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这是一个误会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生,总是会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意外,当然,任何场合下的意外,如果抽丝剥茧地一步一步查找下去,其实是可以找到它的必然。

就比如现在,苏白可以确信,这辆汽车在此时的爆炸,肯定是被人为算计好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载着三名听众的汽车在经过另一个听众站着的饭店门口时忽然爆了。

爆炸的炽热和碎片四处乱飞,苏白身体向后一转,用自己的身体将小家伙保护住,他可不愿意小家伙受到丝毫的伤害,而坐在靠近饭店窗子旁边吃饭的客人以及外面的游人很多都受到了波及,一时间,整个场面显得很是血腥残酷,断肢残骸比比皆是。

而当爆炸的波澜结束时,苏白刚刚转过身,就听到了那个一脸血污的光头西方男子对着自己用英文喊了一句:中国人出手了。

一时间,苏白心里真的有种深深地无力感,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

老子谁的请求都不答应,就想着悠哉悠哉地旅游散散心,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在把老子算计着进局?

这时候,

其实没有第二选择了,因为那个光头西方男已经直接向着苏白冲了过来,这场爆炸固然会让他们这三个恰巧在车里的听众受伤狼狈,却不至于真的会要了他们的命,毕竟听众的生命力可是比小强都强很多。

苏白抱着小家伙不方便战斗,只得快速后退,直接用后背撞破了后厨的木质栅栏,而在此时,一声猫叫自苏白头顶上方出现。

在爆炸的那一刻,本就在几百米外的客栈中打盹儿的吉祥当即醒来,并且迅速赶到了这里,毕竟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对于吉祥来说,确实花费不了什么时间。

苏白将小家伙向上抛过去,站在屋檐上的吉祥当即飞身而起,咬住了小家伙的衣领然后带着小家伙消失在了屋檐上。

“砰!”

光头男趁着苏白抛儿子的间隙直接撞在了苏白的后背位置上,对方这一撞也的确是势大力沉得很,直接让苏白飞了出去,花岗岩的雕饰楼梯被苏白一个人给撞断了,上头的盆栽和石块也在此时都砸落了下来,将苏白直接掩埋。

金发女人此时手持一杆魔杖,飘浮在饭馆院子的空中,嘴唇快速翻动将咒语直接吟诵出来,一道炽热的熔岩直接飞射而下,瞬间将苏白被掩埋的区域焚化得一干二净,远处只留下了一摊铁水。

然而,却也出现了一个深坑。

光头男子一愣,正准备出言提醒自己的同伴,却已然是来不及了。

“砰!”

金发女魔法师下方忽然炸开,苏白从里面弹射而起,直扑魔法师!

下面是这家饭馆的地下室,等于是打空的区域,所以苏白干脆来了一次位置转移。

女魔法师也是对战经验丰富,左手中出现了一张卷轴,卷轴燃烧,一条条火蛇出现,笼罩在了苏白的头顶位置,等于是给自己跟冲上来的苏白之间制造出了一个隔离带,同时,女魔法师开始继续吟诵咒语。

这是魔法师的对战方法,基本上都是先制造距离,从而进行中远程的打击。

然而,苏白却在此时面容扭曲起来,双掌握拳,手掌和半个手臂位置都出现了黑龙鳞,一时间,面前的火蛇尽数被黑龙鳞吸收,而苏白的冲势不减,终于出现在了女魔法师面前。

女魔法师一阵愕然,她没想到苏白还有这种手段,之前看他被自己队友强力撞出去的感觉,其实她就已经给苏白贴上了肉身强化者的标签了,但是她还没见过哪个肉身强化者还能控火的。

“地狱之门!”

女魔法师法杖上的那颗宝石直接破裂,一道火门出现在了她面前,同时她整个人向前一步,于空中,整个人燃烧起来,化作了一团火焰向着房檐那边飞遁而去。

下方那个光头男子也快速地赶来准备对她进行支援。

“想跑?”

苏白心下冷笑了一声,本来这事儿就不关老子什么关系,但要打的是你们,蠢的是你们,老子被你们打了,还想跑?

苏白身体当即崩散开来,化作了一片血雾,以更强势和更直接的方式一股脑地将这团火焰给包裹起来,就像是吃饺子一样,不顾烫不烫口,直接来个一口闷!

火焰灼烧着血雾,血雾不停地被蒸发和消散,但血雾之中也带着一种愤怒且顽强的意念,在拼命地榨干着来自火焰内的生机和活性!

