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如意,你在搞什么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和尚身前,一颗佛珠悬浮起来,散发起柔和刚正的光辉,重新将这里照亮,苏白清楚,这颗佛珠里面,隐藏着一颗舍利子,这算是和尚压箱底的法器了。

当光亮再度起来时,那种黑暗和窒息的感觉才消退下去,而现场,又死了一个人。

是刚刚决意要离开的那名云南本地资深者,他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稍微大一点的完整皮肤,说是皮开肉绽也不算是怎么准确,因为伤口呈现出一种带着随意性却又有序的排列,致命伤应该是胸口位置的那个大洞,完全将其身体给洞穿了,体内的各个器官几乎被搅碎成了肉泥。

死状很是凄惨,甚至连周围都算是见多识广的听众都觉得有些不忍,毕竟,兔死狐悲嘛。

苏白手里的烟还有小半截,放在嘴边,又吸了一口,然后抖了抖烟灰,烟从鼻孔里轻轻喷出来,此时的他,仿佛是一个看客,但是苏白自己也清楚,其实每一次,自己都参与在其中了,第一次在棺材那边,是因为自己本身的特殊,所以扛过去了没发疯,如果自己没扛过去……看着现在躺在地上的光头男吧,苏白也不确认和尚到时候是否会一直背着自己保护自己,或许会吧,但也不确定。而第二次第三次,自己先是感知到那只猫爪子放在自己肩膀上随后又是跟那一双猫眸子对视,其实,都是在生死边游走了一下。

现在,苏白脑海中想的是,第二次第三次自己之所以没死,是不是因为自己身上有吉祥味道的原因?苏白记得猫似乎比较喜欢把眼屎或者毛发噌到人身上,因为这样会让它觉得比较舒服,但是吉祥似乎没这个习惯,那只高冷无比的猫也就在对待小家伙时显得比较温柔,对待其余人,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

唐正国这个时候根本就顾不得去看什么死去的同伴,而是很快地走上祭坛,包括和尚在内的所有听众也都一起跟着走上了祭坛。

这里,才是他们这次来的最终目的,至于死去的人,就死了吧,死道友不死贫道,只要自己还活着,那就得把自己当作活人来做事。

和尚的舍利子还悬浮着,看起来应该是能够支撑比较久的时间。

玛丽亚更是将光头男一个人丢在了下面也上来了,至于她是否再去把他背起来,这个谁都不知道,就算她最后选择不去管他了,也无可厚非吧。

祭坛最上面,更像是一个观景台,一般明川大山景区里都会有这样子的一个设置,方便游客来这里观景。

只是很显然,这些人仅仅是错愕了一下所看见的“风景”,然后就开始临摹起最上面的雕刻图文。

对此,苏白倒是没什么兴趣,他不懂阵法,看了也没什么用,只是现在苏白心底反而是在思忖着,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吸收着外面村子里的精气?甚至还主动出去觅食?

应该不是这些黑猫,因为这些黑猫实力太强大了,它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那又会是什么呢?

棺材里躺着的尸体?

似乎也没这种必要才对,空棺材放在那里都能够给资深者一种头皮发麻的压力了,那里面的那位如果出世,必然是旱魃一出赤地千里的阵仗,绝对不可能这般小家子气。

排除了猫和棺材里的住户,那么,还有什么选项呢?

姚哲,是真的没有进来?

苏白的目光看向了下面的两具尸体以及昏迷着的光头男。

为什么目标,就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呢?

在其余人都在祭坛最上面时,苏白一个人走了下来,和尚的舍利子光亮范围有限,他是发现了苏白再次特立独行的举动,却没办法去跟着苏白一起走,或许,和尚也能感知到,苏白似乎对这里有着一种特殊的熟悉。

苏白蹲在了朱训飞的身前,伸手在朱训飞身上摸索着,上面的其余人以为苏白这个时候是在摸索朱训飞身上的法器发死人财,也就在心底腹诽一下苏白的自私和下限,但只有苏白清楚自己是在找什么东西。

果然,朱训飞的口袋里,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取出来一看,是一块石头,这石头?

苏白闭上眼,脑海中开始浮现出自进入这里以来的所有路程和画面,然后,他终于想到了这块石头来自于哪里,是人形石雕底盘位置上的一部分,这朱训飞竟然将这块石头扳断下来放在了自己口袋里。

这石头,有什么特殊的么?又或者,那些黑猫,是因为朱训飞的这个举动才把他当作了自己的狩猎目标?

