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与我同眠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脖子边的冰凉,让苏白心底出现了一抹很久没见的慌乱,这一刻,苏白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一个,死亡,也会临幸自己。

猫爪子,比自己所想象中的要锋锐得太多太多,本来苏白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挺有自信的,但是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纸糊的一样,是那么的脆弱不堪。

而自己,

也确实不是特殊的一个,

它是摸过你的肩膀,

它确实是跟你对视过,

但并不妨碍它再次选择对你出手,也不影响它想杀你时就杀你;

“哗……”

苏白感知到自己的小腹似乎已经被剖开了,身体下意识地向后倒去,时间在此时似乎都变得特别特别慢起来,或许,是因为那只猫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也因此才给了苏白这种错觉。

“砰!”

苏白落在了地上,他感知到自己身上又挨了几爪子,但是自己连对方的身形都捕捉不到,这是一种碾压,也是一种绝望。

之前,苏白就没笑话过朱训飞那两个资深者的死亡,因为在那种快速短时间发生的情况下,朱训飞是死得悄无声息,另一个好歹发出了一声惨叫,但已经说明了对他们出手的存在,完全可以碾压他们。

这一点,在苏白身上也是一样适用的。

现在看来,

进入这里,真的是一种不自量力的举动,连大佬级听众进入这里时都不会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自己那个便宜的爹那么无耻没下限的货色也就可能只是带着吉祥离开了这里,也没动这里的其他东西,那么,现在自己这十一个人呢?

真的是急哄哄地过来送死的一样啊……

鲜血,溅洒在了地面上,

被地面瞬间吸收得干干净净。

“我佛慈悲!”

一声佛号响起,舍利子当即飞了过来,光亮将苏白这里照开,苏白只看见一道黑影转瞬即逝随即就消失不见。

和尚快步跑了下来,来到了苏白身边,看着苏白身上那一道道可怖的伤口,皱眉道,“原本贫僧以为你是发现了这里什么特殊的地方,可以避免……”

苏白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我原本也是这样以为的。”

是的,苏白心里本来是有些庆幸的,或者叫侥幸吧,但是现在,没有了,因为刚刚只要和尚再晚一步,可能现在自己已经跟之前的朱训飞他们一样已经死了。

死亡,确实是无差别的,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拥有特殊的资格。

伤口虽然在愈合着,但苏白的脸色也开始苍白下去,这些伤口位置都带着极为锋锐的气息残留,让伤口在愈合时显得更加地困难,所消耗的体内力量也就更多,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苏白刚刚流失出去的鲜血,全都被地面吸收进去了,这样也就没办法收回了。

和尚也发现了这一点,道,“你的血,为什么会被地面吸进去?”

之前朱训飞更另一个资深者的鲜血,溅洒在了地上,可是没有这种场面发生。

苏白摇摇头,“我不知道,可能我的血比较特殊吧,和尚,我们离开这里吧,已经死了快一小半的人了,再不走,可能就得全都交代在这里了,这里,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实力层面的人应该涉足的区域。”

“呵呵,你也会怕啊。”和尚倒是在此时笑了起来。

“不是怕,是觉得死在这里没什么意义。”

因为和尚带着舍利子下来找苏白了,所以本来在祭坛上面的听众也马上一股脑地跑下来了,周围,一时站着不少人。

苏白在和尚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走吧,该临摹得都临摹好了,该感悟得也感悟好了。”和尚环视众人说道,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该死的人,已经死得够多了。

已经有三名资深者直接死亡了,一名现在发疯了陷入昏迷着,一名重伤着,十一个人组成的队伍,在此时,竟然已经折损了一小半的有生力量,再逗留下去,那就很大的可能是团灭了。

资深者,哪怕是在听众圈子里,也能被低级听众和普通听众尊称一声“大人”了,但是在这里,他们的命却显得格外得廉价,廉价到他们自己都无法接受。

这一次,也没人再坚持什么了,离开,是大家共同的选择,能活着离开这里,比起死去的同伴,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舍利子的光辉持续照耀着,一直等到众人离开了祭坛位置回到了十二棺材那里时,和尚才将舍利子收了起来,到了这个地方,应该就脱离了那个怪物的掌控区域了吧,当然,棺材这里,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安全。

