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迫不及待的王子!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宴会的规格很高,整个花园里摆满了桌椅和架子,一个个姿色很不错的侍女和英俊的侍者穿行其中为来宾进行着服务,他们多半也是吸血鬼,但是低级的血族。

总之,这里很热闹,也很奢华,奢华到比苏白以前在现实世界里经历过的宴会规格更高,毕竟,主办方虽然是城里的这位伯爵,但是实际幕后主办者是血族。

血族的奢华和享受也是出名了的,毕竟拥有很悠久的寿命,自然更加懂得如何去享受,享受生活,享受生命。

苏白端起一杯红酒,喝了一口,红酒的味道很是甘醇,带着点自然的味道,这哪怕是在现实世界里也是很难喝到这种水平的红酒,毕竟后世再怎么追求古朴的酿酒方法也没办法原汁原味地回归到这种程度。

辛德瑞拉站在苏白身边,她也在喝着酒,但可以看出她的紧张。

“别紧张,没事的。”苏白出声安慰了一下,环视四周,苏白发现周围人很多,但这里似乎不是宴会真正的核心区域,真正的核心区域,好像是在古堡内部,而这里只是招待普通外宾的场所。

通俗点来说,就是外面是给跑龙套发盒饭的地方,里面才是给明星大腕休息的场所,想来那位血族王子也应该是在里面。

苏白牵着辛德瑞拉的手向前走去,如果一直在外面晃悠,怎么才能入得了王子的法眼?相当于古代的某个美女再国色天香,你进不了皇宫皇帝怎么临幸你?可不是每个美女都叫夏雨荷。

聚在这边想要进去的人很多,苏白还看见两个疑似西方听众的人物,他们身边也都有一个女伴,看气质上来说,都可以做成灰姑娘的身份,当然,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看女伴的脚,鞋子和腿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和打理的。

看来听众里没有傻子,大家都能推测出王子的那种特殊癖好。

安乐跟诺娃走到苏白身边,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请柬,笑了笑,道,“外部的宴会是不需要请柬的,但是内部的宴会是需要请柬的,怎么,你这么多天的时间一直都在训练你家那位的床上技能乐不思蜀了,所以连这个都没去打听?”

安乐是很聪明的一个人,这一点苏白也早就发现了,作为一名精神系强化者,不可能脑子不好用,但是这个人有时候却表现得泰国锋芒毕露,和尚胖子嘉措他们也是聪明人,但是他们却懂得收敛自己。

“哦,我还真忘了。”苏白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呵呵。”安乐干笑了两声,吴奈河现在不知所踪,要么是被人截杀了要么是自己的灰姑娘被人杀了,他自然就没必要再来参加这个宴会管这个主线任务2的事情了,蓝瑟跟顾榆中被自己阴了一把,自己故意让他们从自己手里抢走了红色水晶鞋,等会儿他们一进去后估计马上会被里面的血族给拿下诛杀。苏白又没能拿到请柬,进不去里面,那么自己的竞争对手,也就是那两个西方人以及他们的灰姑娘了。

三选一嘛,自己的赢面其实已经很大了。

顾榆中掏出的不是请柬,而是一张令牌,这令牌应该是城主的令牌,显然这段时间里,顾榆中跟蓝瑟着重去跑了城主那边的关系,以获得了参加这次内部宴会的资格。

门口站着的一批侍者负责检验进入核心区域的人名单和身份,他们一个个都是血族,虽然穿着的是侍者的衣服,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单纯的侍者。

这片庄园里,按照苏白自己分析来看,资深者实力以上的血族,应该很多,所以在这里如果想要硬闯的或者是胡作非为的话,那么等待的结局就是作死。

因为广播是不可能出现那种某个听众单枪匹马杀入宴会把王子活捉出来的局面的,不然的话直接把王子活捉出来强行让他跟自己手下的灰姑娘拜堂成亲入洞房,这个主线任务2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这不符合广播的审美,所以虽然不能从气息上分辨周围人的实力强弱,但苏白清楚,广播应该在这里给血族设置了足够震慑所有听众的实力配置。

顾榆中和蓝瑟领着自己的灰姑娘进去了,安乐面带笑容地出示了自己的请柬,也被放行进去了。

而那边,两个西方人分别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物件,递送了过去,也都获得了进入权。

