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死亡进行时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吉祥时,是在九哥开的快递站里,那时候苏白坐在车上,而吉祥则是悄无声息地坐在自己的副驾驶位置上,那次直视吉祥的眼眸时,苏白当时整个人的心神就像是被陷入了进去一样;

看见的,就是黄色的河流,河流之中以及两侧都是密密麻麻的尸骸,如同幽冥地狱一般的场景。

但苏白一直没有想到过,这个场景,竟然是真实存在的!

而此时,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那只猫,

是吉祥的同类么?

吉祥,也是来自于这里?

它是被荔枝带出来的?

不对,不应该,也不可能,当初自己被放在玻璃培养容器内的时候,吉祥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翻动着面前的画卷了。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吉祥跟血尸,跟荔枝,都有关系,那么,最一开始,至少目前来说,年代最为久远的,应该是在自己父母身边的那次,也就是说,很大可能吉祥就是被自己那个便宜老爹于二十多年前从这个地方带出来的。

但是……

回过头,站在不算很高的祭台上,苏白看向下面那倒在血泊中已经完全气绝身亡的朱训飞,

那只高冷的吉祥,那只喜欢让小家伙依偎在它身边睡觉的吉祥,那只会给小家伙叼着牛奶过来的吉祥,真的是这里这种生物的同类?

一时间,苏白有些不能接受;

同时,苏白也明白了过来,之前自己肩膀上所感知到的那只手搭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是什么了,那应该是一只猫的爪子,而自己迅速转身却抓了一空,则是因为那只猫,应该是悬浮在空中,所以自己面前,抓不到人的身体。

因为人的思维是有延伸性的,当你感觉你的肩膀被一只手搭着时,你会下意识地认为在你身后应该是站着一个人,想到手,就肯定想到人,就像是鲁迅所说的看见女人的大腿就想到那啥一样。

现在就是说,这里还有吉祥的同伴?

而且,

那些同伴显然不是很友好。

但是,吉祥既然故地重游,它就记不得这里么?

这一点,让苏白很是怀疑,但没办法,那只猫身上明显有很多的秘密,它也明显知道很多秘密,但是它却不愿意说,苏白也没办法拿个钳子给它嘴给撬开。

或许,一人一猫之间,也都默契地维系着这种关系。

只是很显然,这里属于吉祥的同类,它们可没有吉祥那么好的脾气,当然,苏白也不觉得吉祥脾气多好,当初那只红衣男孩鬼飘荡过来给自己送门卡时,直接被吉祥一巴掌拍死了,那下场可就是货真价实的魂飞魄灭。

也是,生活在这里的猫……怎么可能脾气好。

苏白看都没看案桌上的那个玉盒,因为他清楚,这不是自己可以窥觑的东西,这玩意儿这么显眼,之前进出这里的大佬级听众除非眼瞎否则不可能看不见,但他们却没拿走,这就说明它的确很烫手。

下面,还有十名听众,其中一名已经昏厥过去,另一名则是基本被分尸了,也就是说,还具备行动能力的,下面也就是八个。

下面的人,一会儿看看被分尸的朱训飞,一会儿又看看此时胆敢站在祭台最上面的苏白。

一个同伴刚刚在自己身边被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给分尸了,这让其余人一时间很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清楚,自己本来也可能成为这个目标,而当这个厄运降临到自己头上时,估计自己也没什么办法可以去反抗。

毕竟,大家的实力虽然有差距,但还真的不至于到可以碾压秒杀另一个人的地步。

光系卷轴燃烧出来的光亮正在慢慢地熄灭下去,黑暗,似乎再度地即将笼罩下来,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玛丽亚。

玛丽亚之前已经把光头男放在了地上了,在这个时候,她可没有心思说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个已经昏迷的同伴,毕竟自己自保还来不及呢。

“我身上只有这一个光系卷轴,毕竟光系卷轴其实算是比较鸡肋的一种,我不可能带多少。”玛丽亚很是诚恳地说道,因为她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诚恳,而其余人也知道,玛丽亚在此时也没必要说谎话,毕竟,当下一次黑暗来临笼罩时,她玛丽亚自己也可能成为下一个惨死的目标。

之前无论是在十二棺那里还是在这祭坛下面,众人都感知到了一种比在故事世界里更脆弱的感觉,因为你的死亡和你的疯癫,完全是随机性的。

可能,也就只有苏白跟和尚清楚,那次在棺材那边其实是苏白第一个中招的,但苏白因为自己的特殊性给扛过去了。

“我们来这里,到底要找什么的!”一个资深者显然不淡定了,“难道只是来考古的么?”