苏白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那口把栓朝下的棺材上,按照死去唐正国的说法,那口棺材里应该是有主人的。

只是现在的众人,也没那个胆气再提开棺之类的事情了,玛丽亚也只是老老实实地背着光头男跟着众人向外走。

然而,

似乎怕什么就来什么,

当众人刚刚经过那个把栓朝下的棺材时,棺材的把栓忽然发出了一声脆响,

“咔嚓……”

把栓开始慢慢得朝上翻转过来,同时,厚重的青铜棺材盖也在此时缓缓得升腾起来,一缕缕厚重的尸气近乎实质性的尸气化作了水一样的状态滴淌了出来。

众人当即不敢动了,谁也不敢动了,倒不是没人想着直接闭上眼睛快速奔跑离开这里,但是没人敢动,因为在把栓朝上的那一刹那,一股强横无比的气机就从棺材里释放了出来,直接锁定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一种警告,一种宣示,一种居高临下的宣判!

“轰!轰!轰!”

棺材盖不停地向上飘浮起来,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

和尚搀扶着苏白,在此时,苏白能够感受到和尚的气息变得粗重起来,显然,在这种局面下,连最讲究心境的和尚也没办法再维系什么淡定了。

当初血尸出现时,直接屠了整个陕西境内的资深者以上的听众,而眼前的这位,从出场感觉以及现在所表露出来的气息来看,绝对不比血尸差啊,甚至,隐隐约约间还超出了血尸一筹!

人影显得有些发福,显然,也是一个臃肿的人,这让苏白脑海中当即浮现出了照片中那个最左边的很胖的那个官员。

二十多年前,自己的那个便宜爹是跟着那个臃肿的官员以及慧能法师一起来这里的,自己那个便宜的爹是带着吉祥离开了这里,慧能法师后来也离开了这里,而只有这个臃肿的官员似乎没什么消息了,据说是出车祸去世了。

“苏余杭,是你……是你来了么……”

对方的声音显得很是低沉,带着一种特殊的沙哑感觉。

苏余杭,

是苏白那个便宜爹的名字!

和尚当即看了一眼苏白,显然,和尚是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之前苏白的鲜血会被地面所吸收了。

这里整个空间,其实是一个被细小的虫子堆砌起来的一个肉眼看不出区别的建筑物,但是这整个建筑其实都是活着的,苏白大片的鲜血洒落下来被地面吸收,就像是电脑芯片以及附近的电路一样,信息就这样被传送了过去。

一直通达到了这口棺材里的住户身上。

“苏余杭……回答我的问题!”

对方再次质问道。

在场的其余听众都有些面面相觑,

尼玛,

苏余杭是谁啊,

在场的谁叫苏余杭?

阴影中的人手慢慢地伸了出来,指向了苏白这边,苏白的身体当即被冻结了一样,飘浮起来,缓缓地被强行挪送到了棺材面前。

这是一种足以掌控以及无视你自己意识的可怕力量,即使是血尸,也没给苏白带来这种无法反抗的绝望!

阴影等到苏白被拉近了之后,

发出了一声惊疑,

“你不是苏余杭……但是……哦……你是他的血脉……呵呵……”

阴影中的男子发出了一声叹息,仿佛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所有人的心底,

对方的一言一行,都能够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心境,当对方苏醒时,其就是这个区域的绝对中心!

“你留下……陪我吧……其余人……滚……”

本来锁定在众人身上的气机完全消失,除了和尚以外的所有听众都迅速地离开这里,苏白身上的控制也消失了,但仅剩的一缕气机还是锁定在了苏白身上。

苏白看了看和尚,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和尚,你走吧。”

“阿弥陀佛,有你这句话,贫僧也走得心安理得了。”

和尚当即转身,跟着其他人一起离开这里。

苏白没走,因为他知道自己走不掉,棺材盖在此时慢慢得重新盖了回去,

“苏余杭当初骗了我……让我一直沉睡……沉睡在这里……我除了进入故事世界……就都躺在这里……现在……你来陪我……你是他的试验品……他……他会来找你……”

“那我吃什么?”苏白很是无奈道。

“我会定期……散发出……尸气……你也是僵尸……饿不死……”

“……”苏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