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突发情况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苏白站起身,摸了摸小沙弥的光头,“刚老板给你钱,为什么不要?其实你要他们的钱,他们会更安心的。”

“阿弥陀佛,一顿饭一段经一段因果,饭小僧吃下去了,经小僧也念完了,因果,也就了结了,小僧觉得没必要再添因果了。”

小沙弥还是在很认真地回答着苏白的问题,同时,他也在一直盯着苏白的眼眸看。

在苏白看来,这小和尚是有慧根的,他有着自己的坚持,看起来很愚,却更为难得,和尚嘛,本就讲究一个大智若愚。

“因果?”苏白微笑着伸手弹了一下小沙弥的光头脑袋,“臭小子懂什么因果。”

小沙弥捂着头,显然有点吃疼,而苏白则是直接起身,走上了楼梯准备回房间,不打算继续逗弄这个小沙弥了。

小沙弥有些疑惑地沉思着,最后还是离开了这家客栈。

看着小沙弥离去的背影,站在楼梯上的苏白默然叹了口气,对于僧人来说,因果几乎就是口头禅了,就跟律师身上的法律文本一样,是行事准则也是世界观的准则。

但是,对于苏白来说,是蓝琳自杀之前的歇斯底里,是胖子跪在冰库前的慌张惶恐,是那名消防员父亲站在阴暗处看着自己的儿子即将葬身火海却没办法出手相救,

如果未来,是已经既定的话,

那我宁愿不知道。

苏白继续往上走,打开了房间门,小家伙正趴在榻榻米上跟吉祥一起看着电视,按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小家伙以后很大可能会发展成一个宅男,他似乎也不是对去外面有多感兴趣,在家里看看电视或者看看漫画册子就挺开心的了。

小家伙见苏白过来了,顺势就爬到了苏白的身边,靠在苏白的身上,继续看着自己的电视。

苏白则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和尚的电话。

“阿弥陀佛。”

“和尚,你来大理到底是准备做什么事的?”苏白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了,也没什么好隐瞒和遮遮掩掩的,反正对于那个邪物苏白的兴趣也不是很大,再加上很大可能和尚来大理也是为了这件事,所以二人既然是一起来的,那就很有必要现在沟通一下。

“怎么了?”和尚听出了一些味道,“是有人已经找过你了么?”

“呵呵,一个术士,叫姚哲。”苏白打了个呵欠。

“术士?”和尚沉吟了一下,道,“贫僧这边收到的消息,是有几个西方圈子里的听众会过来,总之,那件凶器如果处理不好,危害会很大。”

“西方圈子?”苏白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扭开了矿泉水瓶盖子,喝了一口,道,“怎么又扯到西方圈子里的人身上了,那帮人也是闲得蛋疼。”

“阿弥陀佛,因为那件东西,确实跟西方听众有很深的关系。”

“呵呵,这故事越来越有趣了。”苏白将矿泉水瓶拿在手里,“你那边压力大么?”

“本来你是来度假的,贫僧也不好意思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跟你说和尚啊,我觉得大理这边不怎么好玩,我决定今晚就去腾冲看看,你自己办完了事情就自己飞回上海吧,我就带着我儿子再去腾冲逛逛。”

“……”和尚。

挂断了电话,苏白将头靠在了枕头上,本来如果只是姚哲他爷爷一个人发现的独家秘密的话,苏白还是有那么一些兴趣想要做一次的,但是现在听和尚的意思连西方圈子的人都牵扯进来了,那就没什么意思了,也没必要了,倒不是说苏白怕了那帮西方听众,而是懒得跟他们去较劲,天塌了有个高的去顶着呗,他苏白现在就只是一个资深听众,虽然在资深听众的实力里很出众,但毕竟上面还有一群高级听众在,那种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心态,反正在苏白这里倒是没那么强烈。

自己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带着儿子出来旅个游,才不愿意陷入这种事情里去。

晚上,苏白给小家伙添了一件外套,然后就抱着小家伙去才村小街上吃晚饭,走入了一家叫“南诏园”的餐馆里。

老板皮肤有点黑,热情地介绍着自己的特色菜,苏白点了几个后,老板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苏白身边的小家伙,劝苏白减掉两个菜,不然一个大人一个小孩子肯定吃不完太浪费了,苏白也就顺水推舟减去了两个菜,不过老板的态度的确是很让人生出好感。