唐正国瞪了他一眼,道,“这里很多东西,只要你能细心体会到,就能够获得很大的感触和提升。”

“我现在只想活着,我们现在必须离开这里,尽快!”这名听众显然比较气愤,因为事先虽然大家对危险系数进行了评估,但是谁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就站在你旁边的同伴忽然就被残杀的局面。

“呵呵。”苏白摸了摸兜里的烟,取出一根,咬在了嘴里,然后又摸出了打火机。

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听着下面人的吵闹,有些人想要继续在这里探索一会儿,因为这里就算是一件很普通的石雕,也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阵法或者符文气息,确实是无价之宝。

而还有一半的人想要现在就离开。

“想走么?”苏白轻声地自言自语着,“好不容易家里来了客人不冷清了,它们怎么可能放任你们走。”

苏白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现在不是想走就能走的问题了。

“啪。”

当苏白打火机打出火时,光亮,在忽然间完全消失,就连打火机的火花在此时也显得绿幽幽的,带不出丝毫光亮。

黑暗,再度侵袭!

“喵……”

这一次,类似于婴儿哭啼声的猫叫再度响起。

苏白就坐在这里,他能感知到祭坛下面那些人的慌乱,这其中,应该也包括和尚,因为和尚也不知道他遇到的是什么东西。

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一口烟灰,可惜现在是黑夜,不然苏白还真想让人拿个相机在此时给自己拍张照,主题是游走在黑暗与死亡边缘的吸烟者,这画面,应该是挺有意境的。

而后,因为苏白是将夹着烟的手很是自然地放在自己膝盖上的,也因此,他看见一双泛着轻微绿芒琥珀色光辉的眼眸在自己的烟头前慢慢地浮现出来,也就只有距离苏白这么近的位置才能看见,下面的那帮人,是看不见的。

这一双眸子,带着一种摄人心魂的诡异能力,仿佛能够让你整个人陷入进去,它会引动你内心的恐惧,然后将你整个人拉入到它的思维中去。

可以想见,之前朱训飞为什么会在短瞬间内被分尸杀死,甚至基本没做出什么反抗,估计那时候,他其实已经被催眠了。

然而,面对这双眸子时,苏白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吉祥。

那只从第一次见面就高冷无比的黑猫,那只曾带着自己故意去找个闹鬼的屋子给刚刚变成吸血鬼的自己找血珠子的黑猫,那只给自己当保姆照顾小家伙的黑猫。

人内心的畏惧,来自于未知,

未知,对于任何智慧生命来说,是最为可怕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才会诞生出神学,也因为对于未知的恐惧,人们才会在鲜花广场上将宣扬日心说的布鲁诺烧死。

当你不再未知时,

似乎,也就不再那么恐惧了。

此时的苏白,就是这样子的一种心态,他承认,这些吉祥的同类,很是可怖,但是,他还真不算是有多害怕。

当这双琥珀色的深邃眸子盯着自己时,苏白反而伸手,向前探过去,很有可能,在下一刻,自己会被这支猫给击杀,因为朱训飞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其实也算是走肉身强化的路线,苏白对自己的身体再有自信,但是对于硬抗这只猫的攻击,还是没多大的信心。

但预料之中的袭击没有发生,恰恰相反的是,苏白的手掌触摸到了一团柔软毛茸茸的东西,那是这只猫的头。

“真好。”苏白说道。

“啊啊啊!!!!!!”

下方,传来了一声尖叫,是男人的尖叫,应该是又有一个人受到了袭击了,只是这个人似乎比朱训飞要好一些,至少他还能发出惨叫,他还能发出声音,但是看他惨叫的程度,已经预示着他生命的终结了。

黑暗,还在持续,似乎下面的人还没找到寻回光明的方法,但在苏白这里,这只猫,还是继续地盯着苏白在看,

而苏白,

也是慢慢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这只猫的头,

这种感觉,

如同是在跟死神接吻,嗯,这是艺术性的手法;

其实,换一句更通俗也更贴切地方式来形容的话,有点像是在和一个你知道患有艾滋的小姐不带套地进行着那种造人运动。

这个形容,

似乎更贴切一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