一时间,餐馆上头居然传来了烈火烹油的刺耳声。

光头男子已经跳上了屋檐,但是面前的局面,他也是没有办法,他是单纯地肉身强化者,而眼前的局面,却不是他可以去解决的,自己一拳砸过去,能打中火?还是能打中血雾?

“啪!”

火光开始凝聚,

血雾也开始重新凝聚,

然后,两道人影直接摔落了下来,砸入了庭院中的水池里,光头男子迅速下来,但是很快,他停下了脚步,不敢动了,因为他看见自己的同伴正被那个中国人给掐住了脖子。

女魔法师现在模样看起来无比凄惨,本来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女人,皮肤完全褶皱起来,整个人像是直接苍老了几十岁,变成了一个老太婆的模样。

而苏白身上雨夜全都是焦黑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连血肉都被烤融化了,露出的骨头颜色竟然也是黑色的,显然也是被火给焚烧出来的。

此情此景,足以说明刚刚二人之间的厮杀和交战得有多么残酷。

但是,

结局已经出来了,苏白在刚刚的交锋中获得了胜利,虽然是惨胜,但确实是赢了。

自己的同伴被对方给扣住在手里,光头男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时,那个栗色头发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看见眼前的场面,轻轻皱了皱眉,显然,她很难理解局面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自己的两个同伴就算是在资深者里也是极为优秀的人物,2V1居然成了现在这个局面,自己这边的女魔法师竟然还被东方强行控制住了,这到底怎么打的!

不过,这个栗色头发女人还是很平静地看着苏白说道:

“朋友,这是一个误会,我检查了一下外面的伤亡情况,应该不会是听众的手笔,应该是普通人做的,估计是我们在香港时得罪的那个团体,他们竟然追到了这里对我下手。外面的爆炸造成了数十人的普通人死伤,听众不敢玩这么大。所以,这是一个误会,请放开我的这位朋友。”

是的,

逻辑很清楚了,

听众应该不敢玩这么大,否则他必将承受来自广播的惩罚。

你随便杀几个无关痛痒的普通人,广播不会理会,那些人如果想对你不利,想对付你或者你朋友以及家人,你报复回去,杀回去,没问题,广播是最讲道理的。

但是这个爆炸,绝对不像是听众的手笔,这也是广播约束听众的准绳,否则这个现实世界可能早就被听众弄得一团糟了。

光头男听了栗色头发女人,显得有些余怒未消,因为三人来这里,是有目的和任务的,现在自己队伍里的魔法师基本上是受了重伤,显然在这次的任务里,她也很难再去发挥出什么功能了,出师未捷自损一臂,由不得他不去郁闷和愤怒。

“哦,是误会啊?”

苏白显得有些意外地低下头,在女人的脸上亲了一下,女人的眼里闪现出愤怒之色,显然,这种受制于人的状态已经让她很是难以忍受了,而这个中国男人竟然还轻薄了自己。

“这口感,还真差啊。”苏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现在整个人身上到处都在冒着烟,状态差到不能再差,但这个女人,褶皱的皮肤,吻起来像是在吻一个粗糙的榆树皮。

栗色头发女人也是有些愠怒,但她还是强撑着微笑对苏白道:

“这只是一个误会,所以,朋友,现在可以了吧?

请放开我们的朋友,我们将会离开,这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我们也不会再去追究。”

“就当做没发生过?你们真的不会再追究我?”苏白有些惊喜地反问道。

“呵呵,快点放人,否则你还想怎么样!”光头男瞪着苏白,眼神里,带着一抹不屑。

“我不想怎么样啊。”苏白很无辜地说着,“误会而已,不是么?”

说完,苏白左手的指甲疯狂地长出来,然后毫不犹豫地直接全部刺入了自己手中女魔法师的头颅里疯狂搅动。

“啊啊啊啊啊!!!!!!!!!!!!!!”

女魔法师发出了刺耳沙哑的尖叫声。

指甲的锋锐以及那疯狂扩散出来的尸毒正在拼命地侵蚀着女魔法师本就奄奄一息的身体。

很快,

她就不痛苦了,

因为她死了,

而后,自其尸体上,一团灰色的光团飘出来融入了苏白的体内,

“哟,这是误会啊,这真的是一个误会……”

苏白很是无辜地看着眼前的两个西方人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