现在是旅游淡季,但是这家“南诏园”生意还算可以,相较于其他餐馆的经营有道来说,老板的确是经营有道口碑比较好了。

一份炒相思菜,一份茼蒿炒豆腐,一份特色木香鸡再加上一碗红豆酸菜汤,量很足,色泽也不错,厨师的厨艺也确实可以。

在苏白看来,大理当地的菜式和口味风格,其实跟江浙那边区别并不大,那份特色木香鸡苏白觉得尚可,但两份素炒确实很不错。

苏白一边自己吃一边喂小家伙,父子俩两个人就靠在一起慢慢地享用着晚餐,

然后,

那个清瘦的青年,还是找到了这里。

事实上,他找到这里,本就是苏白意料之中的事情,对方知道自己住在哪家客栈,发现自己现在不在客栈里后,直接走个几百米到小街上找找也就能找到自己了。

姚哲在苏白面前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浑然不把自己当一个外人喊老板再拿一双碗筷过来。

同时,苏白还发现在看见小家伙后,姚哲的目光明显带着点异样地在小家伙身上逡巡着。

小家伙是灵童,而在术士眼中,他们可是没什么妇女儿童的概念的,只看对自己有没有用。

姚哲的这种目光,让苏白心中已经升腾起了一层怒火,如果不是广播不允许的话,苏白真想现在就将眼前这个鼻青脸肿还没消去的家伙给直接踩得脑浆迸溅。

因为小家伙是苏白心底的一块逆鳞。

似乎是察觉到苏白身上正在散发出来的杀机,姚哲马上咳嗽了一下,当即也就不敢再打量小家伙了,低头专心吃饭吃菜。

“吃完饭就一起去吧。”

姚哲一边吃一边说道。

“不去。”苏白很是干脆地说出这两个字,干脆得没有任何商量和转圜的余地。

姚哲的呼吸猛地一滞,抬起头,盯着苏白。

这一刻,

在姚哲的目光里,苏白看见了愤怒,

是的,

愤怒。

你的猫一巴掌拍死了我的狗,

你把我推到洱海里一阵狂揍,

你和我一起把狗肉吃了,

你之前答应过我会和我一起去,

那你现在就“不去”两个字,这么利索地拒绝了?

是个正常人,都会生气,不得不说,姚哲的养气功夫,比胖子还真的是差远了,胖子是那种滑泥鳅,爷你要踩我?成,左边脸踩了过瘾不?不过瘾我把右边脸凑过去给您再踩一下?

而姚哲,则是真无论是性格还是性情,其实早就已经彻底极端化,他不屑于去遮掩住自己真正的情绪,但是他做出的选择一定是最为审时度势跟着利益关系走的。

所以,苏白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抱着小家伙坐在姚哲对面,他根本就一点都不担心姚哲敢起来再对自己出手,

他只要敢在自己抱着小家伙的时候对自己出手,那自己就能认定对方是想伤害我的儿子,

那对不起,

老子马上起身拍死你,这个理由和因果在广播那边也是说得过去的,广播,是很讲道理的。

“呼呼……”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姚哲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手指在饭桌上轻轻地敲了敲,“成,我请你吃狗肉了,你请我吃这顿饭了,两不相欠。”

一条妖兽的命,能比得上这几盘小菜?

但姚哲只能憋着自己的怒火起身,走向了饭馆外面。

苏白清楚,哪怕没有妖兽带着,姚哲也还是会去那个地方的,只是那个地方现在就是个是非之地,西方人也来了,和尚那边也在行动,保不准还有其他方面的人也会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窜据过来,虽然这一定程度上从侧面烘托出了那件邪物的重要性,但就算是现在有人告诉苏白即将出土的是干将莫邪,苏白也懒得去凑那个热闹。

结了账,苏白抱着小家伙准备回客栈,刚出饭馆的门,有一辆银色的轿车就从苏白面前行驶而去,轿车里坐着2女1男,两个女人一个金发一个栗色头发,男的则是一个光头。

在车子从饭馆门口行使过去时,车里的三人一同向苏白这边看过来,而苏白,也在看着他们,

因为两方人都在刹那间,感觉到了对方属于资深者听众的气息!

若仅仅是擦肩而过,那也就算了,西方听众来到东方,必须得学会低调,苏白也没兴趣去撩拨他们,反正你们争你们的,我就带着我儿子爬爬苍山看看洱海,你们爱咋滴咋滴。

然而,

就在那辆银色轿车刚刚驶过饭馆大门还没几米远时,

银色轿车忽然爆炸,

车里的三个人当即被炸飞出来,其中那个唯一的男子落地后顾不得擦拭自己脸上的血渍当即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白对两侧的同伴喊道:

“中国人先动手了(英语)!”

 

关闭