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血族魔法!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出了伯爵的府邸,苏白没有继续在城里多停留,因为很明显,这座城里到处都是血族的眼线,如果那位王子真的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对自己的鲜血有着偏执的执着,那么苏白无疑是现在所有存活的听众中最危险的一个,因为王子肯定会全力派人来找自己。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主线任务2自己完成了,虽然确实完成得很是运气,但苏白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比如像安乐他们其余的听众,完全可以继续悠哉悠哉地寻找其他的机会去刺杀老王妃,而苏白本人,只能先离开这座城,准备来自血族的追杀。

广播在主线任务2里曾说过,主线任务2完成失败的人,主线任务3的难度将会提升百分之五十,之前苏白还觉得这应该是给主线任务2完成者的一种福利,但现在自己作为当事人来看,这分明是一种为了自己这个完成任务者打平衡给其他人增加一些任务难度而已。

出了城,苏白一个人走入了隔壁的密林里,找了一条小瀑布冲了一下澡,然后赤膊着坐在了旁边的一块岩石上。

“都快早上了。”忙活了一晚上,各种事儿各种变化以来,弄得苏白整晚上都显得很忙碌。

躺在了石头上,眼睛微睁着,远处晨曦已经显现出来,日出了。

苏白眯起了眼睛,这时候,身子确实有些乏了,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但也就当苏白正准备慢慢勾动起自己的睡眠感时,林子里,忽然传出了一阵细微的响动。

苏白的眼睛在此时完全闭合起来,但是对四周的感知力却更强了,全身的肌肉在此时也不动声色地紧绷起来。

如果是血族现在就找到自己的话,那自己在这个故事世界里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

“嗖!嗖!嗖!嗖!”

一道道阴影开始在四周飞舞起来,渐渐地对躺在岩石上的苏白形成了一道包围圈。

“嘶啦!”

一声脆响传出,一道阴影直接逼近了苏白,同时一把锋锐的匕首以一种极为流畅的方式划向了苏白的脖颈位置。

“嗡!”

苏白整个人腾空而起,躲过了对方这一匕首,同时肌肉力量爆发的苏白瞬间对其近身,一拳直接打穿了对方的身体。

“砰!”

整个胸膛位置完全被打烂的那名血族带着一脸不敢置信之色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最后摔入了后面的瀑布潭水之中。

“这么弱?”

这时候,另外的几道身影开始渐渐远离苏白,显然,在看见自己的同伴被苏白一击必杀之后,他们没勇气继续冲上来了。

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只是一支搜索自己的小队伍,而不是真正的猎杀队伍。

苏白迅速将衣服穿好,然后开始了移动,虽然不知道那帮血族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但是既然现在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为了多拖延一点时间给自己再争取一些活动空间,自己就不能停下来,只能继续保持移动。

但正统有传承的血族,他们所拥有的方法和能力,是苏白所不能理解的,因为在完全无规则地移动半个小时后,苏白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名身穿着斗篷的老者,老者的面容很苍老,也很苍白,跟昨晚在宴会内厅中将顾榆中他们包围起来的老者长得很相似。

老者就像是在这里以逸待劳一样,等着苏白的到来。

苏白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有些好奇地问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找到我的。”

“你也是一名吸血鬼,居然需要问我这个?”老者显得有些以外,他将自己的手套摘了下来,“我本来还以为你是自己故意找到我的,因为我很难理解一名血统等级已经很高的血族,会犯下这种错误。”

苏白也是有些无语,自己这个血族,完全讲究的身体恢复能力和实战能力,至于血族魔法,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变异血统的原因,估计也会从微店里直接兑换出来学习,但现在从微店里兑换血族魔法技能已经没办法直接加持到自己这个变异血统身上了,而苏白更不可能去花大量的时间去从头慢慢地研究钻研血族魔法,也因此,苏白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是一名完整的血族。

“我有个好主意。”苏白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老者说道。

“说。”老者还是没有停下自己靠近的脚步。

“我把你给绑起来,慢慢逼问,不就知道了么?”