苏白手掌稍微发力一下,石头慢慢地凹陷了下去,但当苏白卸掉掌心的力量时,石头竟然又慢慢地恢复原状了。

不对,这不是石头,这是另外一种特殊的材质!

苏白舔了舔嘴唇,又去摸那位第二名死去的资深听众,在这个听众身上,也出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石头。

深吸一口气,苏白开始放松自己的思维,之前已经有一次先入为主的错误思维了,这次,不能再先入为主了。

两个人,都故意扳断了一块雕塑下面的石头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在明知道这里不是一个善茬儿地方的时候,还敢玩这一手?

不对,不对,

苏白轻轻摇头,思路换了一下,

还是猫杀了这两个人之后,将石头故意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那这块石头,到底是要做什么用的?

苏白现在发现,自己等人进入这个地方,似乎真的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块地方的秘密,甚至不是资深者这个实力阶层所能够染指的,大家进来,纯粹是一种赌徒梭哈全押上的心理作祟。

很快,苏白又想到了一条思路,那就是人是猫杀的,可不可能,石头也是猫放的?

两颗石头都被苏白攥在了手心里,忽然间,石头内浸润出一种黏黏的液体,苏白双手迅速覆盖出了一层黑龙鳞片,两缕青烟当即从苏白掌心位置升腾而起,泛起一阵恶臭。

石头也开始迅速地软化下去,无数只密密麻麻的绿色虫子在挣扎中化为灰烬。

这不是石头,这是两个虫团!

苏白猛地抬起头,环视四周,这里,到处都是这种石头,墙壁,雕塑,台阶,等等一切大部分都是用这种石头做出来,难不成,

这里就是一个虫窝?

“阿弥陀佛,舍利子的光辉只能继续持续五分钟的时间。”和尚开口道。

苏白拍了拍手,站起身,他没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其他人,而是双手插在裤袋中,老实说,这真的是一出黑暗讽刺剧,讽刺的对象,低的是指这群资深者听众,他们全然是为了自己找寻机缘,高的是指广播,有灵异邪物吸食人精气也不发布现实任务解决,

现在,反倒是自己这个精神病似乎最对这件事上心了。

难不成是当爹之后,自己的心真的柔软了许多?

但是,想想小家伙,又想想入村时那一排新的墓碑以及墓碑上稚嫩孩童的脸,苏白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沉重。

吉祥,是来自于这里的,当初,很大可能是被自己那个便宜爹带出来的,既然吉祥叫吉祥,那么是不是还有一只黑猫叫如意?

一时间,苏白自己都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还在想这个。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

苏白抬起头,然后他发现祭坛上的所有人也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一同看向了最中间的未知,在那里,唐正国正一脸痴迷地捧着那个玉盒。

唐正国的脸色中满是痴迷,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姿态,不顾一切,不惜一切,他已经入了魔症了。

恍惚间,苏白似乎可以脑补出一个画面,此时,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无脸人正站在唐正国的身后,其手里提着一盏散发着绿光的灯笼。

“老唐,放下,快放下!”

“住手,老唐!”

大家一起喊唐正国的名字。

魔鬼,不止一只魔鬼,环绕在众人的身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疯掉一个人或者就会死掉一个人,

这里,其实根本就不是资深者能够涉足的区域,但是既然自不量力地来了,也就只能一个接着一个地认栽,在自己同伴不断死去的同时,自己能够多临摹一些东西,多感悟一些东西,也是极好的。

听众的生态圈,最本质的一面,在此时彻彻底底地展露了出来。

唐正国端起了玉盒,

然后,唐正国整个人开始融化,化作了一堆泛着绿色泡沫的粘液,而玉盒则是稳稳当当地又复位回到了远处。

与此同时,和尚手中的舍利子在此时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干扰,光辉居然开始发颤,照明的亮度和宽度一下子大大缩减了下来,本来勉强能辐射到苏白这边的,现在苏白一下子被黑暗所淹没了。

“噗……”

苏白感知到自己脖子位置忽然一凉,然后自己的脖子那边出现了一条极为锋锐的口子,

靠,

“喵……”一声猫叫自苏白背后响起,

轮到我了么……

如意,

你在搞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