下面,似乎就剩下苏白了。

顾榆中、蓝瑟、安乐以及诺娃都没有急着走入内部,而是站在台阶上似乎是在想看苏白的笑话,安乐则是有些紧张,他有点担心苏白如果真的进不来,直接破罐子破摔告诉顾榆中红色水晶鞋的事儿,自己想阴顾榆中的打算不光会因此彻底落空,甚至还会吸引来在这个故事世界里顾榆中跟蓝瑟对自己的仇恨。

毕竟自己的举动算是把他们故意往死人堆里扛啊。

另外两名西方听众自然也发现了苏白的身份,原因无他,看苏白身边站着的那位身穿网袜的女人就很清楚了,也就只有听众才会设计出这种潮流服饰以满足王子的恋足癖,甚至他们都觉得有些惋惜,自己为什么没早点想到这个点子呢?

但苏白还是主动向前走去,

顾榆中的眼睛眯了一下,他觉得苏白有点自不量力,这里宴会场所安保强度很可怕,就算你是听众,在这里也必须守规矩,敢乱来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安乐也是有些不解,苏白之前回答他没有请柬和身份物件时,不像是说谎话,他也没必要在那时候说谎话。

“请您留步。”

两名侍者伸手拦住了苏白。

苏白身边的辛德瑞拉紧紧地攥着苏白的手,因为她是知道的,苏白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获得什么身份物件,因为这几天他都跟自己待在一起,虽然他其实并没有要求享受自己的服务,但是他绝对没有离开。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但随即,他的肤色开始变白,两颗獠牙显露出来对着面前的两位侍者低吼了一声。

这是来自高阶血族对你们不敬的愤怒!

两名侍者当即大骇,马上跪了下来,四周其余负责安保的侍者也马上跪了下来,

什么东西都可以造假,身份牌请柬都能够造假,但是来自血统的威压,不可能作假!

苏白在刚才显露出了高阶血族的气息,他们自然清楚,自己所面对的是一位血族高层!

苏白微微一笑,收起了自己的獠牙,肤色也回归了正常,牵着辛德瑞拉的手开始慢慢往上走,同时,目光还很是悠哉悠哉地在顾榆中跟安乐等人脸上扫过去。

呵,

没想到吧,

老子是血族血统,

来这里跟回到家一样,

用得着请柬?

……

王子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这里的宴会宾客比外面少许多,但也有一百来号人,大家一起觥筹交错嘻嘻哈哈地,显得很是热闹。

那名贵妇人也就是王妃坐到了王子身边,将手放在了王子肩膀上,有些关切地询问王子的伤势。

之前自己在路上被人袭击,那个人又跟王子出去了,据说双方经过了一场厮杀,王子都没能留下那名刺客。

王子好不容易将老王妃给劝说地离开了自己身边,自己一个人终于得以清静一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却觉得有些难以入口。

实在是这几天,萦绕在王子脑海中的,其实是那天吃对方血液的那种感觉,

那种滋味,带着一种陌生的熟悉和特别,仿佛是世间最为醇厚的美酒,让他有些难以自拔了,王子清楚,自己已经迷上了那种味道。

这也难怪,血族对鲜血本就是最为挚爱,而苏白的鲜血中,有血族本身的成分在,又融合了诸多其余的血统,跟什锦糖一样,对于血族来说,确实是一种难以拒绝的诱惑,而且这名王子的口味,也一直很独特。

而且,对于这场宴会,王子根本就没怎么放在心上,自己母后信那个预言家的话,他可不信,而且他确实是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只对男人有兴趣,让他来这里选秀选王妃,实在是有种让聋子来听音乐会的别扭感觉。

但是没办法,为了维护血族王室的形象,他就算是再不愿意,也要把这个流程给走完。

“嗯?”

王子的鼻子忽然动了一下,

隐约间,他好像嗅到了那一股熟悉的味道,

王子马上站了起来,目光在四周逡巡着,随即,王子判断出来了,那味道是从门口那边传来的。

“你难道也来了么!”

王子双眸中一缕精光稍纵即逝,马上走下了自己的位置向门口走了过去,而在这时,各怀心思的诸多听众正带着自己的灰姑娘刚刚从大门口走进来。

而王子,就这么急不可耐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所有的听众,包括苏白,大家心底忽然都“跌宕”了一下,

尼玛,

一点铺垫就不走,

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奔着灰姑娘来了?

而王子,现在的目光则是死死地钉在一双腿上,在那一双腿上,他嗅到了一股让自己废寝忘食的迷恋味道!

啊,

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舔一下那两条腿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