“可以,试试。”

老者身形自原地消失,真的像是一阵风一样四散而去,但是苏白清楚,对方肯定就在自己的身边,血族的灵敏一直是血族战斗时的一大利器,靠自己的速度和反应能力去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是一种很省力的战斗方式。

“你打快的,那我就打慢的呗。”

苏白站在原地,除了眼眸不停地在移动,身体则是保持着一种静止。

“嘶……”

老者的身形出现在了苏白的身前,以最为直接也是最为悍勇的方式双手持尖刺直接刺向了苏白的面门。

苏白的身前当即形成了三道冰层,但这三道冰层并没能够阻拦老者的冰刺丝毫,冰层瞬间崩毁。

但是当老者的尖刺来到了苏白面门前时,尖刺直接刺入了幻影之中,老者瞳孔猛地一缩。

“轰!”

一道重拳狠狠地砸在了老者的后背,直接将老者砸飞了出去。

“砰!”

老者撞在了树上,树没有什么问题,老者自己身体烂成了肉酱,然后慢慢地重新凝聚起来,这是一种更加夸张的卸力方式。

“你……”老者很是愤怒,因为苏白之前的话语和姿态的确是迷惑到了他,让他没有想到苏白居然也是耍诈用镜像来迷惑自己并且竟然还是用速度反转偷袭自己。

苏白伸手弹了弹自己衣服上的草鞋,老者的实力不俗,严格意义上来说,跟自己的实力其实不分上下,但是童话故事世界里的强者,确实跟听众没法比,听众可是广播培育出来的杀戮机器,各种战斗经验和本能以及算计早就熟练贯通,而童话故事世界里的这些所谓强者,哪怕是暗黑阵营里的强者,在苏白看来,也都有些单纯可爱。

“血之诅咒!”

老者双手掐诀,其眉心位置出现了一道鲜红的印记,像是一团火焰一样,苏白忽然回忆起来,自己当初见到那两个远古吸血鬼记忆时,那两个吸血鬼在战斗时眉心也都会出现印记,后来曾跟和尚一起认证过,应该是一种家族血脉的象征,类似于家徽。

老者的脚下出现了一道诡异的红色六角星芒阵法,同时四周围的花草树木在此时都枯萎了下来,法阵的光芒和邪性愈演愈烈。

“你,去死吧!”

老者发出了一声厉啸,双手推向了苏白的方向。

苏白只感觉自己仿佛被凝固住了一样,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疯狂地被倒抽出去,

这,

就是血族魔法么?

看来自己一直没有学血族魔法真的是一件很亏的事情啊。

“等死的感觉,怎么样?

生命力被抽取出去的感觉,怎么样?”

老者面目狰狞地看着苏白。

“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觉得,你的战斗经验,真是低得令人发指,你们这里的人,都是用这种方式在战斗的么?”

苏白摊开手,指了指老者的身后,

“你背后有人。”苏白提醒道。

“你自己死到临头了,还想来骗我。”老者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之色,之前已经被苏白骗过一次了,这一次,他可不会再上苏白的当了。

苏白轻轻抚额,有些无语道,

“跟你说掏心窝的话你却不信。”

“砰!”

一道罡气直接砸在了老者的头部位置,老者的脑袋直接炸开了花,身体也摇摇欲坠起来,本来操控着的魔法也自然刹那间失效,而本来轻抚额头的苏白瞬间化作一条迅猛的猎豹直接扑到了老者的身边,张开獠牙刺入了老者的皮层之下开始疯狂地吸食老者的鲜血。

老者的头颅慢慢地重新长了出来,他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另一个黑发男子,但头颅还没完全复原就又逐渐萎靡了下来,到最后,在苏白的吸食之下,老者的身体化作了一具干尸,但体内依旧保留着活性,苏白没有彻底把他吸干,因为还要问话。

从老者的衣服里取出了一条精致的手绢,苏白略显矜持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站起身,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吴奈河。

吴奈河有些好奇道,“如果我没有按照之前碰头时的约定来帮你夹击的话,你可能真的就死了,所以,你刚刚是不是也有些自信过头了?”

“一个早早地就让自己手头上的灰姑娘被杀死导致在城外瞎转十天没什么结果的人,会放弃对主线任务3奖励的争夺?

你连城里是什么形式血族什么状况都不知道,没有我,你两眼一抹黑,怎么去做主线任务3?”

“我可以去找别人合作。”吴奈河说道。

“哦,找谁?

安乐的偷袭,导致你的灰姑娘很早就被杀了,你不可能再去找他;

顾榆中他们没死也被控制了起来,你也找不了他们,

难道你要去找那几个西方人合作?舔西方人的脚跟?

除非你智商有问题,否则我真不会担心你不出手,所以我才有胆量体会一下血族魔法的威力,

呵,果然没让我失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