一来是时间不足后面追兵已经快到了,二来就是苏白还想着能从他身上获得一些东西。

将已经残废的王子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苏白再度开始了奔跑,一个血人,扛着一个断手断脚的人,这画面看起来很是违和,却真真切切地发生着。

其实,苏白完全可以把手头的王子当作人质来让那些追兵不敢动手,但他还需要从王子那里撬出更多的东西,所以没时间去跟那些追兵对峙,如果实在不行再被追上了,那再对峙也不晚。

总之,这场追逃持续到了深夜,几乎进行了一整天,苏白完全是透支着自己的体力在不停地转移和奔跑,而后面的追兵像是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王子发生了不测很大可能就在苏白手中所以也是咬着牙奋力追。

但大概率可能是王子手中才有苏白的血液样本,也就只有王子能够定位到苏白的位置,所以那些追兵不再是像一开始那样对自己跟踪得那么快和准了,并且在深夜时分,苏白终于确信自己终于将背后的追兵给甩掉了。

前面,是一个部落,里面有牧民和牛羊,苏白没进部落,而是在部落边河流旁的芦苇荡中停了下来。

之所以选择在部落边停下来,原因也是很简单,自己是一名血族,这个半死未死的王子也是个血族,血族恢复实力和元气的最好办法那就是活人的新鲜血液。

只是,在这之前,苏白得先去试探一下这个游牧部落到底是不是一个普通人的部落,如果二话不说进去吸血,人里面全是高手,这就可笑了。

这个故事世界里最大的不方便就在这里,普普通通的时候你分辨不出这个故事世界里的强者和普通人。

王子现在还是昏迷不醒,在得不到新鲜血液补充的前提下,王子想要靠自身的恢复来疗伤,显然有些不切实际,这一点苏白倒是比较放心,也因此,苏白干脆将王子直接埋到了芦苇荡中的淤泥里,只留下半张脸来呼吸。

而后,苏白从芦苇荡中走出来,从河边捡了一块石头,对着部落里正在行走的一个成年男子直接丢过去。

石头里蕴藏着苏白的气劲,比子弹的力量还可怖,直接砸中了男子的脑袋,男子的脑袋直接炸开,然后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部落里一下子被惊动了,有尖叫声也有呐喊声,然后苏白就躲在部落栅栏外面冷静地观察着里面的情况。

倒是有人穿着甲胄手持兵刃过来维持秩序,也有老者出现安抚情绪,但看了这么久,也没看见有人跳出来寻找袭击者或者飞出来查看,这样基本上证实了这个部落只是一个普通人部落。

“对不起了,NPC们。”

苏白低声说了一声,

在故事世界里杀普通人广播不会管你,也不会有什么惩罚,所以很多走邪术流派的强化者经常会找机会在故事世界里炼制自己的邪器,毕竟在现实世界里实在是掣肘太多,稍有不慎可能广播就下达个现实任务然后马上有更强的听众找上门来杀你。

而苏白也是一向将故事世界里的人都当作NPC来对待,现在,也就只能这么来想了,毕竟他们是无辜的,而苏白跟血族王子都需要新鲜人血,

所以,只能如此了。

日后,这个部落的幸存的人一直口口相传着一个可怕的传说,那就是在一个月圆风高的夜晚,一个魔鬼,降临到了部落里,他带来了死亡和瘟疫,导致这个人口有几百人的部落就这么基本消失了,幸存下来的一些人也再也支撑不起一个部落只能流散出去。

……

“咕嘟……咕嘟……咕嘟……”

王子只感觉干裂的嘴唇正在有清冽的甘泉正在涌入,他尽量张开嘴,疯狂地吮吸着,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他从小喝到大的,

这是人血,

新鲜的人血,

只是,在喝了很久很久之后,王子忽然发现,自己无论再怎么喝,自己体内的状况没有得到丝毫的好转,这是不可能的啊,哪怕这是普通人的血,但也不至于一点效果都没有。

王子挣扎着睁开了眼,他还是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眩晕,体内也是乱七八糟的,毕竟苏白那负距离的一枪真的是将其打懵了。

随即,令王子气炸的一幕出现了,他看见自己上面的台阶上被人强行挖出了一个坑槽,然后坑槽上堆着许多尸体,这些尸体的鲜血滴落下来后顺着凹槽流到自己的嘴边,而自己的身上,还有一个人,正在把其獠牙刺入自己的体内吸食着自己的血液。

他正在拿自己当血液转化器!

毕竟,普通人的鲜血哪里有他这个王子的鲜血价值高?

苏白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满足的长叹,身上的伤势基本都复原了,王子的鲜血,真的是弥足珍贵,效果也非常的好,苏白之前所受的伤势已经完全复原,状态也很是饱满。

此时,他看见王子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苏白笑了笑,伸手在王子的胸口上拍了拍,

“快喝吧,别浪费了,现在天气挺热的,再过一会儿这些尸体和鲜血都要发臭了。”

苏白善意地提醒道。

王子只能张开嘴,继续开始喝血,他知道,他必须喝,他想活下来,就必须喝,他想挣脱这个人的绑架,他必须喝。

苏白这次没有继续去吸食王子的鲜血,但是在他心里,王子的状态和补血量已经有数了,他不会允许王子恢复到不能掌控的地步。

“你现在是我的人质了。”苏白很是平静地说道。

“你想要什么?”王子一边喝血一边问道。

“血族魔法,你知道的,我不会血族魔法,所以我很渴望学习血族魔法。”

说完,苏白挥手将凹槽给堵住,阻止王子喝血,

“有什么比较简单学又比较实用的血族魔法么,教我一个,否则,你就可以去直接死了。”

“呵呵,你想让我教你血族魔法?”王子看着苏白冷笑道,“你如果真的想学血族魔法,本殿下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做本殿下的爱妃,你想学什么本殿下都可以教你,但是你怎么就这么不识趣儿呢。”

苏白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些无奈道,

“抱歉,我对你不是很感兴趣,我真正在意的,是你妈。”

王子听到这个话,带着震惊以及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苏白,

他已经觉得自己的口味够独特也是够异端的了,

他没想到苏白的口味竟然比自己更加夸张,

这个家伙,

竟然对自己的母亲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